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三言二拍》:看不穿的是人心,看得穿的是人情

delightW11 2022/12/03

網上曾有人問:「如何評價《三言二拍》?」

有一個回答這樣說:「這是屬于市井的小說,是庶民的勝利。」

《三言二拍》就是寫給市井之人的書,庸常的故事,離奇的經歷,無非悲歡離合,常有欲望糾結。

張大春曾評價《三言二拍》為:「八卦中的八卦,傳奇中的傳奇」。

無論是馮夢龍的《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還是凌濛初的《初刻拍案驚奇》和《二刻拍案驚奇》,都是用現實的筆觸,還原了明朝市民生活。

在那個壓抑的時代背景下,平民百姓充滿了壓抑與辛酸,而這些小說故事的出現,給他們沉重的生活,帶來了些許輕松與戲謔。

《三言二拍》并沒有宏大的故事,但在柴米油鹽,恩怨情仇下,說盡了世間紛亂、寫遍了因果輪回道。

其中的情節故事,更多在講世情,在說人心。

聽過這麼一句話:「卑鄙與偉大、惡ㄉㄨˊ與善良、仇恨與熱愛,都曾在一顆心里的共存。」

善惡得失,恩怨情仇,往往只是一念之間。

人生在世,最應該做的,便是認清未來的路,守好自己的心。

利益之下,最見人心

人們總是:「人心隔肚皮,真假看不清。」

人與人之間,信任太難,那些偶爾的關心,片刻的幫助,有時只是為了獲取你信任的手段罷了。

只要稍有不慎,便會傷了心,失了神,最后變得心灰意冷,一別兩寬。

《三言二拍》中,關于利益與人心的故事比比皆是,而最讓人熟知的,莫過于《杜十娘怒沉百寶箱》。

杜十娘,雖是青樓女子,可從不愿沉淪于此,她只希望能所遇良人,然后余生可以相夫教子。

偶然間,她與太學生李甲相遇,兩人情投意合,私定終身。

杜十娘相信李甲是值得她托付的男人,甚至拿全部積蓄為自己贖身,也要ㄙˇ心塌地跟李甲回家。

然而,杜十娘卻所托非人,她把李甲當成自己的依靠,一生的伴侶,可李甲卻因為門戶之見,家庭禮教觀念,不愿真正接納杜十娘。

于是,在回鄉的船上,李甲因鹽商孫富的挑唆,最終出賣了杜十娘。

杜十娘得知此消息,萬念俱灰,她恨李甲的薄情寡義,也恨自己的有眼無珠,于是將多年珍藏的百寶箱,怒沉江中,最后縱身躍入江水之中,告別了這無情的世界。

這世間,往往真心最難付出,真情最難留住。

利益,無時無刻都在考驗著人性,利益面前,太多人淪為了欲望的使徒,喪失了做人的善良。

木心曾說:「我追索人心的深度,卻看到了人心的淺薄。」

人生在世,永遠不要覺得自己最了解誰,永遠不要覺得誰最值得自己信任。

說話只說七分滿,不可全拋一片心。別高估自己,在別人心中的位置。

畢竟,人心叵測,真假難辨;利益之下,才最見人心。

君子一諾,重過生ㄙˇ

宋朝余靖說:「不輕許諾,故我不負人;不輕信諾,故人不負我。」

一個人,丟什麼別丟承諾,失什麼別失誠信,如此才能不辜負別人的心意,也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在《范巨卿雞黍ㄙˇ生交》中便講了一諾重于生ㄙˇ的故事。

