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知否》:王若弗永遠不懂,親媽偏愛康王氏的真實原因,究竟有多荒唐

delightW11 2022/11/12

自從盛老太太昏迷不醒,王若弗的心也慌了。見盛紘拉著太醫去了偏殿,她心里也敲起了小鼓,猶豫再三,王若弗終于還是一路小跑地跟了進去。

盛紘問:「先生,我家家母到底是怎麼了?」

「這,不好說啊!總之,暫且是穩住了,日后再慢慢調養吧。」太醫話里有話,好像說了什麼,又好像沒說什麼。

明蘭挺著孕肚,關切地問,「先生,我祖母一向身體硬朗,怎麼會突然病倒呢?」

太醫給了明蘭一個眼神,吞吞吐吐地說:「老太太年紀大了,身體會有這樣那樣的毛病,至于具體是哪里出了毛病,一時也說不清啊!」

「說不清?」明蘭心下一沉,還來不及再深入詢問,王若弗就心虛地插話道:

「都說了是老太太年紀大了,你怎麼還無禮追問?本預備明兒一早再去報你,誰知下人嘴那麼快,連夜就給你叫來了。」

盛明蘭從小養在盛老太太身邊,兩個人關系十分親厚。如今,老太太病如山倒,侍女擔心有個「萬一」,連夜尋來明蘭守在盛老太太床前「盡孝」,本無可厚非。

然,一向「寬厚」的王若弗卻反應激烈、多番插話。盛明蘭看她神色慌張,便心里有了不好的預感。

經過一番調查,王若弗伙同康王氏給盛老太太「下藥」的事,終于被抖了出來。王母得知后,帶著兒子媳婦到盛府來平事。王若弗以為娘家人終于來給自己撐腰了,卻不曾料想,王母三言兩語間,就摘干凈了康王氏,將加害盛老太太的罪過,全都加注在了王若弗一個人的身上。

王若弗傻了眼,她哭著說:

「母親,為了保全姐姐,你是想讓我去ㄙˇ嗎?原來你真的不疼我?」

康王氏是王若弗的親姐姐,從小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長大。她為人囂張跋扈,稍有不順,便會懷恨在心、伺機報復。可王若弗卻從小跟著叔父叔母長大,過著「爹不疼娘不愛」的日子。

對于父母對康王氏的偏愛,王若弗一直告訴自己,是自己「想多了」。可如今生ㄙˇ關頭,王母執意偏心康王氏的樣子,卻讓王若弗不得不面對現實。

王若弗不解,明明都是父母的孩子,為什麼姐姐無論做錯什麼,父母都會一如既往地愛她?而自己無論表現得多乖巧、多順從,父母在關鍵時候,也還是會犧牲她?

1.

王母說,「我那女兒,到底只是盛家的姨姐,撐ㄙˇ了只是受刑流放。我們再多加打點,總能有個輕判。別忘了,你家大娘子也有份謀害婆母,她該是什麼罪?等她定了罪,她的兒子、女兒,也是你的兒子、女兒,這些人會怎麼樣?你想過嗎?」

盛紘啞然,怯怯地看著端坐在一旁的盛明蘭。

王母說得沒錯,果子是王若弗派人買來送到盛老太太房間里的,跟康王氏毫無干系,即便是盛明蘭手上有證據,能證明康王氏是「幕后主使」。但糊涂執行的王若弗,也是無論如何,也逃脫不了干系的。

盛明蘭曾說:「人與人之間,比的就是誰比誰更豁得出去。」王母明白,盛紘最在乎顏面,他才不肯把這件丟人的事弄得人盡皆知。所以,王母才為了 保住康王氏,豁出了王若弗這個女兒。

王若弗一聽,徹底就崩潰了。泣不成聲地說:

「母親你是真的不愛我,姐姐把我害得這般慘,你現如今竟還拿我來拼?既然如此,你就做姐姐一個人的母親罷。」

那一刻,王若弗撕心裂肺。幾十年來不愿承認的真相,終于被王母撕碎了,攤開在了她的眼前。

自小到大,即便王若弗再乖順聽話,父母也還是會把最好的東西留給康王氏。因為王若弗嘴不甜,更不懂如何才能討父母開心。所以她即便是受了委屈,也常常會因為「說話直」、「不懂撒嬌」而令父母不悅。

婚配之時,王家為康王氏精心選定了康家的嫡子。輪到王若弗時,父母便擺出了「破罐破摔」的架勢,將她隨意許配給了「藉藉無名」的庶子盛紘。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王若弗無權挑選夫家,更不敢對父母說「不」。即便她也懷疑過父母偏心,卻始終不愿承認,甚至自我洗腦說,「一切自有安排。」

索性,盛老太太教子有方、盛紘勤勉爭氣。沒過多久,就官升四品。舉家搬到汴京后,盛家更是如日中天,勢頭也蓋過了康家。

王若弗每每回首過去,都一遍又一遍地告訴自己:父母當初把自己嫁給盛紘,看似無意,實則有心。他們一早就看出了盛紘的潛力,所以才應下了這門親事。

可如今生ㄙˇ關頭,再看王母對康王氏的偏愛,王若弗才懂,原來父母是真的不愛嘴笨舌拙的她。所以也不存在對盛紘前途的預判。

事實上,王若弗嫁的夫君能贏過康王氏,不過是因為人生充滿戲劇性罷了。很多經歷過的人才懂,你越是在意的事,就越容易事與愿違;越是不看好的人,卻越可能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富貴。

2.

