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大智若魚》:成年人的悲哀,往往是太過重視真實,而忽略了生活中的美好

delightW11 2022/11/10

使生活如此美麗的,是我們藏起來的真誠和童心。

——《小王子》

《大智若魚》是一部充滿童話色彩的電影,但它和傳統的童話不同,因為它是由成年人的真實人生創造出來的。

《大智若魚》

電影的主人公愛德華出生在一個閉塞的小鎮,成年后,為了看到更大的世界,他選擇外出闖蕩。

離開小鎮之后,愛德華經歷過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有了兒子威爾之后,他喜歡向威爾講述他的人生,并且,他將過往的經歷加上奇幻色彩,以童話故事的方式講述,讓威爾很是著迷。

但隨著威爾的長大,父親的傳奇故事對他不再有吸引力,他知道故事里的女巫與巨人都不是真實的,因此對父親不厭其煩地重復這些故事感到厭倦。甚至因此,威爾三年時間沒有和父親說過話。

得知父親重病即將辭世后,威爾決定回家見父親最后一面。就是這次的相處,讓威爾改變了對父親的看法,也揭開了父親口中那些奇幻故事的奧秘與真相。

在這部電影中,不僅有溫暖的父子之情,有矢志不渝的夫妻之愛,更有關于人生態度的思考。電影告訴我們,童年的幻想對人生有多重要。愛德華故事中的那條大魚,和所有的奇幻與冒險,是所有人童年時期都曾有過的想象。

而如愛德華一樣,不僅讓童話伴隨童年,還能做到讓童話伴隨一生,其中的秘訣就是: 始終不忘掉兒時的幻想,不要讓長大抹掉童真。

一、用前半生體驗生命的意義

愛德華很小的時候,小鎮中傳言,有一所被藤蔓爬滿的房子里,住著一位女巫。小伙伴們對這個傳言好奇又恐懼,只有愛德華,勇敢地敲開女巫的房門,探索傳言背后的奧秘。

長大后,愛德華離開了小鎮。小鎮通往大城市的路有兩條,一條是經過修葺的寬闊馬路,一條是少有人走的蜿蜒小道。愛德華愿意嘗試,喜歡冒險,他選擇了走小路。一路上和蜘蛛飛蟲相伴,走的非常坎坷。但他因此有了奇遇,遇到了安靜迷人的幽靈鎮。在幽靈鎮里,愛德華度過了美好快樂的一天。

愛德華發現幽靈鎮的經歷,很像安東尼·德·圣-埃克蘇佩在《小王子》中寫的,「要想結識胡蝶,就得先忍受兩三只毛毛蟲的叮咬。」

奇幻和美好總是在歷經艱難之后,風雨過后才有絢爛的彩虹。

幽靈鎮是個世外桃源般的存在,環境優美,人們善良熱情。愛德華在那里陶醉了一天之后,卻仍然決定離開。他說,「我還沒想好在哪停下來。」

如同選擇小路去探險一樣,愛德華的人生仍需要探險。一個年輕的小伙,從閉塞的小鎮而來,看到優美絢麗的幽靈鎮,仍不為其所動,仍不忘內心的堅守,這一點很值得人敬佩。

很多人的人生,在開始時斗志昂揚,半路上卻會因為各種誘惑而迷失。能夠始終堅守內心的人少之又少,堅守而不迷失,是一種高貴的質量。

就如紀伯倫《先知》中的一句詩,「不要因為走得太遠而忘記為什麼出發。」

愛德華離開幽靈鎮后,又回來過一次。再次踏足幽靈鎮,昔日的綠草如茵已然不見,四處都是破敗的景象。愛德華沒有太多錢,卻想盡辦法幫助幽靈鎮恢復繁華。

一片赤子之心,盡顯人性美好質量。有些人的執著和追求,與自己無關,與金錢利益無關,只為留住世間的美,只為讓別人過得更好。

愛德華遇見桑德拉后,對她一見鐘情,為了獲得更多有關她的消息,他在馬戲團做了很長時間的苦工。

「人們說,當你遇到摯愛之人時,時間會暫停。真的是這樣。但人們沒有告訴你,當時間再度恢復轉動,它會無比飛快,讓人無法趕上。」

和桑德拉結婚后,愛德華在幽靈鎮重逢了女孩珍妮弗。珍妮弗對愛德華心生愛意,但愛德華拒絕了珍妮弗,他的心里只有桑德拉。珍妮弗回憶起這段往事,她對愛德華的兒子威爾說,「對你父親來說只有兩種女人,一個是你媽,一個是其他女人。」

愛德華的前半生,始終是用一顆赤子之心在對待生活。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他人,無論是對生活,還是對愛情,他都揣著一顆純粹的心,保有一份執著的追求。

人生是一場注定會結束的旅程,如果所有人的終點都將回歸到最初的兩手空空,那麼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體驗其過程。用一顆純粹的心和堅定執著的態度走完這段人生路,這個過程本身,就如童話般美好。

