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從管理學角度看「高平陵之變」:「天·地·人的完美部署」押上全族命運的豪賭,司馬懿贏得理所當然

佩珊 2022/08/27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司馬懿一生享壽70余歲,死的時候在那個年代絕對算是高齡了。他出生時恰逢漢靈帝執政末期,漢室已經病入膏肓搖搖欲墜;他去世時,魏晉嬗代已經頗具雛形,可以說他的個人史,就是一部小型的三國史。 他這一輩子,有著助曹丕奪嫡之后對自身仕途的躊躇滿志,有著在西北經略阻抗諸葛的壯懷激烈,也有被曹魏皇族打壓排擠后的卑身隱忍。不過他一生中最驚心動魄、最孤注一擲鋌而走險的,或許也讓他事后最有些后怕的一幕,莫過于發生于正始十年(公元249年)的高平陵之變。

這次政變,不僅徹底改變了曹魏原有政治勢力的表面上的平衡,也改變了司馬家族的浮沉走向。滾滾長江東逝水,在淘盡三國英雄的前夕,高平陵之變讓華夏大地的歷史進程的脈絡變得清晰起來,一統三國的歷史重任,漸漸地從高平陵之變開始,落在了姓司馬的人手中。

對于發生在1700多年前的這次政變,史學界和民間歷史愛好者已經著墨甚多,而且高層次的三國迷妹迷弟們已經把史料挖掘到很深的程度,就差考據一下郭太后和司馬昭勾結的時候內褲的顏色到底是什麼了,很是令筆者嘆服。

筆者不自量,妄圖在此梳理一下這次政變的過程,如果能有十萬分之一的發覆之處,也算功不唐捐了。

高平陵之變——一樁「奇異」大案

正始十年正月(公元249年),少帝曹芳拜謁位于高平陵的魏明帝之墓,曹爽兄弟及其親信們皆隨同前往。司馬懿借此機會,關閉了城門,占據了司馬門和武庫,并派親信干將占據了曹爽、曹羲兄弟的營地而且還據守了洛水浮橋。曹爽兄弟聞訊后,選擇了束手投降。政變后司馬懿父子夷曹爽三族,并且逐漸清除了曹氏宗親在曹魏政權中的核心力量。

司馬懿和曹爽同為魏明帝欽定的顧命大臣,二人按照明帝的遺訓,本來是要共同輔佐年僅八歲的新魏主曹芳執政的。但沒過多久,曹爽轉奏司馬懿為太傅,貌似尊崇,實則將其慢慢架空,蠶食他的實權,這一點司馬氏不可能不清楚。正始八年(也就是高平陵之變的前兩年)開始,司馬懿更是稱病不出,不上朝了。

(模擬台詞)曹操:我早就說過司馬懿鷹視狼顧,你們這群不肖子孫就是不聽啊。(視訊截圖)

他這個舉動頗為耐人尋味,一方面是有故意向曹爽示弱的成分在,在小說《三國演義》中有一個章節叫「司馬懿詐病賺曹爽」,將司馬懿的奸詐和曹爽的傻白甜做了戲劇化的描述,文學性很強,也能部分地反應一些史實;

另一方面,司馬懿可以更多地把精力騰出手來為接下來的政變做各種準備。如果細細審查高平陵之變中的種種細節,我們可以推斷,政變中的各種安排的前奏和序曲都經過長久的策劃。

小標題這里用了奇異二字,為何? 我們先來拿南宋一位本質是文科生,卻有一顆火紅的軍工心的葉適葉水心的一段評論做個引子,要知道葉老師可是在南宋寧宗年間當過國防部副部長的(兵部侍郎),他的評判很有代表性。

葉適的這段感言確實能道出一般歷史旁觀者對高平陵之變的疑惑: 曹魏雖然大有篡權嫌疑,得國不是很正,但畢竟也半個多世紀了,按道理也算「民志久定」了,但是曹氏宗親被司馬懿這樣一個常年被排擠出權力中樞的「猖妄之徒」突然發動了政變,而且政變居然還勝利了,更詭異的是司馬懿的能力其實根本無法完全控制城中曹爽余黨,尤其是曹爽的智囊桓范還逃脫出去繼續給曹爽出謀劃策,就這樣曹爽還選擇了投降,一出帶有些許喜劇色彩的高平陵之變,幾乎兵不血刃就這樣結束了(雖然事后誅殺曹爽三族很是血腥)。

首先說,筆者對司馬懿搞突然襲擊這一手很是佩服。當年諸葛亮攛掇孟達叛亂的時候,還處在被皇帝冷落狀態的司馬懿突然起兵奔襲,打了孟達一個措手不及,為魏國立下了奇功;后來淮南三叛中的第一叛,司馬懿不顧年老體衰(確實損耗精力太大,不久便去世了),親自帶兵遠征,一場漂亮的閃電戰平定了王淩。

