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國才女白薇:被魯迅稱為「仙女作家」,才華橫溢卻因感情毀了一生

珮珊 2022/07/29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高明

在民國這樣充滿文藝氣息的年代,很多文人在此揮灑熱血,用筆與這個時代做著斗爭。他們或許一生過的坎坎坷坷,但是他們所留下來的作品卻成為了那個時代所流傳的寶藏。

我們或許聽說過那時的美女才女,但是命運都不是特別好。但是,她們的一生的確值得被翻出細細品味。 白薇這位鮮為人知的美女作家,卻有著很悲慘的一生。

美而悲情

因為從小長相出眾,很有魅力,可偏偏這成為了她命運中最大的羈絆。她的名字就是她的命運, 「芳香襲人者,白薇也」,雖然香氣逼人,但是卻是一種性味苦寒的植物。

因此,她這一生并不順利。 9歲的時候,她與母親一同看戲,中途便被一個寡婦看上,便被這位寡婦要求做自己的兒媳。起初母親還很猶豫,但是在這個寡婦的軟磨硬泡下,母親同意了。

于是,白薇的命運便這樣被提前預定了,自己卻不能做主。 等到16歲的時候被迫嫁到劉家,成為了童養媳。但是那個時候的白薇還在上學,因為這件事,自己的學業被迫中斷。

在婆家當然沒有在自己家舒服了,她只能被婆婆支配。沒有了書本的陪伴,日日都只能與繁雜的家務打交道,做不好還會被婆婆訓斥,甚至是打罵。 嚴重的時候,婆婆竟然咬斷了白薇的腳筋。

偶然一次,白薇發現了自己的婆婆與別人偷情,但是卻被婆婆發現了。 婆婆便開始打罵她,不僅如此,她的丈夫更是對她拳腳相加,拿著斧子追趕她。

無可奈何之下,便選擇了逃離婆家回到自己的家。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家人居然不接受她, 在他們封建的思想之下,女兒嫁人了就不是自己家的人了。因此,白薇還是被自己的父親送了回去。

回到婆家的生活必定是苦不堪言的,所以這樣痛苦的日子當然是不能忍受的。 于是,白薇再次想辦法逃了出去,這次她沒有回家,而是去舅舅家,好在自己的舅舅收留了她。

不僅如此,在舅舅的幫助下,她還如愿進入了學校去學習。這個時候她已經22歲了,結束了那段苦不堪言的日子,而現在的她終于獲得了自由。

情路坎坷

可是,事情并沒有那麼簡單,當他的父親得知這一切后,便開始到處尋找白薇的下落。 當得知白薇就讀的學校后,父親便將學校圍堵起來。白薇便在眾多同學的幫助下,從糞坑中脫身。

這個時候的她,踏上了輪船,到達了日本。原本以為離開了這個地方,自己就能脫離苦海。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的日子才是她苦命的開始。

在異國他鄉,只身一人,為了生存,她各處找工作。餐廳的服務員,碼頭的搬運工,各種苦力活她都做過。 但她并沒有放棄學習,抽空學習日語,在那樣艱苦的條件下,考入了東京高等女子師范大學。

她學習的專業有很多,生物學、歷史、教育及心理學,不僅如此更有美學、佛學、哲學。 在接受過新思想后,便決定用文學來表達對資本主義的控訴,以及對壓迫者的同情。

1923年,《蘇斐》在她的創作下橫空出世,這部作品由她以及其他一些日本留學生共同演繹。就在這時,她迎來真正意義上的 「愛情」

1924年,她便遇到了在日本留學的青年詩人楊騷。

這個時候的楊騷剛剛失戀,所以白薇的出現只是他用來療傷的工具罷了。雖然嘴上說著愛,但是卻沒有做出什麼愛的事情。但是,白薇在遇到楊騷之后便覺得自己淪陷了,自己的世界成為了粉紅色。

白薇沉醉在楊騷所創建的虛擬世界中,無法自拔,越陷越深。 盡管楊騷越軌,白薇還是會選擇原諒他。所以,為了愛情,白薇選擇忽視自己的底線。

兩人就這樣一直兜兜轉轉,白薇一直不肯醒悟,盡管楊騷已越軌無數次,患上性病。白薇也因此沾染性病,在經歷了無數次內心深處的歇斯底里后,她終于選擇了離開楊騷。

浴火重生

偏偏一個癡情人,被自己磨得不成樣子。在經歷過這一切后,白薇的心早已遍體鱗傷,變得麻木不堪。她慢慢將重心放在自己身上,以及新思想的解放之上。

她繼續開始創作,用她的作品解救這還在黑暗中的人們。同時,從她的作品中能夠看出來的就是孤獨, 她的第一篇戲劇作品《打出幽靈塔》就將孤獨體現得淋漓盡致。

女主被社會拋棄,到處受欺負,就像她自己曾經遭受的那一切。在故事的[高·潮],女主突然發現一直欺負自己的地主竟是自己的父親。于是便起了ㄕㄚ心,ㄕㄚ掉了父親后,自己便成為了一個徹底的孤兒。

這部當被魯迅讀過后,認為這部作品是一部十分出色的作品,剛好與自己的方向一致,便決定與白薇一同合作。白薇便在魯迅創辦的期刊上,一直發表著自己的作品,讓更多人能夠看到自己。

白薇憑借自己出色的文采,收獲了很多的粉絲,之后所發布的《革命神受難》、《炸彈于征鳥》等相關作品,使她在文學界獲得一定的地位。

寫文章只是白薇的一份事業,在后來她更是投身于抗日,一同與郭沫若先生一同為抗日戰爭奮斗著。 而她就這樣一直孤獨了一生,1987年告別了世界,結束了94歲的生命。

無論生活是多麼悲慘,她沒有放棄生的希望,而是將重心放在解救人類上。 她的孤獨也成為了最孤傲的一處星光,在黑暗中閃耀著微弱的光芒。

她的美或許有錯,但是這卻與她無關。曾經她燦爛過,為后人留下的作品更是寶藏。如今細細品來,那份孤獨之感如心頭的一根刺,令人隱隱作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