漢明帝時期,張劭辭別母親,趕往洛陽,考取功名。

住在洛陽客棧當晚,張劭便聽見有人呼喊「救命」。

張劭叫來店小二詢問,得知是一個叫范巨卿的秀才得了時疫,沒有人愿意理他。

張劭隨即請來醫生為范巨卿醫治,后來,范巨卿病愈,兩人結拜為異姓兄弟。

臨別前,二人約定來年重陽節再會。

到了第二年重陽,張劭早早起來,ㄐ丨ㄡˇ掃廳堂,ㄕㄚ雞做飯。

然而,從早到晚,也不未見范巨卿蹤影。

母親勸他范巨卿不會來了,讓他早點休息,可張劭依舊相信朋友的人品,在門外苦苦等候。

直到三更天,張劭見一黑影隨風而至,仔細一看,果然是巨卿,他興奮異常。

然而,范巨卿卻只是擺手不許他近前,說:「吾非陽世之人,乃陰魂也。」

元伯非常驚訝,忙問是何原因。

原來,范巨卿忙于養家糊口,忘了重陽之約,等想起時,心中十分懊悔。

他記得古人說,人不可足行百里,魂卻能日行千里,于是拔劍自刎,駕陰風特來赴雞黍之約。

張劭感慨朋友的重諾,也心痛朋友的身ㄙˇ,次日便踏上路程,為范式送葬。

《莊子雜篇•漁父》中說:「真者,精誠之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

「真」就是精誠的極點,不精不誠,就得不到別人的認可和信任。

錢塘江潮每年準時而來,農歷十八潮水必達頂峰,從古至今,未曾更變。

潮水如此信用,人更應該如此。

然而,在忙碌的生活中,太多人只知道顧著自己的利益,忽視了珍貴的情緣,忘記了誠信的美德。

或許在有的人眼中,諾言不過是托詞之言,可在有的人眼中,承諾勝過生ㄙˇ。

許諾他人,是一個人本能的體現;但說到做到,才是一個人的真正的修養。

貪婪由心,得舍自定

聽過這樣一句話:「人生一切的煩惱都源于不懂取舍,有舍方有得,不舍則不得。」

人這一輩子,處處是選擇,步步是取舍。

選對了人生,方萬事順意;走錯了方向,便坎坷不堪。

得舍之間,往往決定著往后的余生。

《醒世恒言》里有這樣一個故事。

唐朝時,有一個姓薛的錄事,高燒不退。

燒至第七天,他夢見自己躍入水中,化為一條金色鯉魚。卻遇一老者在船上垂釣,由于幾天沒有吃飯,腹中饑餓難耐,見那魚餌格外誘人。

可他轉念一想:「我明知他餌上有個鉤子,若是吞了這餌豈不是被他釣了去?我還是到別處去尋找吃的。」

于是,他便到周圍,游了一遭。

怎奈那餌香味四溢,使得他腹中更加饑餓。

最終,猶豫再三,薛錄事難抵魚餌的誘惑,張嘴咬鉤,魚兒離水,終落入老者的筐中。

作者馮夢龍點評道: 「眼里識得破,肚里忍不過。」

人生便是如此,有得必有失,那些看似的誘惑,都會在未來要去償還。

若一個人只為利益不顧其他,看似可以吃掉魚餌,實則自己已踏入別人的陷阱,得不償失。

清朝大理侍卿王昶在家規中寫到:「見利不能忘義,不能產生貪心。」

生活永遠是公平的,你想要怎樣的得到,就會有怎樣的失去。

人生這趟旅程,誘惑無數,欲望橫流,唯有不貪小便宜,懂得取舍,才能固守本心,保持清醒。

選擇由心,得舍由己,才能真正面對生活的種種欲望。

心存善念,必得善果

《三字經》有云:「人之初,性本善。」

人們常說,心存善念,常有善舉,便為善良。

或許一次善意回答,一次舉手之勞,便會解他人燃眉之急,也會給自己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正如南懷瑾先生提到得四個字:「行善最樂」。

在《警世通言》中,曾記載了一個小故事:

古時候,無錫東門曾住著呂玉夫婦二人。

二人曾有一子,可在三四歲時,被人販子拐走。

夫妻二人四處尋遍,也未能找到兒子,最后只能變賣家產,到外地尋子。

一日,二人撿到個青布包袱,里面裝有紋銀百兩有余。

二人雖貧困,卻懂不義之財不可取,便在原地等待原主。

后失主尋回,對二人感激不盡,更邀他們去家中做客,之后還想贈以錢財。

夫妻二人不肯接受,失主知其秉性善良,便想與他們結為兒女親家。

呂玉二人感慨萬分,便將自己外出尋子的經過,如實相告。

失主深表同情,于是便想讓自家小廝給二人充作養子,侍奉左右。

而更為驚喜的是,這名小廝,正是他們丟失已久的的兒子。

眾人皆大歡喜,呂玉二人終于善有善報,尋得了幸福。

俗話說:「愛出者愛返,福往者福來。」

呂玉二人行事,從來都是本心而為,他們從沒想過要求回報獎勵,可最終收獲了幸福。

其實,在人生的路上,太多人都會盡其所能,無所不用其極,以達到利己的目的。

可他們忘了,有些幸運,只眷顧保留初心,不舍良善之人。

不管這個世界會讓人多麼難受,但只要堅持做善良的事,幸福便會來到身邊。

正如佛語所言:「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

人生最大的福報,從來都是自己。

有一句話這麼說:「偉大史詩與現實故事之間,只是多了一些宏偉的背景,但其中一切的核心,永遠是愛恨,利益與欲望。」

人生在世,處處是磨難,時時有誘惑,若糾結其中,只會被欲望支配,枷鎖纏身,直到身不由己,回頭太難。

面對命運流轉,欲望當前,太多人選擇了妥協,少有人能秉持自己的內心,冷靜面對。

其實,想要生活充滿希望,人生充滿期待,便要勇于擔當,直面困境。

古人言:「子欲為事,先為人圣。」

人只有守住自己的良心,守住利益的誘惑,才能守住人格與尊嚴,才能對抗世界種種不公與委屈。

就像《三言二拍》里絕大多數人物,都是被命運捉弄的對象,他們或悲情,或無奈,或痛苦,或不甘,但無論是誰,都愿承擔起過去種種,直面挫折,勇敢前行。

唯有看透人性的善惡明暗,方懂人活于世的人生智慧;

唯有經歷世間的冷暖炎涼,方知世事多變的事故人情。

既然人心難測,世事不明,那就依靠自己,改變自己,去堅持自己的努力,堅守自己的原則,如此,生命才不會荒蕪,生活才不會虛偽。

愿余生,每個人都能內心豐盈堅定,安靜澄澈,在歲月更迭中,走出自己的道路,活出生命的價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