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婚姻的真相是什麼?】張愛玲《留情》:別用對待愛情的方式,經營婚姻

delightW11 2022/11/20

你是為了什麼結婚的,還記得嗎?

是因為相知相愛,還是年紀到了應該結婚?是因為父母逼婚,還是為了綁住心愛的人?

走進婚姻后,很多人都發現,原來婚姻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樣。我們以為婚姻中的每一天都是幸福的,都是愛意滿滿的,只是現實讓我們明白,平淡才是婚姻的日常。

婚姻到底是什麼?

張愛玲的小說《留情》,我們可以在從中悟到婚姻的真相。

1945年,張愛玲發表了《留情》,那時她和胡蘭成結婚才半年。結婚那年,胡蘭成38歲,她25歲,沒有舉行儀式,只寫了一紙婚書。半年時間不長,但已足夠讓人看清婚姻的真面目。

《留情》講述了二婚夫妻米先生和郭鳳在一天內發生的事。因為米先生想去看望大太太,郭鳳鬧別扭回舅家了,米先生也跟著去了。在舅家,通過夫妻倆的相處及和別人的對話,我們可以看到他們并無什麼愛情,但是他們仍舊是「恩愛夫妻」。

從米先生和郭鳳身上,我們可以探究出婚姻的真相:愛情不是婚姻的必需品,夫妻雙方通過契約走到一起,尋求一種雙方都能平衡的合作模式,建設美滿的婚姻。

愛情是純粹的,婚姻是復雜的

米先生和郭鳳結婚并不是因為愛情,他已經年近60歲了,只是想要一份尊嚴,一份體面。

第一段婚姻并不如意,所以米先生想要補償自己。在第二次結婚前,他預先打聽好,精挑細選一個溫柔、上等的女人。這樣的女人能讓他享受一點清福艷福,可以在帶出去的時候有面子。

而郭鳳嫁給米先生也不是因為愛情,甚至還有點兒不滿意。

她十三歲出嫁,二十三歲ㄙˇ了丈夫,守了十多年寡才嫁給米先生,兩人差了二十多歲。那時候大環境不好,為了生計,她嫁給了米先生,換取富裕的生活。

米先生和郭鳳之間雖然沒有愛情,但是相處融洽,在外人看來,他們是一對恩愛夫妻。他們的婚姻彌補了各自的心理需求,彼此都得到滿足。

馬斯洛需求理論指出,人都潛藏著五種不同層次的需要,由低到高分別是:生理、安全、情感、尊重、自我實現。人在不同的時期,表現出來的各種需要的迫切程度是不同的。

米先生在現階段已經滿足了生理、安全、情感需求了,他在物資缺乏的年代過得不錯,吃穿不愁,大太太也曾經給過他愛情的滋味,他現在缺的是一份面子。

基于他希望得到別人的尊重和羨慕,米先生精挑細選,娶了出身有根底的美女郭鳳。

在難以確保生活安定的年代下,郭鳳為了自身著想,她選擇嫁給了米先生,保障了自己生理和安全需求。

米先生和郭鳳各有所求,他們為了實現這一份需求而結婚。他們結合時,彼此并沒有一點兒愛情,這不妨礙他們做一對恩愛夫妻。

婚姻里不一定需要愛情,而愛情也不一定需要婚姻。

婚姻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各種生活壓力和人情往來,所以愛情很容易在婚姻中被埋葬,因為愛情比婚姻純粹得多。

