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商業解讀】曹魏CEO司馬懿的「終局思維」:無時不刻的謹慎來自靈魂深處的敬畏

佩珊 2022/08/24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可以說,司馬懿的「終局思維」,很大一部分得歸因他對恐懼超乎常人的體驗。

他過人的戰略忍耐、對時機的敏銳嗅覺以及對人性的洞察,無不與此相關。

當然, 他的一生也猶如一場漫長的噩夢,直到他熬死和族滅所有對手時,自己也干脆病倒了,他的夢境同樣也成了噩夢。

后人對諸葛亮病逝五丈原往往十分遺憾。

以前每次出兵不過幾萬人,要麼兵敗撤回,要麼因為糧草不濟,不得不撤退。

諸葛亮發動的渭南之役和以往的北上伐魏大為不同,蜀漢在物資上做了充分的準備,出動十萬大軍,作為客軍,利在速戰,最終卻陷入了兩軍對峙,面對蜀軍的各種挑釁,魏軍始終拒絕出戰。

雙方對峙一百天后,諸葛亮病逝。

一個時代的兩個風云人物以這方式結束較量,讓后來的吃瓜群眾不那麼滿意,并對諸葛亮的逝世很是惋惜,仿佛兩支足球隊正勝負難料, 老天作為裁判卻莫名將一方大將紅牌罰出,并立即吹停了比賽。

秦嶺地勢險峻,如果蜀軍戰勝,不但可以占領關內,還能順勢占據當時相對富裕的隴西,將大大改善在三國博弈中的態勢;

如果魏軍戰勝,仍和以前一樣,蜀軍撤回成都平原了事。

所以諸葛亮擺出一副「老子就是來找削」的態度,屢屢挑戰。

因為只有激怒司馬懿,迫使其出兵應戰,才有取勝的可能。

《晉書》中記載諸葛亮派人給司馬懿送了女人的衣服,司馬懿也確實勃然大怒,然后上表魏帝,請求決戰。

魏帝不但不許,而且還將以強顏直諫聞名的衛尉辛毗派往司馬懿軍中,辛毗不但人來了,還拿著代表天子權威的節杖,堵在營寨門口。

當姜維聽說辛毗到了司馬懿軍中,對諸葛亮說:「辛毗拿著節杖來,魏賊不會出兵了。」

諸葛亮說:「司馬懿本來就不想打,他之所以堅決向上面請戰,不過是在自己的部屬面前顯示勇敢而已。本來,‘將在外,君命就有所不受’,如果他能搞得掂我,何必要千里請戰呢?」

諸葛亮清楚,司馬懿早已看穿了戰場的「終局」,裝慫只是順勢而為罷了。

司馬懿也在給弟弟司馬孚的信中寫道:「諸葛亮志向遠大卻不能見機,富有謀略卻缺少決斷,喜歡帶兵卻不懂權變,雖然統領十萬大軍,卻已落入我的圈套之中,打敗他是確定無疑了。」

