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凡所經歷,皆為必然】《邊城》:你是什麼樣的人,就會和什麼樣的人在一起

珮珊 2022/07/31

現代文學史上有兩座重要的城。

一座是錢鍾書的《圍城》,一座是沈從文的《邊城》, 前者寫盡了現實波折,后者寫出了田園牧歌。

但《邊城》并不是全然夢幻的。

在作者用優美筆觸所勾勒出的寧靜生活背后,其實一直纏繞著悲而難言的憂愁。

特別是女主人公翠翠和儺送之間的愛情故事,從他們相遇之初,就已經注定了悲劇的結局。

正如書中有句話所寫:凡事都有偶然的湊巧,結果卻又如宿命的必然。

《邊城》的美麗與隱痛,既浸潤著獨特的湘西風情,也是在告訴我們一個普世的道理:

人生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恨,所遇之事皆因你而生,所遇之人皆因你而來。

你是誰,就會遇見誰

故事發生于四川至湖南交界處的一個名叫「茶峒」小山城里。

翠翠和她的船夫爺爺,就住在入城口的小溪旁。

祖孫倆靠給來往的船客撐渡船為生,過著相依為命卻也安然自得的日子。

直到13歲那年,翠翠在端午的龍舟節上與爺爺走失,慌亂中遇見了船總順順家的二兒子儺送。

當時天色已黑,儺送擔心翠翠的安全,提出讓翠翠去自己家里等她爺爺。

在被翠翠誤會拒絕后,又特地交代家里的伙計要把翠翠送回家。

自這次邂逅,開朗的儺送就在翠翠心里留下了深刻印象。

從此,她再也不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少女,而是開始有了抹不去的相思與牽掛。

后來,儺送的哥哥天保也對翠翠一見傾心,還請他父親出面,直接找翠翠的爺爺提親。

年逾古稀的爺爺,一直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將孫女嫁給一戶可靠的人家,而船總一家在茶峒有公認的好名聲。

對于這門親事,爺爺自然是很樂見其成。

然而在翠翠心里,只對儺送情有獨鐘。

她不知道的是,這個決定將改變自己一生的命運。

如果她喜歡的人是天保,一切就可以順理成章地發展下去,爺爺也能了結心愿,安享晚年。

可惜,她會愛上儺送,又幾乎是注定的事。

因為在儺送身上,有著和翠翠相似的天真熱烈。

從他得知哥哥和自己一樣看中翠翠后,提出要以唱歌的方式來公平競爭,就足以看出這一點。

他與翠翠雖然真正接觸的次數并不多,但所言所行就是能輕易地吸引翠翠,投其所好。

其實看翠翠對儺送的愛意,不難聯想到她母親的命運。

翠翠的母親也是被一位生性浪漫的軍人所吸引,與其發生私情后,又沒有勇氣面對現實,只能雙雙付出生命的代價。

翠翠身上,顯然繼承了母親對浪漫愛情的渴望與追求。

對于這一點,爺爺早有所覺,他努力撮合翠翠與天保的婚事,就是不想看到孫女再重復女兒的悲劇。

遺憾的是,終究還是難遂所愿。

相遇就是這樣,看似沒有道理,其實早有安排。

老話常說:緣份天注定,半點不由人。

人與人之間是有磁場的。

你是什麼樣的人,就會和什麼樣的人在一起。

所有遇見,都是躲不掉的宿命,都是今生難逃的天意。

你缺失什麼,就會經歷什麼

有人說,翠翠和儺送的悲劇只要用四個字就能解決——有話直說。

翠翠直接表明自己喜歡的人是儺送,儺送也直接問清楚翠翠的心意,他們就可以有個圓滿的結局。

其實這就像旁觀者看問題,好像總是可以很簡單。

但對于當局者而言,他們所做出的選擇,就是他們在當下能力范圍內所能做出的唯一選擇。

為什麼翠翠在面對爺爺關于婚姻問題的追問時,只知道避而不答;

為什麼明明心里思念著對方,但每次難得有機會見到儺送了,她卻又總是避而不見?

