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神雕俠侶》黃蓉:沒了指望,就把自己活成倚靠

delightW11 2022/10/22

成年人的世界,哭和笑都不是情緒,而是武器。

很多金庸迷都說,金庸筆下的女主中,最愛的是 黃蓉,最惋惜的也是黃蓉。

愛的是《射雕英雄傳》里那個嬌俏少女,古靈精怪,敢愛敢恨。

惋惜的是如此精彩的女子,到了《神雕俠侶》,竟變得多疑猜忌、自私護短,宛如一個普通的庸俗婦人。

連倪匡都扼腕痛惜:「少女時代的黃蓉那麼可愛,一到中年就非常不可愛了。」

可真正到了為人妻為人母的年齡,才明白了原來那些不可愛的背后,都是中年黃蓉的舉步維艱。

原來 「蓉兒」和「郭夫人」之間,隔的不僅是歲月,更是生活。

01

沒了指望,就把自己活成倚靠。

初讀《射雕英雄傳》時,特別驚訝黃蓉識人的果斷和隨性。

只因一頓飯的慷慨,她就認定了萍水相逢的郭靖是忠厚之人,從此托付終身。

因為江湖上的傳言,她相信洪七公秉性正直慷慨。

明知道對方武功蓋世,卻敢當面耍小花招。

她精心烹制出一盤盤美食,引誘得洪七公向往不已,又自覺欠情。

終于如黃蓉所愿,向郭靖傳授了絕世武功。

可到了《神雕俠侶》中,黃蓉再不復少年的明決爽快。

除了父親、丈夫和女兒,她似乎對任何人都心存猜忌。受她猜忌最深的,就是楊過。

楊過的生父楊康生性狡詐,又是間接ㄙˇ在黃蓉手里,黃蓉對楊過一直懷有戒心。

她雖同意收養楊過,卻對楊過百般提防,逼得楊過不得不轉投全真教,遭遇不少磨難。

初讀時只覺得黃蓉多疑而可厭,讀到后面,才明白她的苦心。

為少女時,黃蓉有足夠的底氣肆意天真。

因為她的父親是黃藥師,師父是洪七公。

無論遭遇多麼險惡的處境,總有兩大高手在后面作為依靠。

然而人到中年,黃藥師遠走江湖,洪七公早已逝去。

再無人為她遮風擋雨,反而是她要殫精竭慮,去護住憨厚依舊的丈夫,莽撞冒失的女兒。

因為偶然的機會,楊過得知父親因黃蓉而ㄙˇ,就滿懷怨恨,陰謀刺ㄕㄚ郭靖夫婦。

郭靖只顧沉浸在重逢的歡樂中,堅持與楊過同榻而眠,毫無防備。

若非黃蓉保持警覺,及時洞察陰謀,也許一家人都將喪生于楊過劍下。

網上曾有人說:

「如果說中年男人的艱難是周圍都是依靠他的人,卻沒有人可以讓他倚靠,那麼中年女人的艱難就是滿屋子都是要她照顧的人,卻無人可以照顧她。」

前段時間讀楊絳先生的《我們仨》,不禁感慨萬千。

楊絳原本家境優越,是嬌寵的小公主。

嫁給錢鍾書之后,發現丈夫雖然才華橫溢,但是生活自理能力很低下。

楊絳一邊堅持自己的創作和學術研究,一邊勇敢挑起家庭的重擔。

她對花費精打細算,對丈夫和女兒細心照料,這才保障了家庭順利運轉。

連婆婆都贊她:「筆桿搖得,鍋鏟握得,鐘書癡人癡福。」

楊絳曾驕傲地說:「我最大的功勞,是保住了錢鍾書的淘氣和那一團癡氣。」

一腔深情的背后,是一日日被煙火瑣事磨出來的堅強和剛毅。

少年時,誰不是恣意明亮,率性而為。

長大了才曉得,原來所謂的歲月靜好,只因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

可歲月如風流逝,父母一日日老去,再無力護住這方寸世界。

兒女尚且稚嫩,唯有躲在我們的羽翼下才能安然成長。

已無人在高處遮風擋雨,只能把自己活成參天大樹。

再無人在前方保駕護航,便讓自己掌舵去乘風破浪。

02

磨平少年的性子,過穩中年的日子。

去掉主角光環后,《射雕》中的黃蓉其實是個任性而跋扈的少女。

她年幼喪母,十幾年來與父親黃藥師相依為命,黃藥師對她極是疼愛。

可黃蓉卻因為父親的幾句呵斥,就負氣出走,絲毫不顧黃藥師會因此傷心焦急。

柯鎮惡是郭靖的大師父,對郭靖恩重如山,郭靖對其十分敬仰。

后來因為誤會,性烈如火的柯鎮惡視黃藥師為仇敵,又罵黃蓉是「小妖女」。

黃蓉雖然看在郭靖的份上,在混戰中救他脫險,卻始終冷嘲熱諷,句句直戳心窩。

更是遷怒抬柯鎮惡的兩名官軍,對他們肆意打罵。

然而到了《神雕》里,黃蓉的行事卻收斂了很多,甚至變得有些迂腐和懦弱。

她明知道楊過和小龍女情深似海,也打心底認為,小龍女這般夭矯不群的人物,本不應受世俗規矩所束縛。

卻因郭靖反對,也擔心別人的嘲笑,還是苦口婆心勸小龍女離開:

