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唐代才女薛濤:女人最好的姿態,就是不困于愛情

珮珊 2022/07/29

在天府之國成都,有一處古跡名曰望江樓,其中有這樣一副對聯:

古井冷斜陽,問幾樹枇杷,何處是校書門巷?

大江橫曲檻,占一樓煙雨,要平分工部草堂。

究竟是哪位校書,敢平分工部草堂,直追詩圣?

循著那片清新綠香的竹林,穿過千百場的四季變換,我拜訪了「蜀中四大才女」之薛濤,聽她娓娓道來自己的前塵往事。

女校書

在星光熠熠的唐朝詩壇,降臨了一顆流光溢彩的恒星,如果沒有她,那片星空一定黯淡許多。

中唐初年,薛濤落生在繁華的長安城,父親薛鄖在朝為官且學識淵博。

小薛濤冰雪聰明,深得父親愛重,那一年她才八歲。

有一日,薛鄖在庭中乘涼,看著眼前繁盛的梧桐樹,忽然想試試女兒的才華。

薛鄖沉吟道:「庭除一古桐,聳干入云中。」

小薛濤續作:「枝迎南北鳥,葉送往來風。」

薛鄖聞言亦喜亦憂,喜的是女兒才思靈敏,憂的是,這天真的童言是偶然,還是暗藏了她今生的宿命?

不承想,一語成讖。

薛鄖因為諫言而得罪了當權者,舉家流寓蜀地,沒過多久他因病而逝。

沒有父母作屋檐的孩子,只能自己撐傘遮風避雨。

為了生活,精通詩詞音律的薛濤入了樂籍做了官ㄐ丨ˋ,這一年她剛好是碧玉年華。

美貌與才情雙修的薛濤,很快就名動蜀中。

據說,當時蜀中前后十一位劍南節度使,都非常欣賞欽慕她。

最先賞識薛濤的是名臣韋皋,他開府成都且政績斐然。

聽說薛濤極富詩才,便召她前來即席賦詩。

薛濤從容自信地揮筆寫下《謁巫山廟》,她的字寫得極好,韋皋的目光落在紙上不動聲色地點了贊。

隨即讀到「惆悵廟前多少柳,春來空斗畫眉長」這一句,連連嘆服稱絕,對她另眼相看。

從此,每逢帥府高朋滿座觥籌交錯,韋皋都召薛濤來侍宴賦詩,她被捧成了紅極一時的交際花。

后來,韋皋愈發覺得薛濤聰穎伶俐,讓她嘗試做起自己的女秘書。

見她撰寫文書很是細致,竟打算奏請朝廷破格錄用她為校書郎,終因她身份特殊而作罷。

無名卻有實,「女校書」的佳話流傳開,有人寫詩贊美道:

萬里橋邊女校書,枇杷花里閉門居。

掃眉才子知多少,管領春風總不如。

薛濤是幸運的,如果韋皋缺席了她的人生,或許她只能流連存在風月場,做一顆黯然失色的珍珠。

有句話說得好:

「沒有一顆珍珠的閃光,是靠別人涂抹上去的。」

周旋在達官顯貴的應酬之間,左右逢源,八面玲瓏,也只有腹有詩書的女子,才有能力善始善終。

十離詩

時光流轉,薛濤的芳名在外,無人不知。

她的名字如水流過名仕貴公子的心,掀起一圈圈漣漪。

他們蜂環蝶繞地想要結識佳人,她亦是與合意的人頻頻往來唱和。

與她相交酬唱的都是詩壇重量級的人物,比如白居易、杜牧等。

這時候韋皋似乎吃醋了,他覆手為雨,將薛濤貶至荒涼苦寒的松州。

彼時薛濤人間清醒了,她的命運是掌控在別人手中的,她能否重回錦官城,也在韋皋的一念之間。

再三思量,反復斟酌,她寫下了一組《十離詩》。

用犬、筆、馬、鸚鵡、燕、珠、魚、鷹、竹、鏡來比喻自己,把韋皋比作是自己所依靠的主、手、廄、籠、巢、掌、池、臂、亭、台。

其中一首《竹離亭》是這樣寫的:

蓊郁新栽四五行,常將勁節負秋霜。

為緣春筍鉆墻破,不得垂陰覆玉堂。

其情如泣如訴,其言皆是悔意,韋皋讀之心軟了,將她重新迎回蜀中。

這一次歷劫歸來,薛濤從不諳世事變得成熟穩重。

人在屋檐下,她不得已曲意逢迎,但她知世故而不愿意世故,脫去了樂籍恢復了自由身。

人生的旅程就是這樣,任何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都是成長的一種邀請。

紅塵紛擾,滄海難渡,沒有一帆風順,總有一波三折。

但你可以審時度勢,及時調整風帆,過后再回望那些波折,也是很美很可貴的風景。

無論何時何種境遇,都要保持清醒冷靜,清醒地認知自己的處境,冷靜地收起負面的情緒。

世事無常,生活殘忍,沒有誰是不委屈的,力挽狂瀾才是成年人最高級的自愈。

相逢不會錯過,離開不可避免

薛濤退隱閑居浣花溪畔,在門前種滿了枇杷花。

她別出心裁,用胭脂摻水染制成桃花色的詩箋,裁剪成與律詩長短相配的小幅,壓上各色花瓣風干后紋路精美。

「薛濤箋」風靡蜀中,為古今絕藝,癡男怨女都借它傳情來互訴衷腸。

春色明媚,夜色撩人,才女寫著細膩動情的詩,卻無人可說滿腹柔情。

命中注定的人,或早或晚,總是要相遇的。

元和四年,元稹奉旨來蜀中巡察,薛濤與他結下一段露水情緣。

這一年,元稹31歲,薛濤42歲。

某一日,元稹讀過薛濤的《四友贊》,折服之余慕名拜訪。

風光恰好的時節,元稹走到薛濤身邊。

他的眉目間有遠方的山海,卻讀懂了她醞釀的情緒,撿拾起她空落落的心。

他們相談甚歡,一起游歷山水,花前雨下緊扣著彼此的雙手,日落月升投射著相依的身影,詩中也盡是濃情與蜜意。

「雙棲綠池上,朝暮共飛還。更憶將雛日,同心蓮葉間。」

雙棲雙飛,朝朝暮暮,這是薛濤的美好愿景。

可她忘了,他們相差十一歲的姐弟戀,元稹有勇氣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嗎?

或許元稹不是沒有勇氣,只是奈何,她偏偏愛上了一個多情又自私的渣男。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元稹在他自己營造的深情世界里,活成了最薄情的那個人。

當他接到調離的旨意后,回京續弦了名門貴女,與薛濤山長水闊漸無書。

對于愛情,女人總是不問值得不值得,男人卻要左右權衡上下掂量。

我相信,元稹是愛薛濤的,且知她最深,但他為了錦繡前程可以放棄她。

薛濤想要的是,同賞花開花落,元稹打散了同心結,留她空結同心草。

相逢不會錯過,離開不可避免。

通透如薛濤,我猜她早就料到花開無果。

淚濕紅箋怨別離,她沒有糾纏也不去打擾。

世間曾有一人懂她的全部,縱使別后各有天涯路,相逢與離開都是片片詩情和點點詩意。

張愛玲說:「這世上沒有一樣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

愛是好的也是危險的,好的選擇少之又少,壞的選擇不是冒險去愛,而是沒愛過鑄成的遺憾。

愛的時候別太現實,別給太多考量,別去明碼標價,愛結束了就忘情,在不完滿的人生里,成全一場愛有何不可?

遇見最好的自己

行至秋暮,恍如隔世,蜀中的節度使換了又換。

新任劍南節度使李德裕建了一座恢宏壯麗的籌邊樓,落成之日他設ㄐ丨ㄡˇ宴,其中一個身著道袍、氣質脫俗的女子令賓客聚焦。

難卻李德裕的盛情,她提筆賦詩:

平臨云鳥八窗秋,壯壓西川四十州。

諸將莫貪羌族馬,最高層處見邊頭。

芳華不再,飽經滄桑,她的詩不僅見地深遠,還蘊含著沉穩的氣度,豪邁之情更是令許多大丈夫都望塵莫及。

薛濤晚年隱居在望江樓,她褪去釵裙穿起道袍,謝絕了邀約,潛心讀經書。

晚歲君能賞,蒼蒼勁節奇。

《全唐詩》的編者認為這是薛濤自身的寫照。

縱觀她這一生,做人如作詩,高華大氣有格調。

身為官ㄐ丨ˋ,她看破人生無常,看懂人情冷暖,進退得宜,清醒自持。

終身未嫁,創制出價值連城、千金不惜的薛濤箋,沒有沉溺愛殤,恰到好處地放手。

太和六年,薛濤安然離世,蜀中節度使親自為她題寫墓碑。

年少有才名,晚歲享安樂,身后有盛名,也算得上是不虛此生了。

很喜歡白落梅說的:

我始終相信,走過平湖煙雨、歲月山河,那些經歷劫數、嘗遍百味的人,會更加生動而干凈。

在紅塵這個修道場,每個人都曾含著心酸如履薄冰,無非是想要遇見最好的自己。

修煉一個從容超脫的心境至關重要,得失看淡,寵辱不驚,去留隨意,順逆坦然,如此步履輕快地走出一路歡喜。

你我不過是滄海一粟,愿能千錘百煉成喜歡的自己,靜待花開與晴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