但這一次閃擊則有著更特殊的意味, 司馬懿賭上了整個家族的未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一旦政變失敗,他的下場和曹爽被夷三族的下場比只能更差。

在「敵我」力量仍然總體懸殊的情況下,司馬仲達在局部范圍內巧妙安排布局,可謂險勝。

葉適也點明了一點, 即司馬懿如果不發動政變,他的結局也應該是不錯的,頤養天年,兒孫繞膝,司馬家族或許雖然在政壇上繼續被邊緣化,但仍不失有榮華富貴。那麼,司馬懿都有什麼妙手能賭的這麼大,取得高平陵之變的勝利呢?

但是如果算一下司馬懿被曹爽擠壓排擠出權力中樞到高平陵之變前,這個時間段差不多有足足十年時間,就算從司馬懿稱病淡出朝野開始算,也有差不多兩年的時間。 難道這些年曹爽傻到對司馬懿的密謀完全沒有察覺呢?

曹爽(左)與司馬懿(右)(圖片來源:豆瓣網,上傳者:citymole)

當然我們需要指出的是,曹爽在排擠司馬懿的同時,大力提拔一批官場的青年才俊,比如丁謐、何晏、鄧飏被封為尚書,且由何晏負責選拔官員。

這在某種程度上觸動了某些曹魏老臣的蛋糕,讓這批人從心理上開始表達對曹爽不滿的同時,又同情司馬懿的遭遇。這些情況在三國迷的圈子里已經著墨甚多了。

比如長史孫禮在拜訪稱病賦閑在家的司馬懿的時候,在他面前聲淚俱下地控訴曹爽:「你倆都是先主留下的顧命大臣啊,現在曹爽對不住您,讓您受苦了!」

司馬懿裝作一副很釋然的樣子: 「孫長史說哪里話,俺就這個命啊,現在老夫在家遛溜鳥兒,跳跳廣場舞,挺好嘛!」

應該說孫禮頗能代表從曹丕時代遺留下來的舊臣的態度: 對曹爽獨斷做派不滿,有違明帝遺詔。

而且這批老臣的心理搖擺度,也是司馬懿能發動政變的底氣之一。

「各小組準備行動,要開搞了!」(圖片來源:豆瓣網,catherinia上傳)

我們下面來看一看這次政變司馬懿是怎麼分工具體安排每個步驟的,這是《資治通鑒》中的有關記載:

太傅懿以皇太后令,閉諸城門,勒兵據武庫,授兵出屯洛水浮橋;

召司徒高柔假節行大將軍事,據爽營;太仆王觀行中領軍事,據羲營。

筆者為了讀者看起來方便,做了一個司馬氏集團政變的人事分工的圖表:

我們一步一步講,先說人事,再說地形。

因為必須要先有人,一幫效忠自己的死士,這是發動政變的先決條件,有了這個前提,才能談行動和目標。

高平陵之變司馬懿能動用的兵力主要分兩部分,一部分是其盟友本身所能控制的軍隊,比如太尉蔣濟在禁軍系統已經深耕多年,調動部分軍隊并非難事,司徒高柔和太仆王觀平時和軍隊系統的聯系也并非松散,比如太仆就是管馬匹和部分軍事裝備的,其在軍隊系統的人脈不可低估。

人員安排

但這些人最多也就是非常時期的盟友,而真正能干大事的還是靠自己人,也就是姓司馬的。

除司馬懿本人外,參與政變的司馬氏集團的核心人物還有他的兩個兒子司馬師和司馬昭,以及他的弟弟司馬孚,那麼這就需要真正屬于司馬氏集團的死忠部隊。筆者在圖表中已經標明,司馬孚和司馬師叔侄兩人要帶兵占據司馬門,而且司馬懿還要再分兵親自指揮下屬去占據武庫,這就需要規模不能很小的軍事集團分頭行動。

但由于司馬懿多年來長期被曹爽壓制排擠出禁軍系統,軍權也大幅削弱,那麼軍隊是從哪里調配的?

