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余光中:給時間以生命,而不是給生命以時間

珮珊 2022/07/29

提起余光中,大家也許都會想到那首《鄉愁》。在余光中的眼中,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鄉愁猶如青絲一般,纏在每個人的心頭。它道不清,也說不明。在小編的心中,鄉愁是一種味道。不管走多遠,故鄉的味道就像一個味覺定位系統一樣,一頭鎖定了千里之外的異地,另一頭則永遠牽絆著家鄉。

如果你的心中也有綿綿的鄉愁,那麼這本《遠望可以當歸》也許會給你不一樣的慰藉。

《遠望可以當歸》是余光中懷舊思鄉系列之一,書中精選收錄了作者憂國愁思、人生感悟等名篇,再現了江南建筑畫,使讀者在古樸的書卷中盡顯天涯游子思緒。

朋友情

網上曾有這樣一個問題:什麼是朋友?

對小編來說,真正的朋友經得起風雨,不會因為時間的推移而改變。對余光中來說,真正的朋友會溫暖彼此的歲月。

余光中與《城南舊事》的作者林海音是相知相逢的好友。不僅是作者,就連孩子們也很喜歡林家,常常跟著林海音的兒女們一起嬉戲玩耍。

在林海音的家里,常常是高朋滿座。大家一起談天說地,談話間總能碰撞出智慧的火花。而林海音也總會用攝影來留住剎那間的美好,不僅自己掏錢洗出照片還送給在場的朋友。收到的朋友無不歡喜與驚訝。

最讓余光中欽佩的是,林海音所在的「純文學出版社」經營不善倒閉后,她不計較得失,不僅把書的版權還給作者,還把一箱箱的存書贈與他們。

這樣的豪爽與有情有義,讓作者肅然起敬。

難怪三毛會說:朋友中的極品,便如好茶,淡而不澀,清香但不撲鼻,緩緩飄來,似水長流。

小編深表認同:人生最感動的莫過于,多年后你回頭,仍有朋友為你守候。

在電影《真情世界》中,德斯特因為輸血不幸感染艾滋病,而遭到小鎮全體居民的孤立。只有他的朋友艾瑞不僅不恐懼、不回避,甚至還下定決心幫德斯特治病。

他一遍又一遍做著實驗,甚至帶著好友離家尋找名醫治療。雖然最后艾瑞并沒有留住好友的生命,卻陪著德斯特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

有人說,我們終其一生,不過是為了在人海中尋找一個共通的靈魂,來填補生命的孤獨。

小編想著這便是朋友的最高境界:在茫茫宇宙中,守護著雙方的島嶼。

生命百轉千回,世事萬般流轉,要感謝那些愿意陪伴我們的朋友。他們組成了我們生命里的點滴溫暖,也是這些溫暖讓我們遠離陰霾。

父子情

《說文解字》是這樣解釋父字的:父,矩也。家長率教者,從又舉杖。這不就是天下無數父親的真實寫照。他們可以不怒自威,就能震懾住頑皮的孩子;他們也不善言辭,卻總把愛化為細微處的關懷。

對于余光中來說,父親并非是什麼嚴父,而是自己人生路上的啟蒙師,帶他入古文世界,勸他要立志立功。父母間的相濡以沫,更是他前半生的幸福所在。可惜余光中和他的父親因為工作的緣故,交集不多。

老父親在風燭殘年之際,也是一個人承受著失明與痛風的痛苦,也不能看報看電視消遣時光。可兒子即使在他身旁,也很少陪自己久聊,更從沒握過自己的手。

這些未曾做的事情成了作者心中永久的遺憾。幸運的是,在父親的遺物中還有一頂帽子。戴上這帽子,作者仿佛覺得父親依舊在撫摸自己的腦袋。這份與父親共帽的心情,與其說是在感恩,不如說是在贖罪。

可在一次演講中,這頂帽子不慎丟失。作者深感自責,愧疚地在書中這樣寫道:對不起,父親。

怪不得大家總說:人生最痛心的莫過于,子欲養而親不待。漫漫人生路,與其事后懊悔沒能及時孝順,倒不如在瑣碎的光陰中從容盡孝。

這讓小編想起內地的一部熱門電影《你好,李煥英》。剛入大學的賈玲就接到了母親去世的消息。當時的她為了打電話回家,給車里的每一位乘客下跪,求他們把手機借給自己,但賈玲還是沒能見到母親最后一面。這成了她終身的遺憾,讓她遺憾的還有很多沒來得及分享的好東西。

