×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張幼儀: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她活出了一個女人該有的姿態

佩珊 2022/07/20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張幼儀

林語堂與妻子廖翠鳳結婚時,他還只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而廖翠鳳是鼓浪嶼首富的女兒,從小錦衣玉食地長大,廖翠鳳的父母在他們結婚前甚至都未給過林語堂好臉色。

可就是這樣「門不當、戶不對」,父母還反對的一對兒,竟然相濡以沫地走到了最后,還成了民國時期的「模范夫妻」。

而在婚前被人們夸贊為「門當戶對,金童玉女」的徐志摩和張幼儀,卻聚少離多,短短幾年的婚姻里充滿了背ㄆㄢˋ和冷漠,最后以失婚收了場。

張幼儀

張幼儀出生于江蘇,祖父曾是清末大官,父親是當地有名的醫生,幾個兄長也都做出了自己的一番事業。她雖從小在錦繡叢里長大,卻知書達理,落落大方。

徐志摩與她家境相仿,又是有名的翩翩公子,二人再相配不過了。

在父母的安排下,張幼儀在13歲時就跟大她三歲的徐志摩定了親。

婚后,徐志摩毫不吝嗇地表達了對她的不滿和厭惡,在與她生下一個兒子后,就出國留學去了。

1920年的冬天,徐志摩突然往家中寫信,邀請張幼儀前去英國,與他共同生活。

那時的張幼儀又驚又喜,完全不知道這是兄長和公婆給徐志摩施壓的結果,也不知道自己這一走,下半生的命運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

徐志摩

經過幾天的航行,張幼儀終于抵達了英國,一看到徐志摩,她的心情就跌到了谷底。

對于這個場景,她記得很清楚:

「我斜倚著尾甲板,等著上岸,然后看到徐志摩站在東張西望的人群里……我的心涼了一大截。」

「……好像我不存在似的,將眼光掠過我的頭頂。」

人們往往會對兩種事情記憶與深刻,一種是極開心的,一種則是極傷心的。

很顯然,張幼儀當時的感覺屬于后者。

來到英國后,徐志摩先是帶她去了洋裝店,自顧自地挑選了一件丟給她,催促她趕緊換上。

然后帶她去照相館拍了一張合影,閃光燈熄滅時,徐志摩表演出來的微笑也消失了。

就像是邀她來英國一樣,只不過是為了對付家里的逢場作戲罷了。

張幼儀和徐志摩

此后,張幼儀完全成了徐志摩的「全日制保姆」,整日待在家里照顧他,接待他的朋友。

林徽因出現時,張幼儀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婚姻受到了威脅。

果不其然,張幼儀懷孕沒多久,徐志摩就跟她提出了失婚,還要她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林徽因不愿,徐志摩索性收拾東西搬了出去,把大著肚子的張幼儀獨自留在了異國他鄉的小房間里。

別無他法的張幼儀只好前往德國投奔自己的哥哥。在生下小兒子不久后,徐志摩的失婚協議書也送到了她的面前。

為了順利擺脫掉張幼儀,徐志摩承諾會在失婚后支付給她5000塊錢的「贍養費」。

徐志摩

見徐志摩對自己和兒子毫不留戀,心灰意冷的張幼儀在失婚協議書上簽了字。

失婚后,徐志摩繼續追求自己的女神和浪漫,張幼儀卻只能抱著幼子,在痛苦和驚慌中度日。

張幼儀不得不一遍遍地設想,如果自己跟徐志摩失婚的事傳到了國內,公婆會如何看她,父母鄉鄰們又會如何說她。

在那個講究「三從四德」、「從一而終」,看重名譽和聲望的年代,一個女人被丈夫「休掉」,幾乎就等于判了她「ㄙˇ刑」。

魯迅為了不耽誤朱安,曾在婚前和婚后開導、勸告她許多次,也給過她錢財和選擇,要她離開自己,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可朱安卻時刻謹記《女德》的教誨,為了所謂的「名分」、「聲譽」,把苦都咽到肚子里,不惜賠上自己的青春和一生。