在這里不得不說一個人,非常關鍵的一個人——司馬懿的長子司馬師。

長期以來,無論在史學界還是在民間各種三國小說中,司馬懿父子三人中,司馬師的存在感相對是最低的,筆者分析大約是兩個原因,一個是司馬師死的比較早也比較突然,在征淮南第二叛的時候眼疾復發一命嗚呼,沒能參與最后魏晉嬗變的收官階段;另一個是最后登大寶的是司馬炎——司馬昭的親兒子,換言之,整個晉朝是從司馬昭這一系往下傳的,歷代晉帝在溯祖的時候,司馬昭的曝光率就遠多于司馬師了。

司馬師

但司馬師在整個司馬氏集團代魏的過程中,絕對是功勛卓著的,他承上(司馬懿)啟下(司馬昭)的工作完成的非常出色,乃弟司馬昭拿到家族接力棒的時候,建政一統三國幾成水到渠成之勢。

而且司馬懿本人也非常抬愛這個大兒子,《晉書》的這一段史料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這段話告訴我們,

一、政變計劃的最隱秘環節只有司馬懿和司馬師兩個人知道,司馬懿連小兒子司馬昭都沒有告訴;

二、司馬師早就在暗地里召集揀選敢死隊了,也就是陰養死士三千(后來這一套被淮南第三叛的主角諸葛誕學會了);

三、司馬懿對司馬師工作的完成質量高度贊賞,好到都有點出乎他的意料。

司馬師玩政治搞陰謀的水平已經可見一斑了。

我們有理由判斷,占據司馬門的,還有一部分去搶奪兵庫的,都是司馬師一手帶出來的這群「死士三千」。

另外一個人也很關鍵,就是司馬懿政變的盟友蔣濟。蔣濟和司馬懿都是經歷過曹操、曹丕、曹叡時代的三朝老臣,而且他從曹丕時代開始就不間斷地輔佐大將軍曹休出征,仕至散騎常侍、護軍將軍,可謂能文能武。

大約在曹操晚年至曹丕登基后黃初年間開始,他與司馬懿的私交漸篤,在《晉書·王渾傳》中,提到高平陵之變時有這樣一句話:「引太尉蔣濟參乘,以增威重。」即蔣濟在禁軍中的氣場和人脈都很強。

有他當助手,司馬懿可以較為放心地內宮內放心施展拳腳;而且讓他屯兵洛水浮橋的原因,就在于他并非司馬氏家族成員,萬一與殺回馬槍的曹爽衛隊打照面,能圓場的回旋余地也會大很多,畢竟曹氏集團可以直接和司馬氏互懟,但遇到像蔣濟這種身份的人,沒有直接證據證明他助司馬氏「謀反」的情況下,還是比較棘手的。

至于高柔和王觀分別占據曹爽、曹羲兄弟的營地,過程看各種史料是比較順利的。 如此順利的原因,筆者推斷事先司馬懿派人應該經過長時間的踩點,用探子、細作等秘密監視等手段搜集二營的各種變動,當天準確判斷曹爽在營地是基本上無所防備的。

目標地和行動指向

在此,有兩個地方需要特別點出,一個是司馬門,一個是武庫。

由于司馬懿能調動的人手實在是有限,能打硬仗的基本盤就是司馬師的那批幾千人的敢死隊,所以行動起來必須狠抓重點,對于次重點只能暫時放棄(這也能解釋曹爽的智囊桓范能叫開北城門逃脫出去)。

從整個皇宮的布局來看,司馬門絕對是咽喉之處。

從上面的圖表中我們能看到,別的地方司馬懿都安排了一個人搞,唯獨司馬門一處,他派了自己的親弟弟和親兒子齊上陣二人聯手,茲事體大是一目了然的。

「咦……搞曹爽的過程好緊張呀」(視訊截圖)

不僅僅是高平陵之變,我們把歷史的線條再拉的長一點,就能發現上至漢初,下至晚晉,每次政變,司馬門都會有一場大的干戈,為何?因為此處是聯結內城和外城的唯一合法要道。漢武帝時期,太子和梁王過司馬門沒有下馬車,被張釋之追了上去,雖然沒有手機拍照,但也拿了一手證據,治了太子一個大不敬之罪;與高平陵之變最近的一件司馬門的八卦是「曹植失寵」之事。嗜酒如命的曹植喝多了不但闖了司馬門而且還打了門口保安,被曹操一頓訓斥,此后他的爭嫡排序一下子就落在了兄長曹丕之后了。

曹氏建政之初,為了保證內宮安全,規定外兵團進入時必須要解除武裝下馬,便裝行進,而且曹魏設定的司馬門內軍外軍協同但隸屬不同(防止內外串聯)的宮城警戒治理體系,進一步增加了司馬門在政變中的分量。當時,司馬孚司馬師叔侄二人應該是紅著眼睛卯著力氣要強取此處,否則稍有閃失則滿盤皆輸。

除司馬門外,還有一處極為重要的地方是武庫。道理很簡單,即便司馬師能撒豆成兵一般地幾個時辰便能召集幾千敢死隊,但手里沒家伙不行啊。就連《西游記》有一回猴子、豬和沙僧被搞掉兵器之后,三人功力也大減,不得不費心要重新拿回棒、釘耙和扁鏟,更別說法力比取經團差得遠的司馬懿了。

