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夸父逐日不語,鵬飛萬里無言】你的沉默,自有力量

佩珊 2022/09/06

一次我和朋友在一家火鍋店吃飯。

中間,不遠的餐位上忽然傳來一個中年女士的叫嚷聲。

「你們餐館怎麼回事兒啊,怎麼什麼人都讓進!」

服務員急忙過去。

原來,那位女士對面坐了兩位「特殊」的客人:一位身體有殘障的母親,和她患腦癱的孩子。

那位女士站起來,指著母子二人說:「你們看看,那孩子吃個飯口水湯汁弄得哪兒都是,還沖著這邊傻笑,萬一有什麼病怎麼辦,請讓他們立馬出去!」

孩子的母親站起來道歉:「對不起,今天是我孩子過生日,我才帶他出來吃飯的。他只是腦癱,沒有傳染病的,我們這就吃完了,這就走這就走。」

她一邊給兒子擦嘴角灑出來的湯汁,一邊不忍責備地說:「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

這時有人站出來說:「你覺得別扭,可以換桌嘛,憑什麼趕人走?」

「是啊,怎麼能這麼說話呢!」

眾人開始為母子鳴不平。

「怪胎就別出來嚇人!」誰知道中年女子越發囂張,大有舌戰群儒的架勢,不管誰勸說都被她毫不留情懟回去。

就在眾人調解不下的時候,前台走過來一個男人。

「我是這家店的店長。我們店有嚴格的消毒作業,可以對每個顧客的健康負責,如果您覺得用餐受到影響,本店可以為您調換包廂,但我們不會趕走任何用餐的客人。」

那位女士仍舊不依不饒,手舞足蹈,唾沫橫飛。

「你猜,店長會怎麼處理這件事?」朋友問我。

只見那位店長后退了一步,站在母子旁邊,全程微笑看著那位女士,一句話也不說。

這個動作整整持續了一分鐘。

那位女士明顯感受到了對方態度的變化,慢慢降低了嗓門,心虛地嘟囔了幾句,匆匆結賬離開。

店長對服務員說:「今天這個餐位的一切費用全免,另外,取消剛才那位女士的會員資格。打擾了大家的用餐,我在此深表抱歉。」

店里響起一陣掌聲。

這位用沉默為母子挽回尊嚴的店長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小波說:「我們都是沉默的大多數。」

面對陌生的人,應對臨時的狀況,吵架和強硬未必能解決問題,你并不需要用喧囂來對抗喧囂,也無需用強硬壓制強硬。

有時,沉默本身就是一種力量。

閨蜜失戀后,請了一周事假。

回到家里,原本想要在父母那里得到慰藉和理解的她,卻面臨另外一番折磨:

「讓你相親,非談什麼戀愛,現在知道后悔了回家來哭了?」

「飯也不吃,問你啥啥也不說,你是回來氣我是不是!」

「你接下來打算咋辦,好歹得有個規劃啊!」

「事情的經過你好歹也跟我們說說……」

父母雖然關心,但是全程催促和責備。

終于,她無法忍受父母每天的嘮叨,拖著行李箱去投奔同學。

同學去車站接她,見到她什麼也沒問,只說了一句:「沒事,你還有我呢。」

在同學家里,她們一起做飯,一起聽民謠,一起看喜劇電影笑得前仰后合。她對她失戀的事情一句話也沒問過。她不說話,她就陪著她發呆。

兩天后,同學把她送到高鐵站。進站前,閨蜜笑著問同學說:「你真的就不問問我為啥來投奔你?」

那個同學搖搖頭,上來擁抱她,說:「一個人在外面,辛苦你了。」

閨蜜聽完淚水奪眶而出,心中郁結的塊壘也瞬間消融。

事后她說:「當時,我感到有股力量,把我整個人都治愈了。」

事實上,在面對困境時,沉默往往是治愈性的。

經歷過911的美國學者Kenneth Feinberg在事件發生后對上百位精神受到極大創傷的幸存者進行跟蹤的過程中發現:一個人在困境中,他很難相信傾聽者能真正懂得自己的痛苦。

任何外界的干擾,都會使其分心,并且難以擺脫困境。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發出任何聲音,保持完全的安靜,這樣對方會感到更舒服,并且能得到更快地恢復。

就像顧城在詩中描述的那樣:草在結它的種子,風在搖它的葉子,我們站著不說話,就十分美好。

就像深沉的睡眠可以治愈我們疲憊的身體一樣——沉默就像一粒種子,一片葉子,穿越蕪雜的世事,紛紛然,撫平那些受傷的心靈。

前段時間熱門的三國劇《大軍師司馬懿》中,司馬懿和楊修這兩個頂級智囊之間的斗智斗謀的情節讓人印象深刻。

楊修年少得志,聰慧機敏,受到曹操的重用,并成為曹植與曹丕爭奪世子之位的幕后操盤之人,但恰恰因為他鋒芒畢露,處處都要顯示出過人之處,最終招致殺身之禍。

反觀司馬懿。

官渡大戰后,曹操召司馬懿入府,但他稱病不去,蟄伏了整整七年(他深知河內司馬家并非士族,無法和潁川士族的荀彧和鐘繇相抗衡,時機未到,于是一直引而不發,默默無聞)。

直到曹操徹底滅掉袁紹勢力,他才料定時機順勢出山。

在此后的十二年里,為防曹操猜忌,他仍舊引而不發。

直到奪嫡之爭后,才逐漸得以施展抱負,對魏國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直至總攬軍政大權。

他謹慎,曹操想要殺他都找不到借口;

他隱忍,滿朝文武除了荀彧都認為他根本就不是楊修的對手;

他沉默,幾次被魏廷用完即棄也毫無怨言。

孔明送他一件女人的衣服對他百般羞辱逼他出戰,他依舊默默照單全收。

可所有人都料不到: 這個籍籍無名,當了20多年幕僚,諸葛亮出師北伐前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的無名之輩,忽然間官拜御史中丞,手掌兵權,加督荊、豫二州諸軍事,成為文帝臨終指定的顧命大臣,又官拜大將軍,權傾朝野,天下學子,皆出其門。

一步步夯實了司馬家族一統天下的基礎。

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

默至極致,自有氣象。

有時,這個世界過于吵鬧,充斥著說教,填滿了語言,反而讓人無法平靜下來,在沉默中「濁以靜之徐清」。

電影《尋找千利休》中,日本茶圣千利休在一間陋室里招待王公將相。

斯是陋室,四壁蕭然,沒有了外界的吵雜和干擾,主人洗茶、煮茶、篩茶,與客對飲,只剩下默然和寧靜,就連鐵血的君王梟雄,面對此景也不禁愴然涕下。

以前我讀《上邪》「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總是熱血沸騰,以為這就是愛情的極致。

直到讀了孟郊的「妾心古井水,波瀾誓不起。」

才被深深震撼: 原來愛到極致,竟能如一井深水,默無波瀾,連天地都不能將其轉移。這該是多麼偉大的愛情。

你橫渡大海,自會明白大海在沉默中孕育著驚濤駭浪;

你翻越山川,自會明白山川在沉默中完成了滄海桑田;

你追慕長風,自會明白長風在沉默中推動著四季輪回;

你仰望白云,自會明白白云在沉默中懷揣著雷霆手段……

夸父逐日不語,鵬飛萬里無言;

嶺上花開寂靜,水滴石穿默然——

你的沉默,自有力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