司馬懿確實是個戲精。至于司馬懿是否真慫?曹操似乎和諸葛亮犯了同樣的錯誤。

一種另類的惺惺相惜

天下大亂,創業團隊蜂起,君臣之間互相選擇、相互遇合的事可謂目不暇接。

老板和經理人互相信任的例子在歷史上并不多見,劉備和諸葛亮是一例,后來苻堅和王猛也算一例。

但更多的似同床異夢的夫妻。

君主未嘗不希望自己的手下有才干,臣子又何嘗不希望自己的老板圣明。

然而事實上,常常是臣子能干了,做老板的就十分猜忌他,怕他有足夠的能力,拉著自己的小團隊出走創業,背叛自己投靠對手或者分庭抗禮。

另一方面,君主盡管十分圣明,臣子卻非常忌憚,畏懼他殘忍忌刻而不能容納自己。

諸葛亮讓劉備三顧茅廬才見到,或許是試探,或許是碰巧, 而司馬懿當年卻是真心不想給曹操打工的。

史書上說,司馬懿知道漢帝國的命運如同日薄西山,又不想向曹家折腰,假裝得了痛風,肢體麻痹,不能起床。

當時曹操官職是司空,派人夜里去司馬懿家刺探,司馬懿堅臥不動。

等到曹操做了丞相,又招他擔任文學掾,并交代傳令的人說,如果司馬懿再推三阻四,就逮捕他。

于是,司馬懿害怕了,不得不出仕。

當時不接受曹操派給官職的讀書人很多,沒人因為這個原因被抓,唯獨司馬懿讓曹操另眼相看——如果不能為我所用,就讓你失去自由,甚至連肉體也可能要消滅掉。

古人說: 「非仲達不足以致曹公之忌,非曹公不足以致仲達之憚。」這是一種另類的惺惺相惜,如今,這種「恐怖的欣賞」很少會發生在人和人之間了,但在公司和公司之間卻越來越常見,如360公司創始人周鴻祎口中「大狗和小狗」的比方。

他說,「做小狗要低調,否則會被大狗注意到。」

可以說,曹操和司馬懿之間的關系從一開始是毫無信任可言的。

司馬懿不但目睹曹操篡漢,自己又成了曹魏政權的掘墓人。曹操所為,似乎如《大話西游》中紫霞仙子的台詞,「猜中了開頭,卻沒有猜中結局」。 曹操強令司馬懿出仕,又為這個結局做了他不想看到的鋪墊,實在吊詭。

基于眼前茍且的勝利

司馬懿長得十分特別,看人的神態像鷹一樣,還能夠像狼一樣,轉頭看東西,而身子不動。

「鷹視狼顧」,這也是曹操對他的評價,而且從來不掩飾對他的嫌惡。

一邊把司馬懿打發給兒子曹丕做賓客,一邊又跟曹丕說: 「司馬懿不是人臣,將來必會干涉你家的事情。」

由于曹丕與司馬懿交好,屢屢幫他打圓場,才使得司馬懿活了下來。

三國時期,沒有一個人開局比司馬懿更悲催了。

他的出仕,就似一個待決的死囚,哪天曹操不高興了,他的下場就和孔融、楊修一樣,被押赴東市。

孔、楊二人和曹操早先多少還有些交情,而曹操對司馬懿一開始就是猜忌。

曹操不喜歡司馬懿,不愿意天天看見他,而且也知道,這種掛在臉上的惡意很難取得他的效忠。

曹丕就不同了,實際上,曹丕對司馬懿的依戀和劉備對諸葛亮的情感也差不多。

如果說,曹操、諸葛亮等人還有詩與遠方的話,司馬懿就只有眼前的茍且,一種不知何時而來的死亡威脅。

這種達摩克利斯之劍永遠高懸在頭頂的感覺,正與當下很多企業家的心境類似。

既容不得自己有任何任性,又似一種向死而生。五年計劃對于司馬懿實在奢侈,他更多的還是在想如何處理好每一天的事情。

曹操偶爾也向司馬懿問計。聯合孫權,讓孫權從背后攻擊關羽,以解樊城之圍,就是司馬懿的計策。

由于司馬懿在曹營種種處理得當,最終還是讓曹操對他不那麼猜忌了,而司馬懿其實對曹操也沒那麼恐懼了。

人的恐懼往往來自不確定性。在司馬懿眼里,來自曹操的不確定性不斷下降,他的恐懼則是來自死亡本身的。

荀彧是曹操賬下第一謀臣,是最受曹操信賴和依靠的人,也是曹操集團發展壯大的關鍵人物之一。

當曹操企圖代漢自立,心里剛剛萌發這個念頭時,司馬懿就恰到好處地迎合了曹操的意圖。

當曹操逐漸將這一念頭付諸行動并顯露出來時,荀彧卻跳出來阻止,試圖讓曹操對這一想法感到沮喪。

既然不與曹操一條心,不久,荀彧就遇害了。

司馬懿最終在曹操去世前的日子里成了他的心腹,當然,更不可能再害怕他了。

在曹操試圖統一全國的大業中,其賬下的將帥四方征戰,幾乎每天都有人上前線,而司馬懿從來沒有提出過要統領軍隊,只是安心地治理他應該負責的領域,有的甚至只是些類似砍柴割草的小事。曹操也因此認為他沒有能力帶兵。