按照曹魏的相關法律法規,除了巡邏任務的士兵之外,其他禁軍部隊在日常訓練結束之后,武器必須要保管在武庫中,否則按謀逆罪嚴懲,私藏兵器的懲戒是極為嚴格的。后來「淮南叛亂」中毋丘儉聲討司馬氏,否定其行動合法性的一條便是「按行武庫」,認定其舉動和謀反無異。所以必須閃擊武庫,裝備死士,這是生死攸關的一步。很明顯,如果攻擊武庫不成功,那麼就無法武裝占據司馬門的突擊團,這是一切行動的前提。

政變結束啦,該領便當的領便當(視訊截圖)

攻下武庫,占據司馬門,曹爽在城外的信號也就被切斷了,無法發出實質性的調軍的命令,整個行動也就成功了80%了。剩下的再由司馬昭聯系一下郭太后,挾郭太后皇室之威,給曹爽扣幾頂帽子,為行動增添一些合法性,畢竟活兒不能太糙太不要臉。

行文至此,讀者可能會發出疑惑, 司馬孚和司馬師區區不到3000人(畢竟還要分一部分去搞武庫)就怎麼能輕而易舉拿下司馬門呢?曹爽雖然跟著皇帝出城上墳,怎麼禁軍這塊對司馬懿的防備這麼差?

這里的褃節兒是:司馬師本來就是禁軍頭領之一。

看起來這就有點奇怪了,前文中提到,近十年來曹爽費盡心思排擠打壓司馬懿,怎麼在最要命的禁軍掌控這塊被司馬氏集團撕開了一個口子?

世家大族的影響力

筆者在檢尋史料之后,一個基本的判斷是,曹爽的能力不足以完全掃清司馬家族在軍隊內的核心影響力。

首先當時畢竟還是三國鼎足之勢,內政與外戰牽一發動全身。司馬懿長期在西北和蜀漢作戰經驗豐富,外戰的韜略謀劃是這曹爽這個軍事小白不能比的。司馬懿被尊奉太傅架空之后的第三年,魏吳邊境戰事突燃,這時候當救火隊長的竟然還是司馬懿,這就是一個顯證。 有行家分析,司馬師在能掌控部分禁軍之前,就已經能輔佐西北戰區司令官夏侯玄,是曹爽和司馬懿利益交換的結果,但曹爽有可能把禁軍下屬的任免、選拔權拱手送給司馬家族嗎(比如司馬師可以在禁軍內提拔石苞)?

根本原因還是,司馬家在曹氏三代內外軍賬深耕,又通過聯姻、選舉等制和幾大家族組成了一個松散但成型的共同體,尾大不掉。

高平陵之變前,司馬懿讓出了幾乎所有朝政的發言權和外戰的干涉權,但牢牢抓住了部分禁軍的調動和人事任免權,背后依靠的是河內世家大族這棵大樹。

司馬懿的習慣性動作,德國總理默克爾要給司馬仲達版權費啊(視訊截圖)

在那個講品評和世家的年代,曹魏的奠基人曹操的出身就未必比司馬懿之父司馬防高多少,再加上曹爽的父親曹真本是曹家養子而非親生,從更巨觀的漢末土豪士族的演變看,到了曹爽這一代,要和高他兩輩的司馬懿互撕,雖有皇權依托,但讓司馬的在朝中的勢力完全泡沫化也是不太現實的。

也許會有讀者說,你扯什麼世家大族依托,曹爽能讓司馬懿賦閑在家,從禁軍中搞掉他兒子又有何難?但有個例子側面可以說明家族的影響力和朝野決策層面的互動關系。就是淮南一叛之后誅王凌家族,一下子連帶到了郭淮的頭上。郭淮曾多次任對蜀漢前線作戰總前委委員,還當過副司令員,是能獨當一面的,他的正房恰好是王凌的親妹妹,按道理老婆也該被殺的。

結果郭淮寫了一封信給司馬家: 「我老婆確實按罪該殺,但是她是五個孩子的娘,孩子還小。娘死了,孩子也活不了了,孩子沒了,我也不活了。大將軍您看著辦。」這封帶有明顯威脅意味的信傳到司馬師那里,司馬師馬上回了一封: 「這是怎麼話說的,郭將軍,您太太本來是在豁免名單中的,我手下有人辦事不利,我好好教訓他,對您造成的驚擾,我表示道歉。」

郭淮的老婆免誅,司馬氏忌憚的就是郭淮乃地方實力派的典型代表,并州郭氏可不是好惹的,平叛剛剛結束,收拾殘局的同時盡少樹敵是第一要務。

總之,司馬氏集團依托自身家族背景(天時),再加上出色的判斷(地利)、完美的人事安排和執行力(人和),一舉取得了高平陵之變的成功,當然,曹爽集團本身的愚鈍顢頇也完美地配合了司馬氏,上演了這出改變三國格局和走勢的大事件。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