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紅樓夢》王熙鳳:水滿則溢,物極必反,人總要為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delightW11 2022/10/30

曾經,蔣勛在大學任教,主講《紅樓夢》專題時,每年都要求學生從「金陵十二釵」中選出自己最喜愛的人物。

本以為,溫婉如寶釵,通靈似黛玉,憨厚如湘云……這些養在深閨的小姐們,會是學子們的心頭愛。

未曾想:連續多年位居榜首的,卻是那為人強勢精明,行事潑辣狠ㄉㄨˊ的璉二奶奶,榮國府的當家人王熙鳳。

其中一條高贊點評如此寫到:

她目不識丁卻大權在握,她不近人情卻也能寬仁以待,她驕縱狂妄卻又世事洞明……

總之,眾人對她又愛又怕。

怪不得,總有人說:「罵鳳姐,恨鳳姐,不見鳳姐又想鳳姐。」 

這個脂粉隊里的領軍人物,憑著八面玲瓏的性子,使著ㄕㄚ伐決斷的腕子,將自己推到了風口浪尖的位置,痛并快樂著。

在她的判詞中,曹公如此寫到: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這個機關算盡、結局唏噓的女人,用自己的人生經歷,向世人闡明著一個全面又深刻的道理:

人生起伏,世事多變,出身好只是起點高。

但無論如何,這世間所有的得失,都是一場因果輪回。

過人的膽識,拉開了人與人的差距

鳳姐是金陵王家的嫡小姐。

王家的富庶,她曾輕描淡寫地說:「把我們王家的地縫子掃一掃,就夠你們過一輩子呢!」

待到出閣,她嫁入了金陵豪門之首賈家,成為榮府璉二爺的夫人,榮府的當家少奶奶。

賈家,一個擁有百年基業的大家族,等級森嚴,規矩繁復,宛如一個小型社會。

要想坐穩這當家少奶奶的位置并不容易。

在這里,老祖宗賈母、姑母王夫人是府里的實權人物。

府內上千口人吃穿用度,府外各豪門內帷交際,所有的事務都需要一個能干靠譜的人來操持。

正是憑著侍奉賈母恭敬孝順,為王夫人出謀劃策不遺余力,管理手段雷厲風行,鳳姐才獲得信任,成為這鐘鳴鼎食之家的「執行董事」。

到后來,闔府上下都知道「如今太太(王夫人)事多心煩,有事都是鳳姑娘周旋迎待。」

那日,寧府蓉大奶奶去世,當家主母尤氏抱病不起,寧府上下一團亂麻。

家主珍爺叫苦不迭,親自前來榮府求王夫人「讓鳳姐出馬,主持葬禮期間的內務。」

可王夫人擔心鳳姐「沒經驗,不堪重任惹人笑話」,卻又無法拒絕珍爺的苦苦相求,處在了兩難之間。

鳳姐清楚王夫人的想法,便建議道:「既然大哥哥說得懇切,太太就依了罷。」

就這樣,鳳姐接下了「協理寧府」這個燙手山芋。

因為她深知「這是展示自己才華的絕好機會」。

一個人能獲得的成就,得益于她異于常人的眼光和膽識。

當她將困難當作機遇時,她的態度一定是迎難而上;

但若她把困難視為困難時,自然是知難而退。

而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就是這樣拉開的。

還是那句話說得好:

「人才,都是熬出來的;本事,都是逼出來的。」

送走珍爺,用言語安撫住王夫人,鳳姐開始做準備工作。

她知道:寧府的混亂,無外乎遺失東西、臨期推諉、濫支冒領、閑忙不均、下人豪縱這5大積癥。

要想有所改善,必須先立規矩,再見機行事。

想清楚這點,鳳姐先命貼身書童要來寧府下人名冊核對造冊,之后傳令要求所有仆從第二日凌晨進府聽差。

次日,鳳姐帶領眾隨從準點到達寧府議事廳:清點財物,分派工作,厘清職責。

并立下規矩:「錯我一點兒,管不得有臉沒臉的,都一視同仁對待。」

在鳳姐的治理下,混亂不堪的寧府慢慢規整起來。

這日凌晨,準時點名的鳳姐意外發現:

各組人員都已到齊,除了迎送親客組的一人未到。

當那人跪在鳳姐面前辯解「每日都早到,就今早睡迷過去」時,鳳姐冷笑著說:

「本來要饒你,只是這頭一次寬了,下次人就難管了,不如現開發的好。」

然后沉下臉來喝道「帶出去,打二十板子」,一面又命「革他一月銀米」。

如此,眾人才真正見識到鳳姐的厲害。

之后,眾人做事兢兢業業,再沒有輕慢、推諉之舉。

一個月的日夜不暇,鳳姐將寧府打理得秩序井然,合族上下無不敬畏有加,贊口不絕:

「鳳哥兒……不乏治世之才,再加一顆立業之心,真是難以估摸其前途之遠大。」

這世上,從沒有橫空出世的強大,也沒有一蹴而就的成功。

想擁有厲害的人生,就需要付出百般的努力。

越努力就越特殊,越努力就越幸運。

超強的抗壓力,保權力地位一時無虞

賈母八十大壽期間,鳳姐就遇到了一件糟心事。

榮府的兩個婆子仗著年齡大、資歷老,對寧府當家主母尤氏十分輕慢。

為了給尤氏出氣,鳳姐下令先捆了她們,打算等過了壽宴交給尤氏處置。

未曾想,這一懲罰措施傳到婆婆邢夫人耳邊,便成了:

「不過和寧府大奶奶的小丫頭斗兩句嘴,榮府管事的便調唆了咱家二奶奶(鳳姐)將她們捆到馬圈里,等過了這兩日還要打呢。求太太去說一下,饒她們這一回吧。」

更有ㄕㄚ人誅心的言語:「太太(邢夫人)不被老太太喜歡,都是二太太(王夫人)和璉二奶奶調唆的。」

本來,邢夫人見賈母對鳳姐寵溺有加,對自己不待見,就很不自在;今又聽到這番言語,更是對鳳姐厭惡至極。

第二日晚上,當著眾親眷的面,邢夫人笑著對鳳姐說:

「我聽見昨兒晚上二奶奶生氣,打發周管家的娘子捆了兩個老婆子,可也不知犯了什麼事兒。

論理我不該討情,我想老太太好日子,不看我的臉,權且看老太太,竟放了她們罷。」

一番發作完畢,也不等鳳姐反應,便揚長而去。

鳳姐又羞又氣,只能極力解釋「并不是得罪自己,而是為尤氏出氣」。

未曾想,尤氏輕飄飄地笑說:「我并不知道呢,你也太性急了」。

沉默半晌,王夫人說:「你太太(邢夫人)說的是,珍哥兒媳婦(尤氏)也不是外人,用不著這些虛禮。老太太的千秋要緊,放了他們為是。」

邢夫人的惡意挑事,尤氏的落井下石,王夫人的一言定性,讓鳳姐百口莫辯。

她感覺自己的好心被錯當成驢肝肺,還被迫接下所有的臟水:

不給婆婆面子,刻薄寡恩對待下人,不知輕重試圖攪黃壽宴。

即便委屈萬分,鳳姐也并不敢聲張,只是默默地跑回房中,獨自傷心。

可巧,丫鬟琥珀受賈母之命來尋鳳姐,請她立即過去。

鳳姐忙擦干淚痕,另施脂粉后急急趕往上房。

席間,面對丫鬟鴛鴦的關心:「怎麼眼腫腫的,別又是受了誰的氣了不成?」

鳳姐笑道:「誰敢給我氣受,便受了氣,老太太的好日子,我也不敢哭的。」

然后,便沒事兒人似的向賈母匯報壽禮收存情況。

其實,世間事本就是眾口難調。

即便你再能干,在嫉妒你的人眼中,不過是走運;

你再善良,在看不慣你的人眼中,也不過是惺惺作態。

很多時候,并不是你不夠好,只是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標準。

真正抗壓能力強,內心強大的人,從不做無謂的口舌之爭,而是事來能扛,事過翻篇。

終究,賈母還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她一語中的地指出:

「這才是鳳丫頭知禮處!難道在我生日之時,由著奴才們得罪主子,還不管不問了?」

巴爾扎克曾說: 「人生不學會遺忘,生活便無法繼續。」

生命中那些令我們不甘的事,終究總會過去;