當曹操死后,司馬懿開始統領軍隊,無論是平定孟達、北上遼東消滅公孫淵、南下拒吳,和諸葛亮的幾番較量,司馬懿總能出奇應變,所向幾乎全勝。

論打仗,即使曹操生前也比不上他。曹丕不會猜忌司馬懿,死前還委托他輔佐下一代,而司馬懿早已對具體的人沒有畏懼之心了。天下人開始敬畏司馬懿,如同他們當年敬畏曹操一樣。

上級猜忌下級,下級畏懼上級,本質上都是一種恐懼。

而各種細微恐懼往往又是人做出各種行動的原因。

就大多數天下人而言,對司馬懿的敬畏則比諸葛亮光復漢室的口號更有吸引力。

也就是說,眼前的茍且遠比詩與遠方更實際。

終局思維源于恐懼

在五丈原對峙中,諸葛亮認為司馬懿出于害怕而無意于決戰,是一個誤判。

其實就算沒有魏國皇帝的阻止,司馬懿也不會出戰的。

如果出戰作為自己發泄私憤的手段,那就是街頭混混,而不是司馬懿了——盡管混混們常在身上文個「忍」字。

說到「忍」,司馬懿同樣也是一個非常殘忍的人。

大權在握后的司馬懿 「及平公孫文懿,大行殺戮。誅曹爽之際,支黨皆夷及三族,男女無少長,姑姊妹女子之適人者皆殺之」

當然,人同樣可以因為恐懼而殘忍。

甚至百年后,當東晉明帝問起丞相王導其祖先司馬懿的創業史時,聽了王導徐徐講述的駭人聽聞的「原罪」,晉明帝以面覆床,嘆道: 「果真如您所說,晉王朝怎麼能夠長久呢?」

史書上說司馬懿「內忌而外寬,猜忌,多權變」,這說明他的演技不錯,比曹操高明。

在死前兩個月里, 病倒在床的司馬懿每日夢到魏國忠臣賈逵、王凌鬼魂作怪,飽受折磨,到死也沒有什麼辦法。

可以說,司馬懿的「終局思維」,很大一部分得歸因他對恐懼超乎常人的體驗。

他過人的戰略忍耐、對時機的敏銳嗅覺以及對人性的洞察,無不與此相關。

當然, 他的一生也猶如一場漫長的噩夢,直到他熬死和族滅所有對手時,自己也干脆病倒了,他的夢境同樣也成了噩夢。

他甚至懂得諸葛亮的恐懼。

諸葛亮出兵時,司馬懿就對眾將說: 「諸葛亮如果是勇敢的人,應當從武功而出,沿山東進。如果由西登上五丈原,那麼我們全軍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諸葛亮果然由西登上五丈原,并派部分軍士和當地百姓一起種起了田。

諸葛亮死后,過了數天,司馬懿進入蜀軍撤退后的營壘,看到遺跡并獲得很多圖書和糧谷。

這時司馬懿評價起諸葛亮:「天下奇才也。」

在此前月余,司馬懿曾問起蜀軍使節,諸葛亮每天起居飲食以及政事,使節說:「二十罰已上都要親自過問。」

司馬懿跟人說:「諸葛孔明活不了多久了。」果然被他言中。

如果上天真有意志,將諸葛亮半場罰下,未嘗不是一種愛惜。

人應該試著通過理解恐懼來了解自己,這一點,司馬懿做得并不好。

而缺乏忍耐力的人是很難有成就的,最極端的情況,就是那些發生在街頭的血腥事件,很可能起因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你了一眼。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