「要是你與過兒結成夫妻,別人要一輩子瞧你不起。……過兒呢?別人也要瞧他不起。」

因為此時的黃蓉已經知道,挑戰世俗的路有多崎嶇難行。

作為一個負責任的長輩,她打心眼里希望自己看重的年輕人,能走得更加平順。

她愛女心切,救走砍傷楊過的郭芙。

行事時雖十分果斷,心中卻很是愧疚。

對外人謙卑說出:「全因小妹沒有家教,把女孩兒縱壞了。」

換做少女蓉兒,大約寧可蠻纏到底,也不會向外人低頭。

可中年的郭夫人已經明白,強詞奪理并不能改變真相。

反而是真誠而合理的退讓,才有可能解決問題。

《神雕》里的黃蓉,已很少逞口舌之快。

她對朋友謙和,對敵人溫文,偶有反擊,也只是綿里藏針。

她行事也不再恣意妄為。大多數時候,黃蓉總是再三斟酌,顧慮重重。

看似消磨了銳氣,不復少年時的恣睢痛快。

其實是穩妥了心智,去沉著應對真正的難題。

這時的黃蓉,像極了身邊那些在職場和生活中艱難跋涉的中年女性。

最常說的是「算了」,最多做的是「忍忍」。

遇到難搞的客戶,也不再火冒三丈,而是平心靜氣,繼續溝通努力。

碰到不公的領導,也不會拍案辭職,而是沉著做事,等待下一次機會。

看不慣長輩的生活習慣,已經學會閉眼不看,心中不煩。

改不掉豬隊友的種種「惡習」,不知不覺中自己也「同流合污」,頗得樂趣。

當初大過天的意氣,到頭來都在瑣碎煙火里磨圓了棱角。

既然讓一尺能風平浪靜,便不值得錙銖必較,徒增怒氣。

若是退一步就海闊天空,倒不如變通行事,從容自在。

03

撐不住,就哭一場渡己;熬過了,就微笑去渡劫。

《射雕》里,黃蓉最大的煩惱,莫過于郭靖雖然愛她,卻要遵守承諾娶華箏。

在少女的心中,這是邁不過的天塹。

她一度以為:「他這樣待我,難道我能活得久長麼?」

然而到了《神雕》時代,黃蓉身兼妻子、母親、前任丐幫幫主三個職責,每日里忙碌不堪,早顧不上談情說愛。

女兒又魯莽又沖動,終身大事需要仔細考量。

丈夫一腔孤勇堅守襄陽,繁多軍務都要靠她籌謀劃策。

丐幫現任幫主魯有腳忠誠卻平庸,所有幫中大事仍然需要黃蓉坐鎮。

更糟糕的是,小女兒郭襄剛剛出生,就在戰火中落入敵手,吉兇未卜。

丈夫卻因身負守城之責,不能出城尋找。

心力交瘁之下,黃蓉大哭一場。

然而哭過了,她終究踏上尋女之路。

一路上,又是合縱連橫,又是裝瘋弄鬼,終于在千鈞一發之際,救回了女兒。

之后,她又馬不停蹄趕回襄陽同丈夫會和,繼續撫養兒女,抗擊敵人。

這才是中年女人的人生,總有無數的事要忙,總有無數的關要闖。

每一日都是苦苦煎熬,可每一時都要勉力前行。

想起了前段時間,在武漢捷運口,那個坐地痛哭的職場媽媽。

連續加班一個月,身體和精神已經疲倦到崩潰。

工作做完,突然不知道做什麼。

想釋放下情緒,卻又害怕嚇到3歲的女兒。

只有在女兒看不到的捷運站,面對陌生人的擁抱,她才放下顧慮,大哭一場。

擦干眼淚之后,她仍然微笑做回那個堅強的媽媽,可靠的妻子,稱職的員工。

成年人的世界,哭和笑都不是情緒,而是武器。

小孩子才奢望有騎士來拯救公主,成年人早就知道,再泥濘的沼澤,都要靠自己跋涉。

外有工作憂心,內有家事煎熬,老人需要照顧,小孩必須教養。

即使再難,也不敢窮,不敢病,不敢ㄙˇ。

每天早起用微笑給自己打氣,假裝一切都盡在掌握。

直到被最后一根稻草壓垮,才卸下偽裝,大哭一場。

用眼淚沖刷掉所有的絕望,再重新積蓄起力量,繼續微笑前行。

寫在最后

小時候讀神話故事,發現無論多厲害的神仙,每隔若干年都要渡劫。

渡過了就更上層樓,渡不過便灰飛煙滅。

長大了才知道,人生比修仙更難。

工作,婚姻,育兒,養老,哪一道都是中年女人躲不過的坎兒。

卻沒有所謂的修仙心法,能指引你正確前行。

進一步未必是前途似錦,也許只是平凡地活著。

可退一步就是峻嶺絕壁,只能背負責任,勉力向前。

中年女人的世界里,早就沒有了歲月靜好,每一天都是劫后余生。

然而即使身在谷底,也要徒手劈開一條路。

就算已經跌入深淵,也要努力鑿來一道光。

木心說:「所謂深淵,下去,也是鵬程萬里。」

別沉溺痛苦,別恐懼未來。

你只需笑對生活,終能越過風雨,迎來晴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