答案就在于,她真的還太年輕稚嫩了。

在遇見這段愛情之前,她才13歲,雖然從小失去了父母,但一直被爺爺用心保護著長大。

如果說茶峒是民國亂世中一處桃花源,那麼翠翠可以算是這世外桃源中最純真的一個姑娘。

如畫的山水和淳樸的生活,帶給她的都是最簡單的人生體驗。

就像作者文章中所形容的那樣:

「人那麼乖,如山頭黃麂那樣,從不想到殘忍的事情,從不發愁,從不動怒。」

此時的翠翠,即不諳世事,也未經風雨,自然無法具備應對現實難題的能力。

至于儺送,與翠翠相比,他的見識和閱歷當然會更豐富一些。

但身為船總的兒子,他的人生也一直順利無憂的。走到哪里,得到的都是贊美和認可,從未有過任何受挫的經歷。

兩個人涉世未深的年輕人,會因心靈的交匯相互吸引,這很正常。

可理想與現實從來都是兩回事。

如果他們真的就這樣無風無浪地相愛了,然后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那是童話,不是現實。

在真實的世界里,不會有一帆風順的人生,更不會有唾手可得的幸福。

每個人的成長,都需要走過一段漫長而艱辛的旅程。

而當你修行不夠,就必然會遇到許多困境與考驗。

正如有句話所說:

你所經歷的每一件事,都是一堂課,是命運在教會你面對,教會你沉著,也教會你淡然。

經驗,是在吃過的苦中,慢慢摸索來的;智慧,也是從對痛苦的承受過程中,慢慢領悟到的。

凡所經歷,皆為必然。

經歷過該經歷的一切,才能擁有獲得幸福的資格。

世間一切,皆有因果

小說中,翠翠命運的真正轉折點,是天保遇難事件的發生。

天保原本同意和弟弟儺送一起到碧岨溪旁唱歌,看誰能用歌聲贏得翠翠芳心。

可當儺送先開唱腔之后,天保自知不是對手,就此黯然退出,并在心灰意冷之下決定離開茶峒,外出做生意。

也就是在駕水船出行的過程中,天保出了事,掉進河里淹ㄙˇ了。

天保去世后,儺送孩子氣地把責任歸結到爺爺身上,對待翠翠的態度開始變得消極冷淡起來。

而儺送的父親船總順順也對此心懷芥蒂,不愿再接納翠翠做自己的二兒媳。

雖然爺爺做了很多努力,卻都沒能消除兩家人之間的隔閡與誤解。

儺送還是帶著對兄長的愧疚感,和對現實的無力感,遠走他鄉。

故事的最后,在一個驚雷的夜晚,辛苦操勞了一輩子的爺爺于無奈中悄然病逝,只留下孤身一人的翠翠。

沒有人知道,未來歲月里,等待著翠翠的將會是什麼。

儺送會不會忘了她,讓她陷入無盡的等待,還是會在某一天突然回到她的身邊,給她想要的幸福?

文章結尾處,作者寫下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明天就回來。」

這個結局,多少讓人有些悲傷之感。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對翠翠來講,未必是件壞事。

翠翠遲早是要長大的,她不可能一直生活在爺爺的羽翼之下,這個世界上也沒有任何人可以一直護她周全。

與其說,她與儺送之間的際遇充滿遺憾,不如說,這段感情本身的意義,就不在于結局。

因為翠翠的人生缺少歷練,所以儺送的出現,就是來幫助翠翠更好地成長。

無論他們以后能不能再相見,至少現在,彼此都還需要等待。

等到翠翠變得成熟獨立了,強大到足以應對生活的風風雨雨時,真正屬于她的愛情才有可能來臨。

世間一切,皆有因果。

那些讓你難過的事,是為了修煉你的毅力與勇氣;

那些離開你的人,是為使你懂得世事的無常與緣分的珍貴。

每一件事都有意義,每一個人都不會白來,都有它出現的緣由。

茨威格說過:

「將偶然和命運視為同一,只是年輕時的想法,久了以后自然會發現,生命的軌跡是由自己造成的。」

有自己種下的因,就有必然要承受的果。

既然是注定要發生的,何不坦然面對一切。

用心走好以后的路,也許有朝一日就會發現,所有的失去,都在以另一種形式歸來。

《邊城》中,爺爺在臨終前曾這樣安慰翠翠:

「怕什麼?一切要來的都得來,不必怕。」

簡單的一句話,卻蘊含著處事的大智慧。

生命中所經歷的種種,沒有偶然,皆為必然。

該來的總會來,該得到的與該失去的,冥冥之中也皆已注定。

所以,不管你在當下面臨什麼難題,都不必過于介懷,也無需過于擔憂。

我們該做的,是把每一段經歷都當作一場修行,直到讓自己在歲月歷練中,活出淡定與從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