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加繆《局外人》:一個人的嘴里,往往藏著自己的命運

delightW11 2022/10/30

今天給大家解讀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加繆的成名作—— 《局外人》

它創造的不僅僅是一個故事、一個典型人物,更準確定義了現代人在社會結構中無法擺脫的荒誕感。

當你在人群中感到格格不入,不妨讀一讀這本書。

《局外人》的主人公默爾索有一句口頭禪「whatever」(隨便,怎麼都可以)。面對任何事情,他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就是「whatever」。

女朋友問他愿不愿意和她結婚,他說「隨便」。

老板問他想不想去巴黎工作,他回答「隨便」。

鄰居雷蒙問他愿不愿意和他做朋友,他說「隨便」。

就這樣,默爾索稀里糊涂地成了雷蒙實施犯罪的幫兇,成了ㄕㄚ人犯。

而面對審判結果,法官問他是不是有話說,默爾索也只是用一句「沒有」,就讓自己的命運畫上了句號。

盡管這部作品,主要是為了諷刺當時司法審判制度的荒謬。‍

但是,默爾索隨口而出的一句「隨便」,也給了荒謬的社會一個裁量他的「正當」理由。

在日常生活里,很多人也像默爾索一樣,張口閉口就是「隨便」「無所謂」。

乍一看好像他們活得很佛系,一副看淡一切的模樣。然而事實卻是,你越是「隨便」,反而越不能遂愿。

要知道,一個人的嘴里,往往藏著自己的命運。

感情隨便,終有悔

默爾索有個女友瑪麗,是和他同一個辦公室的打字員。在公司的時候,盡管默爾索對瑪麗有好感,但他們還沒來得及在一起,瑪麗就離職了。

默爾索參加完母親的葬禮的第二天,決定去海濱浴場游泳消暑。在水里,他看見了瑪麗,然后他們一起游泳,一起嬉戲,玩的非常開心。后來他們便經常一起游泳,看電影,約會。

有一天,瑪麗問默爾索是否愿意和她結婚,默爾索卻并沒有多想,就回答道:「隨便,怎麼都可以。如果要結,也可以。」

瑪麗問默爾索愛不愛她,默爾索卻對她說,這種話毫無意義。他還說,如果換做另一個女人這樣問,他的回答也一樣。他依然會同意結婚,因為他并不認為結婚是件大不了的事。

瑪麗聽完,眼神立刻黯然下來。無疑,默爾索并不是一個感情騙子,他只是誠實地表明了自己的內心感受。但是對于結婚,他隨隨便便的態度,不免讓人懷疑他的真心和動機。

明明對自己的心意還不確定,卻不拒絕結婚,只因對方想這樣。

這種對待感情的隨便態度,是對自己的放縱,更是對另一半的不負責任。

真正的婚姻,應該是兩情相悅的契合。就像是《浮生六記》里的沈復和蕓娘,只一眼,就認定了彼此,從此相依相隨,不離不棄。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緣分來的時候,他非你不娶,你非他不嫁。隨便的牽手,錯過的是緣,失去的是情,誤了的是一片真心。

大話西游里有句話:「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才追悔莫及,人間最痛苦的事莫過于此。」

隨隨便便地步入婚姻,當真愛來臨時,卻已身不由己。

對感情隨便,終將被感情欺騙。對婚姻兒戲,難免被婚姻遺棄。

所有的辜負,都是從隨便對待感情開始。所有的厭倦,也都始于單方的一廂情愿。

所有的走散,都是因為日復一日的隨隨便便。

對工作隨便,事難成

書中,有天老板找默爾索談話,跟他討論一個尚在萌芽階段的項目計劃。

原來,老板計劃在巴黎設一個辦事處,想讓他負責市場,直接對接大客戶。他詢問默爾索是否愿意前往巴黎工作,既能旅游,還是一份機遇。

默爾索卻輕飄飄地回答說:「隨便,怎麼都可以。人們永遠也無法改變生活,什麼樣的生活都差不多,而我在這里的生活并不使我厭煩。」

老板很掃興,他覺得默爾索不僅答非所問,而且缺乏雄心大志,對工作沒有進取心。

事實上呢,默爾索并不是在拒絕這份工作,因為他甚至還問過瑪麗是否愿意跟他去巴黎。但是習慣了說話不經過大腦的他,去因為隨口一句「怎麼都可以」,讓老板對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你發現沒有,依據信口開河地「隨便」,看似瀟灑,看似云淡風輕,卻在不經意間拒絕了好運氣。