那些曾經令我們怨恨的人,終究也會遺忘。

一個人真正的強大,或許就是在談笑間將過往恩怨全數咽下,坐看風起云涌,笑觀花開花落。

風來,在飄搖中腳步鏗鏘;風去,在殘紅里我心亦然。

缺失的底線,讓一世心血付之東流

無可厚非,鳳姐長袖善舞,能力非凡,憑一己之力在榮府活出了無限風光。

然而,拿著最好牌面的她,最終卻打出了最爛的結局。

只因,她格局不夠,撐不起想要的人生。

都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鳳姐可不是這樣理解的。

她拿著下人們的月錢私放高利貸,一年給自己牟取上千的利潤;借璉二爺的名義包攬官司,從中收受賄賂……

這樣魑魅魍魎的操作讓家人著實擔心,曾勸她:

「你專會打細算盤分斤撥兩,天下人都被你算計了去!你別太滿,滿了就潑出來了。」

其實,人生一世,命里的錢,都有定數。

屬于自己的東西,得爭;不屬于自己的東西,爭來也不會持久。

算計過深,一旦突破底線,便會迷失其中。

正如尼采所說:「與惡龍纏斗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將回以凝視。」

可惜, 這樣的道理,鳳姐不懂!

那日,寧府出殯,賈家眾人齊聚家廟鐵檻寺。

寺中老尼待鳳姐坐定,便開口求道「正有一事,要到府里求太太,先請奶奶一個示下。」

鳳姐因問何事,老尼道:

「長安縣大戶人家張財主想退掉女兒與前長安守備公子的親事,將女兒另許長安府府太爺的小舅子李衙內,但長安守備家不依。

恰現長安節度與賈府交好,請賈府出手撫平此事。

事成之后,張家愿厚禮謝恩。」

鳳姐聽了笑道:「這事倒不大,你叫他拿三千兩銀子來,我就替他出這口氣。」

然后, 還若無其事地補上一句:「我從不信什麼是陰司地獄報應的,憑是什麼事,我說行就得行。」

國學大師曾仕強曾說:

沒有人害得了你,也沒有人救得了你,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是啊!天欲其亡,必讓其狂。

做人太狂,遲早會惹禍上身。

就這樣,鳳姐的貪婪和狂妄,終于讓府內局勢暗暗發生質變。 

下人們對她只有懼,沒有敬;

婆婆邢夫人對她更是積怨極深;

連原本與她琴瑟和鳴的丈夫璉二爺,也漸漸對她沒了愛,竟偷娶了溫柔嫻雅的尤二姐做外室。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

終于,鳳姐知道了尤二姐的存在。

一番籌謀,鳳姐親自來到二姐在府外的住處。

各種噓寒問暖,道歉賠罪,甚至掏心掏肺地哭上一場,二姐心甘情愿進了府。

之后,鳳姐安排伶牙俐齒的丫鬟善姐兒用言語擠兌她「出身不正,還凈生事」,又調唆賈璉的另一個侍妾秋桐羞辱她「不自重」;

隨后,她安排二姐的前未婚夫去衙門告「璉二爺國孝家孝之中,強逼退親,停妻再娶」,讓二姐在眾人面前尊嚴盡失;

再后來,更是安排庸醫用藥打下二姐腹中胎兒,令二姐萬念俱灰,最終吞金自盡。

自此,鳳姐以為除去心腹大患,終于可以高枕無憂。

殊不知,二姐的慘死已讓璉二爺對她恨之入骨,直言「將為二姐報仇」。

不久,賈母病逝,鳳姐失去了最強力的倚靠。

下人們對她落井下石,邢夫人對她百般刁難,丈夫更是一紙休書與她恩斷義絕。

眾叛親離中,鳳姐凄然離世。

有人說:

生活就像一面鏡子,你用什麼樣的方式去面對,它就以什麼樣的結果回贈。

思路決定出路,格局決定結局。

整部《紅樓夢》里,鳳姐王熙鳳都是一個耀眼的存在。

講出身,她來自金陵富豪王家;

論美貌,她堪稱這紅樓脂粉隊的隊長;

拼才能,她「不乏治世之才」。

按理說,她應當坐擁榮華富貴,安享含飴弄孫的晚年。

但到最后,她卻遭遇眾叛親離,凄然離世的結局。

其實,鳳姐的結局即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只因,水滿則溢,物極必反,人總要為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站在巔峰,卻突然跌落,也許正是因你視他人為無物,欲望和野心太盛。

而利不占盡、福不獨享、勢不用盡,留三分余地給別人,也是留給將來的自己。

畢竟,一個人做人有底線,自然才會做事知榮辱,守分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