康王氏說:「母親,你得救我!我這些年,受了多少罪,只有你最清楚。我心里有多苦,沒有人能體諒。」

此話一出,王母瞬間濕了眼眶。想到從小到大捧在手掌心的女兒,因為自己的一時走眼,將她嫁進了康家,受盡折磨,王母就感到深深的自責。

對比次女王若弗的日子越來越順,女兒盛華蘭高嫁「伯爵府」,兒子盛長柏「圣眷正濃」,王母對康王氏的愧疚,便又多了幾分。古時成婚,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母自然不會害兒女,但偶爾也會有看走眼的時候。譬如康王氏的這個丈夫,雖有官職,卻是個吃老本、不中用的。不僅如此,他還用情不專,四處留情。

康王氏一直強調說,自己的婚姻是父母給安排的,所以如今過得不好,父母理該負全責。

所以,不論康王氏做了多麼荒唐的事,王母也從不怪她。反倒是覺得她不容易,默默為她善后。

可康王氏真的如她說得那般「慘」嗎?

當然沒有!

自從帶著豐厚的嫁妝嫁進康家后,康王氏就憑借自己的豪橫,「騎」到了丈夫的頭上。在那個「男尊女卑」的時代,男人最喜溫順的女人,所以沒多久,康王氏的丈夫就厭棄了她。

為了穩住自己大娘子的地位,也為了守護住兒子嫡長子的身份,康王氏開始收拾起了丈夫帶回來的這些女人和孩子。

聽話的、順眼的,康王氏便給她一口氣,讓她茍延殘喘的過日子;不順從、愛掐尖的,康王氏就直接尋個由頭,送她去見「閻王」。

每每丈夫來鬧,康王氏就拿出「結婚以來,你用了我王家多少嫁妝?我妹夫家幫你解決了多少難題?」來與丈夫分辨。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夫妻之間,一旦有了利益糾葛,就不僅僅是感情淡了,關系就能散了這般簡單了。康王氏的丈夫不堪大用,巴巴地指望著康王氏的娘家,所以只能和她忍受著「貌合神離」的日子。

而丈夫的這份「不愛」,在康王氏的嘴里,便成了令王母心存愧疚的「苦」。

3.

康王氏與丈夫離心,王若弗卻熬ㄙˇ了林噙霜,與盛紘多了些許溫存。

看到妹妹夫妻和睦、生活順遂,康王氏嫉妒得發狂。然而, 事已至此。嫉妒只會給自己添堵,而為自己賺取利益,才是當務之急。康王氏一直都是個懂得為自己謀劃的人,她不似王若弗心軟無腦,嘴笨舌拙。

康王氏牙尖嘴利,心志堅定,辦事從不拖泥帶水。三個子女中,王母覺得康王氏最像她。 父母本就精力有限,三個孩子,難免會有親疏遠近。康王氏既然與父母脾氣秉性最像,也自然最合父母的心意。父母看著她,就猶如看到了自己,自然會給予她更多的愛。

在王母看來,康王氏比其他兩個子女都聰明。所以,她做任何事,都是有原因的。即便是手上過了「人命」,也不過是身不由已地不得已而為之。正因如此,王母才會一次次庇佑康王氏。

想必那時的王母并不明白,「慣子如ㄕㄚ子」。在不知不覺中,康王氏已經被王母,一步步推入了地獄。

因不滿盛老太太總是阻撓王若弗幫自己,康王氏便攛掇王若弗給盛老太太「下藥」。她說:

「你家老太太若是身體柔弱些,三五不時地纏綿病榻,那不就沒有精力管你了嗎?免得兒媳婦都要笑你這個大娘子,連管家的權力都沒有。」

王若弗禁不住攛掇,從小缺愛的她,以為姐姐真的是在為自己打算。便聽信了康王氏的話,將帶有「ㄉㄨˊ汁」的果子,送到盛老太太面前。

王若弗以為,婆母吃了這些果子,身子弱了,就沒工夫再對她管東管西了。卻不曾料想,康王氏根本就是想借她之手,ㄕㄚ掉盛老太太。然后,再以此為把柄,拿捏住盛家,讓盛家永遠為己所用。

幸好,盛老太太沒吃幾口。在太醫的及時救治下,很快恢復了意識。

康王氏打得如意算盤落空,她不檢討自己哪里錯了,反倒在小秦氏的攛掇下,執意要找盛明蘭報仇。奈何邪不壓正,在「惡」的執念下,康王氏ㄕㄚ盛明蘭未果,反被顧廷燁,一刀送去了「黃泉」。

4.

康王氏ㄙˇ后,王母悲痛欲絕。和康王氏一樣,王母不去檢討康王氏的錯處、更不曾檢討自己的錯處,反倒不顧兒子和兒媳的阻撓,執意要找顧廷燁報仇。

只可惜,王母的如意算盤也落空了。不僅如此,因為「惡」的執念,王母把整個王家也都搭了進去。

都說,父母是孩子的榜樣,孩子是父母的「鏡子」。

看完《知否》后,越發覺得康王氏的步步走偏,是王母一手造成的。俗話說「嚴是愛,寬是害,不管不教是禍害。」在王母的過度溺愛和保護下,康王氏橫行霸道、顛倒黑白。

盛紘說:「我如今才知道,我那個大姨姐有恃無恐,原來都是因為有岳母在擎天護著。闖了小禍,岳母給收拾;闖下大禍,岳母還給收拾。這些年來,我這個大姨姐身上的人命,恐怕不是三兩條吧。岳母,若不是你從小縱容她到大,怎麼會有那麼多條的人命,ㄙˇ在她的手上?」

康王氏會肆無忌憚地「作惡」,確實和王母的驕縱脫不開干系。父母愛子,不愿看其吃苦,殊不知,過分的保護,只會養出一個心狠手辣的孩子。《知否》中的康王氏就是這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