對待工作隨隨便便,既是挑肥揀瘦的甩鍋,又是避重就輕地不敢擔責。

機遇好運,不是唾手可得的,它可遇不可求。

有句話說的好:「機遇總是垂青有準備的人。」你敷衍工作,機遇就會忽略你。

你沒有明確的人生目標,也不可能會有機遇青睞你。

每一個在時代的機遇里,完成人生跳級的人,都是不隨便的人。

他們認真地工作,不間斷地學習,讀書,閱人無數,不懼挑戰,適應變化。從而才在不經意間與機遇撞了個滿懷,實現了工作進階,財富自由。

所以,與其抱怨自己的運氣不佳,不如檢點自己的工作態度。

你對熱愛的事業心心念念,它也將回報你碩果累累。

生活隨便,麻煩不斷

默爾索有個鄰居叫雷蒙,雷蒙有事沒事常主動和他打招呼,有時也到他的房間坐一會兒聊聊天。

有一天,雷蒙邀請默爾索到他的房間喝一杯,默爾索欣然接受了。

隨后,雷蒙向他講述了自己和情人的感情糾葛。接下來,雷蒙問默爾索是否愿意做他的朋友。

默爾索果不其然又說了那句老話:「隨便,怎麼都可以。」于是,雷蒙請默爾索幫他寫了一封信給他的情人,信的內容是威脅一下那個女人,默爾索照做了。

后來,雷蒙因為和情人間的糾紛,惹上了對方的家人和朋友。一個星期天,雷蒙邀請默爾索和瑪麗,一起到他朋友的海濱木屋去玩。

在海濱浴場,雷蒙發現被人跟蹤了,他想讓默爾索一起幫忙。默爾索便糊里糊涂地,在強烈陽光的暴曬和緊張的狀況下,對雷蒙的仇人開了槍。

默爾索原本與雷蒙的「私事」毫無關聯,但不知不覺地就參與其中,釀成大禍。

正是這種「隨便」,讓他把自己從一個局外人變成了局中人,進入了一個不可控的暴力場面,最終失去了自由乃至生命。

人可以善良,可以隨和,但凡事太過隨便,是不明智的。

默爾索就是這樣,他「隨便」的思維習慣,讓他該拒絕時不懂拒絕,該接受時又輕易的錯過。他本該對雷蒙的「私事」敬而遠之,但是卻因不明就里,讓自己身陷囹圄。

一個整天把「隨便,無所謂」作為口頭禪的人,最終要為自己的隨便買單。因為一句「隨便」,實際上是眾口難調的選擇障礙,是游戲人生的生活態度,是不愿對自己負責的借口推脫。

生活太過「隨便」,最后總是麻煩不斷。

因為這實際是將自己的選擇權,交到他人手中。人生緊要關頭,往往只有幾步,錯過就是一輩子。

學會掌控自己的命運,對自己的生活負責,才能人生無悔。

有句話說得好:「這個世界上,越是不費力的,越是最昂貴的。」嘴上越是輕松,行動越是負重。

一個人的嘴里,往往藏著自己的命運。

沒有一種隨便,能替你思考;也沒有一種隨便,會替你選擇。更沒有一種隨便,能讓你置身事外,卻收獲幸福。

你所看見的歲月靜好,都是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

愿我們每個人對待生活少點隨便,多一點隨喜;對待感情少點隨便,多點隨緣;對待事業少點隨便,多點隨心。

愿每個認真生活的人,都能優雅快樂過一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