朱安

張幼儀接受的教育與朱安無異,可想而知,她在被拋棄后該是多麼的絕望。

那時,她的大兒子徐積鍇還跟祖父母一起生活在浙江硤石。徐志摩的父親徐申如幾次給張幼儀寫信,要她回來看看幼子。

張幼儀不敢說自己失婚的事,也不知道回去之后要如何面對他們,只好以「學業繁忙」為借口,不住地推脫回國事宜。

很久以前,張幼儀就聽別人說過,她的丈夫徐志摩是個才華橫溢的大詩人,精通文學、經濟學、歷史學等多種學科。

那時候徐志摩看不上她,她就默默在心底發誓,有機會一定要努力讀書,爭取跟徐志摩靠得更近。

現在他們雖然失婚了,張幼儀卻并沒忘記自己當時的決心。她報考了裴斯塔洛齊學院的幼兒教育,一邊苦練德語,一邊攻讀學業。

林徽因

通過三年多的努力,張幼儀已經熟練掌握了自己所學的學科知識,也能說上一口流利的德語了。

國外自由開放的環境也鍛煉了她的膽識,增加了她的自信。

可就在她想清楚一切,準備好直面自己失敗的婚姻時,她的小兒子卻因為一場疾病,永遠地離開了人世。

張幼儀心如刀絞,卻不得不收拾好心情,為小兒子舉辦葬禮。

也就是因為這次葬禮,張幼儀再次見到了徐志摩,同時也得知了他與新歡陸小曼的事。

既然徐志摩跟陸小曼的事已經在國內傳得沸沸揚揚了,那想必他們失婚的事也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想到這里,張幼儀索性收拾了東西,飛回了祖國。

陸小曼

而徐申如夫婦倆早就被兒子跟陸小曼的事弄得心力交瘁,在得知「兒媳」張幼儀終于回國了后,老兩口立即聯系到了張幼儀,希望她當面把這件事解釋清楚。

張幼儀早已沒那麼顧慮了,她云淡風輕地說出了自己跟徐志摩早已失婚的事,表示自己跟徐家再無關系了。

老兩口傻眼了,在他們眼里,張幼儀是標準的「賢妻良母」,他們本還指望她這個「正妻」回來后可以管一管徐志摩,誰料二人竟然已經離了婚。

徐申如不敢相信,再問,還是這個答案。

事已至此,老兩口縱然萬般不舍,也不能再多說什麼了。

年僅五歲的徐積鍇好不容易見到了母親,纏著她不許她走。

徐積鍇

無奈之下,張幼儀只好暫時在徐家住下,同時盤算著如何把兒子帶走。

這種想法在那個時代簡直匪夷所思,被「休」掉的女人哪里還有資格爭奪兒子的撫養權呢?

正在張幼儀準備以「帶兒子北上讀書」為借口,帶走徐積鍇時,徐申如突然開口了。

這個在政、商兩界摸爬滾打多年的老人告訴她,他把自己的家產分為了三份,一份給兒子徐志摩,一份留給自己和老伴兒養老,還有一份,給她和長孫徐積鍇。

徐志摩

那時,張幼儀剛剛回國,還未找到穩定的工作,徐志摩承諾的5000元贍養費更是不知何時可以「到賬」,已經出閣的她也無法張口向娘家要錢。

雖然她已經決心跟許家劃清界限,但一個女人帶著孩子,如果沒有錢財,想要生活是十分艱難的,而且她也完全明白公婆對自己的不舍。

于是,思慮再三之后,她還是決定收下這筆錢。

隨后,張幼儀帶著兒子前往北京,徐申如則按照約定,每月寄給張幼儀200塊的生活費。

張幼儀攜子離開沒多久,徐志摩就跟陸小曼舉辦了盛大而張揚的婚禮。

陸小曼嫁給徐志摩后,剛開始是跟他的父母共同生活在一個屋檐下的。

徐申如夫婦雖不喜歡陸小曼,卻還是為她和兒子買了新房。可陸小曼卻對他們準備的新房百般挑剔,對他們二老似乎也不太尊敬。

徐志摩和陸小曼

她在上海的風月場里自由慣了,做事總是隨心所欲,不拘小節。但這種作風在徐申如夫婦看來,就是「沒教養」。

于是,徐志摩的家里就經常爆發公婆與兒媳之間的「大戰」。

而徐志摩夾在中間,卻并不懂得如何調節他們的關系,完全是「隨其發展」的態度。

陸小曼奢靡慣了,完全不懂節儉,還動不動就當著徐申如夫婦倆的面兒,對著徐志摩撒嬌賣萌。

她愛吃零食,飯菜經常只吃幾口,剩飯就要徐志摩幫她吃完;不想走樓梯,竟要徐志摩抱她上去。

與勤快孝順的張幼儀相比,陸小曼這個兒媳簡直「糟糕透頂」。

徐志摩和陸小曼

因此,剛剛過了兩個月,徐申如老倆口就被氣得離開了老家,去北京找張幼儀了。

遠在北京的張幼儀收到徐申如的來信時還很疑惑,但也不敢怠慢,趕緊出面接待了他們。

誰料一見面,婆婆就拉住她哭訴了起來,話里話外都在數落陸小曼的不好。

最后,兩位老人索性把話挑明了——他們要跟張幼儀一起住。

徐志摩

公婆不跟新婚不久的兒子兒媳住在一起,反而跑到「前兒媳」家里生活,這要是叫外人知道,還不知道怎麼戳徐志摩和陸小曼的脊梁骨呢。

到時候惹得徐志摩不高興了,指不定又得把錯都推自己身上。

可是,老兩口來都來了,又確實待她不薄,她又怎麼忍心把他們趕走呢。

無奈之下,張幼儀只好答應了他們的請求。

沒過多久,徐志摩果然得知了此事,并立即打來電話,向張幼儀「興師問罪」。

電話一接通,徐志摩劈頭蓋臉地質問她:

「是你寫信給他們,要他們去找你的。是不是?」

「這讓小曼很沒面子!」

徐志摩

而且,父母離家出走后還斷了他的經濟來源,此時他正跟嬌妻一起窩在上海的一家小旅館里,正是憋屈窩火的時候。

他自顧自批評了張幼儀一通,見她不反駁,又道:

「我們在上海的生活是無可說的,第一是曼同母親行后就病,直到今天還不見好。」

「我也悶得慌……還有什麼生活可言。」

聽到徐志摩這麼說,張幼儀心里也不是滋味。掛斷電話后,她隨即以徐申如的名義,寄了一筆錢給徐志摩。

此后,這份以徐父寄名義出去的錢,就陸陸續續地被寄往了徐志摩身邊。

這件事總算告一段落。

張幼儀和兒子

沒過多久,張幼儀的母親病危,她急匆匆把徐父徐母送回了硤石老家,然后趕回了上海。

此后,張幼儀跟兒子便在兄長的安排下住在了上海租界內。

巧的是,徐志摩夫婦和父母也住在那里,兩家離得并不遠。

得知張幼儀也在租界內后,老兩口再次找上了她,向她一一羅列陸小曼的「罪狀」。

什麼「奢靡成性」、「放蕩做作」,還有與翁瑞午曖昧不清的事。

總之,他們無法再跟這個兒媳共同生活下去了,他們必須要跟著張幼儀。

張幼儀的第一反應還是拒絕,上次兩家離得遠,徐志摩尚且通過電話罵了她一頓;現在兩家就隔了條街,徐志摩還不得過來鬧個雞犬不寧。

徐積鍇

可是張幼儀的母親曾在婚前給過她兩條忠告:

一是結婚后只能說「是」,不能說「不」;二是不管夫妻關系如何,對公婆的態度要永遠如一。

想起母親的話,又想起徐申如夫婦對自己的好,張幼儀還是心軟了。

她給徐申如出了個主意,要他們先回老家,過段時間再以「看望孫子」的名義,住到自己家里。

這次徐志摩果然沒再多說什麼,徐申如夫婦也如愿在張幼儀家住了下來。

安定下來的張幼儀在兄長的引薦下,接手了當時一直處于虧損狀態的上海女子商業銀行,擔任副總裁這一職位。

張幼儀

她利用自己的所學所聞,巧妙地把西方先進的管理制度運用到銀行的管理中,通過整頓銀行制度,提高員工能力,逐漸使銀行實現了盈利。

接著,她又開辦了國內第一家新式服裝公司——云裳時裝公司,從徐志摩口中的「鄉下人」,一躍成為「走在時尚前端」的女人。

張幼儀在商界混得風生水起,不但給自己在上海最好的地段買了房,還送了徐申如夫婦一套,兩棟房子相隔不過百尺。

這樣一來,她既顧全了自己和徐志摩的名聲,又照顧到了老人的心。

1931年,徐申如夫婦已經歸家頤養天年許久,老太太卻在這一年生了重病。

沒過多久,張幼儀就接到了老太太病危的消息。徐申如三次致電張幼儀,要她即刻返回硤石,準備老太太的身后事。

張幼儀和徐志摩

張幼儀在接到噩耗時就想回去了。

可是,她一個「外人」,又有什麼資格主持這件事呢?

最終,徐志摩也發話請她回去,她只好放下手頭的生意,趕回了硤石。

隨后,徐申如認領張幼儀做了干女兒,張幼儀終于可以擺正位置,好好操辦了喪禮的大小事宜。

而陸小曼被徐申如勒令不許出現在家中,只能一直住在賓館里,直到葬禮當天,才趕了回去。

陸小曼

此后,徐申如便一直跟「女兒」張幼儀生活在一起,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接濟徐志摩,在他ㄙˇ后繼續接濟他的妻子陸小曼,還幫他照顧家中父母。

張幼儀的所作所為不免讓人想起另一個女人——于鳳至。

與張幼儀一樣,于鳳至一生癡情,不但包容了張學良四處尋歡,在失婚后還時時惦記著他,就連ㄙˇ后,也把自己上億的財產都留給了他。

不過,對于于鳳至的好,張學良并沒有忽視,在她離世后還常常念叨她。

徐申如、張幼儀和徐積鍇

反觀張幼儀,她也算「癡情」了半輩子,徐志摩給了她什麼呢?背ㄆㄢˋ?還是傷害?

有人可能會說,不是還有5000元的贍養費嗎?

可笑的是,這筆贍養費好像也如二人合影時,徐志摩的那一抹淺笑一樣,不過做戲一場。

從始至終,張幼儀都未真正見到他一分錢。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