二、用后半生將人生變成童話

愛德華有了兒子威爾之后,他經常為兒子講童話。這童話的來源不是書本,而是愛德華將自己的經歷添上了傳奇色彩。

威爾生病臥床時,愛德華安慰他,說自己小的時候曾經因為身體長得太快,不得不躺在床上整整三年。他用夸張和傳奇的故事讓威爾懂得, 要平和的接受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不如意,坦然面對,困難就沒什麼大不了。

愛德華向威爾講述巨人卡爾的故事,他勸說卡爾離開小鎮時說,「或許不是你太高了,而是這個鎮子上的人太矮了,你這種大人物應該去大城市。」愛德華通過卡爾的故事,讓威爾知道人 要學會多角度分析問題,自己與他人有差異,除了在自己身上找原因,還要擺正心態,分析他人和環境的因素。

愛德華講述他曾誤捅馬蜂窩,闖入蜘蛛陣,經歷一系列艱難險阻后,來到世外桃源般的幽靈鎮。他告訴威爾,事情越艱難,到最后得到的回報就越大。讓威爾懂得 在獲得之前先付出,努力與回報總是成正比的。

愛德華將自己的經歷加工成童話,寓教于樂般的引導威爾的人生。同時,他也用童話的方式治愈著自己,用奇幻的故事代替遺憾的回憶,讓生活充滿樂趣。

威爾出生時,愛德華由于工作原因,沒能親眼見證,這成了他心中一個很大的遺憾。于是他將威爾出生的故事改編為童話,說威爾出生那天,他用婚戒做誘餌,釣上了一條大魚,可戒指卻被魚吞進腹中。他追著大魚游遍整條河,才終于從魚腹中取回婚戒。于是,他將結婚戒指作為出生禮物送給了威爾。這樣的故事改編,讓愛德華忘掉兒子出生時的遺憾,轉變為傳奇和美好。

在中國,形容父愛常用的一個詞叫「父愛如山」。傳統的中國父親,總是深沉的,嚴肅的。美國電影中的愛德華卻是一個溫暖細膩的父親,一個會為兒子創作童話的柔情父親。

不僅是針對父親這個角色,單純作為一個人來說,愛德華的人生態度也很值得學習。他將自己一生的經歷用童話故事的方式講述,多次的重復講述甚至真的能修改他原本的記憶。當他回想起他的一生時,腦海中浮現的將是童話般的場景。

愛德華的前半生,用來體驗人生的意義,他的后半生,用來將人生變成童話。

三、把人生過成童話的秘訣,就是永遠不要關閉兒童幻想模式

威爾小的時候,很喜歡聽父親講他的傳奇經歷。但威爾長大后,卻對這些傳奇的童話故事極其反感。因為父親多次重復威爾出生時的那個大魚童話,威爾甚至與父親賭氣,彼此三年沒有說過話。

小的時候,我們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天賦,那就是想象力。可越是長大,越會失去這種想象,一起失去的,還有想象帶來的快樂。

愛德華始終保存著這樣的天賦,他戰勝了時間,沒讓時間奪走這份與生俱來的珍貴禮物。

一個是活在童話世界的父親,一個是追求真相的兒子。威爾不堪忍受永遠活在童話中的父親,他試圖找出童話背后的真相,試圖了解父親真實的樣子。

「事實上,我沒有在我父親身上看到我,我相信他也沒在我身上找到他自己的影子。我們就像互相了解的陌生人。」

經過多番爭吵,威爾終于對愛德華說,「讓我看看真實的你。」

愛德華回答威爾,「我告訴了你幾千個真相,我就是我,如果你看不到真實的我,那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

直到電影接近尾聲,威爾整理父親的舊物時,才發現了父親講過的童話故事中的「物證」:戰場「犧牲」的通知、幽靈鎮的產權書……他才明白父親講過的童話故事背后都有事實依據,明白父親是如何用童話的方式過一生的。

成年人的悲哀,往往是太過重視真實,而忽略了生活中的美好。雖然愛德華是威爾的父親,但在童真方面,愛德華始終像個孩子,威爾卻早已丟掉了童真。

關于真實與美好,《小王子》中是這樣詮釋的:「一個人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實。事情的真相只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這與愛德華的童話人生不謀而合。

真正熱愛生活的人,或許不是處處尋求真相的人,而是給生活賦予浪漫與傳奇的人。

影片接近末尾時,愛德華生命垂危,威爾將父親在童話中講過的人一一請來,所有人站在河邊,微笑著與他做最后一別。

在這場送別中,威爾發現,原來童話故事里的「連體姐妹」只是普通的雙胞胎,「巨人」比爾并沒有愛德華描述的那般高大……

在眾人的見證下,威爾用父親喜歡的方式和他做最后一別。他將父親放在河中,父親化身為童話故事中的那條大魚,在威爾身邊游過一圈后,自由地游向遠方。

影片的最后,威爾的孩子正值童年,他口中講著爺爺愛德華的童話故事,這種充滿童心的生活方式正在傳承。

愿童心永存在每個人心間,愿我們都能保有兒童時期的想象力,用童話的方式過一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