也許是對母親存有太多的遺憾。多年后,她才以女兒的視角,為大家重現了記憶中最美最溫暖的媽媽李煥英。

生活中,很多人為了求學工作,辭別雙親,遠離家鄉,總以為來日方長,有的是時間孝順父母。

其實生命的告別太過匆忙,有時候甚至來不及說一句再見。不等到和父母永別后才幡然醒悟,懊悔不已。小編也深以為,不要把孝心寄給明天,要抓住當下,給父母實實在在的幸福與快樂。

故鄉情

故鄉,是每一個游子心上的白月光。而對故鄉故土的思念之情,便是鄉愁。聽到這,也許你和小編一樣,都不由地吟誦起余光中的那首《鄉愁》。

無論你身處何處,鄉愁總會輕輕吹拂你的耳根,告訴你,你該回家了。

作者一生乘坐火車輾轉多地,最讓他難以忘記的是乘坐火車遠離四川。那時候的作者幻想坐著火車,聽著火車鏗鏗聲,欣賞著沿途的風景,去探索未知的世界。

當作者閱盡各國各地的風景,才發現最美的風景仍是故鄉的一山一水。大陸多年的生活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哪怕到了耄耋之年的他,依舊還能用標準的四川方言吟誦自己的詩作。

小編也曾迫不及待地追求詩與遠方,現在才發現南飛的大雁終歸要飛回,所有的旅途都將歸宿于故鄉。

春節回家是每一個游子期盼已久的歸宿,把滿心的雀躍裝進囊中,一魯夫奔回家。

可今年就地過年的提倡讓很多「異鄉人」倍感難過。有人說,這世間的鄉愁大多是因為饞,而一口媽媽的味道,足夠把異鄉染成故鄉。

古語有言:相知無遠近,萬里尚為鄰。

無論天涯海角,只要家人的心在一起,便是最熟悉的年味兒。唐代詩人白居易也曾在《吾土》中寫道:身心安處為吾土,豈限長安與洛陽。

這句古詩也慰藉了很多異鄉人的心靈,也傳遞了「直把他鄉當故鄉」的情感。心在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家。

小編深以為,如果一個地方可以讓你感到心安,獲得溫暖與歸屬感,異鄉也可以是家鄉。

不管人在何方,只要內心平靜,有坦然之心,所到之處皆是故鄉。

收藏情

明代散文家張岱曾說過: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在他看來,一個沒有愛好的人,對世間萬物都不感興趣,那麼這種人要麼是胸中無物,要麼是功利庸俗。

對物,尚且無真情,推己及人,他們對朋友又會好到哪里去呢?

小編也深感,一個有愛好的人,是可以在日常的柴米油鹽之外,開辟屬于自己的精神樂園。

余光中也有一個愛好,喜歡收集地圖。在他書桌的抽屜里,整整齊齊地疊了幾十張地圖。有的還很新,有的已經破損。

讓他最喜歡的,莫過于那些用筆做滿記號的地圖。那些地圖記錄了他闖過哪些城、穿過哪些鎮,就連地圖的折縫處似乎都保留著他當時跋涉的心情。

他除了愛收藏地圖,還喜歡畫地圖。每當親手繪畫出一張地圖,他體會的不僅是一種歡愉感,更是一種自豪感。

對地圖的喜好,讓余光中在平庸的生活里,找到微小而確實的快樂。

有愛好的人,發自內心地喜歡一件事,在獲得無窮快樂的同時,也能怡養人的性情。

難怪周國平會說:排遣的方式,最能看出一個人的性情。

這讓小編想起了愛做菜的汪曾祺。他經常自己去菜市場買菜。每到一個新地方,他最想逛的不是書店,也不是百貨商場,而是菜市場。

每次買完菜后,他就興高采烈地在廚房做各式各樣的菜肴,甚至還自己自創了一道菜塞餡回鍋油條。

一餐一飯在他眼中都變得如此有滋有味。

小編想起一句話:給時間以生命,而不是給生命以時間。一地雞毛的時光里,正是這些看似無用的愛好,給了我們平衡人生的支撐點,決定了每一個人的生活質量。

用心經營自己的愛好,自得其樂,相信你的生命會煥發出不一樣的生機。

無論是客居他鄉,還是旅居國外;無論是貧窮,還是富貴;小編相信,故鄉是每一個人魂牽夢繞的地方。而鄉愁就像一本厚重的書,值得我們細細品味。

古語有言:悲歌可以當泣,遠望可以當歸。

這縈繞心頭的鄉愁,不僅是一首無言的思念歌,更是流淌在游子心中沉淀已久的詩情。

就讓這首歌謠照亮你前行道路,為你拂去心中的思念。

不管你身在何處,愿你都不忘故鄉,記住故鄉,記住自己的根,記住鄉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