很多時候,陷入愛情的雙方,關注點都只在對方身上。

熱戀中的人,想要的都很少,只要兩個人在一起,一個擁抱一個親吻,就好像全世界只要有彼此就夠了。

而婚姻是一種社會關系的產物。

婚姻包含的東西實在太多了,上至經濟、權力,下至情緒、義務,外有社交哲學,內含心理門道。夫妻倆的世界不止他們兩個,更像是一個小型社會一樣,由他們主導經營。

愛情和婚姻不是一回事,它們本身甚至都很難說有什麼關系,更不要說找什麼區別和共同點了。

婚姻是一種合作共贏的選擇

米先生和郭鳳的婚姻是一次合作,米先生拿出他的財富和社會地位,保障郭鳳過上安穩的生活,郭鳳拿出她的家世和美貌,讓米先生對外得到尊嚴和面子,滿足他的心理。

為了維持這一段婚姻,保持穩定的合作,在滿足了需求時,他們總是會互相遷就,適時為對方著想。

米先生和大太太結了婚之后過得并不愉快,總是吵架,沒什麼值得紀念的快樂回憶。

和郭鳳結婚之后,他對郭鳳卻是帶著幾分客氣和溫柔。

因為大太太生病的事兒,郭鳳鬧別扭,他也愿意哄著郭鳳,以維持穩定的婚姻關系。

郭鳳也沒有因為米先生的遷就任性妄為,在米先生跟著她去舅家時,她也不留痕跡地照顧著米先生。 適度地撒嬌鬧別扭是種情趣,過了就會讓兩個人都難堪。

這樣相處融洽的夫妻,我們很難弄相信他們居然沒有愛情。但確實他們并不相愛,愛情和婚姻并不一定同時存在。

經濟學者薛兆豐說過這樣一個觀點:結婚,就是雙方拿出自己的資源,一起辦家庭企業,簽的是終身批發的期貨合同。也許每個人的資源不一樣,作用不一樣,功效不一樣,但一定是互相出力,實現雙贏。

婚姻是一種社會行為,它有點像一個公司,需要找一個合作伙伴和你共享將來的生活。

你不能隨心所欲,你時刻都需要花心思經營它,料理它。

在現實生活里,婚姻是人生的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傳承和延續,全靠自己努力經營,你會和隊友并肩作戰,也會有意見不同,有合作共贏局面,也有兩敗俱傷或壓倒性勝利的時候。 不管你幸不幸運,都是合作模式和隊友選擇的結果。

兩個人在婚姻中總是要有磨合,合作雙方會有不同的意見和經營理念,放平自己的心態,就能夠在人生長跑中躺贏。

別用對待愛情的方式,經營婚姻

滿足了安全需求,郭鳳不免會產生情感需求,她對米先生也有小女人的心思,所以在鬧別扭的時候,會看米先生不順眼。

在坐三輪車去舅家的路上,郭鳳覺得米先生和自己實在不般配,讓她感覺羞于在人前承認他是自己的丈夫。

為了賭氣,她決定不告訴米先生,路過郵局時看到的那只鸚鵡。后來消氣了,她又提醒自己回家路上別忘了告訴他關于鸚鵡的故事。

女人總是不由自主地憧憬愛情,希望自己的愛人無論是婚前還是婚后,都幾十年如一日地浪漫,就像偶像劇里那樣,「忘了江山只為你」。

所以在男人忘記情人節、紀念日時,說出「都老夫老妻了」這種話時,女人總是憤怒不已。

而當女人不再專注于男人身上,精力分配到孩子、工作、家務、人情身上,男人就會厭倦,會覺得無趣,他們得不到想要的關注。

英國哲學家阿蘭·德波頓說過:婚姻中很多痛苦都來自于浪漫主義愛情觀的誤導。

人總是貪婪的,既想享受婚姻的穩定和保障,又想保有愛情的激情和甜蜜。可魚與熊掌二者兼得的情況,少之又少。

婚姻要求穩定及長期的保障和合作,愛情需要的是激情和浪漫。

拿著經營婚姻的方式去面對愛情,會淡而無味;拿著對待愛情的方式去經營婚姻,開始很刺激,但持久性很低。

正因為二者根本不一樣,所以 婚姻不是愛情的墳墓,婚姻只是個靶子,愛情的消逝跟它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有人說「圖他對你好的姑娘,最終總是會傷心,而圖錢圖房的姑娘都過得不錯」,在婚姻中還期望著長久的愛情,是不現實,愛情中的情緒反應消逝得太快了,它的保鮮期最長也不過幾年,而婚姻持續的是后半輩子。

張愛玲就是那種「圖他對我好」的姑娘,她愛上胡蘭成,包容了他還有老婆的事實,在胡蘭成失婚后,毫不猶豫地嫁給了他。

女人最期待盛大的婚禮,但是為了胡蘭成,她沒有說出口,倆人只是領了證。張愛玲心里是有遺憾的,她在《留情》中,也沒有讓郭鳳舉辦婚禮,只有一張婚書,甚至婚書上面印得不是鴛鴦,而是綠頭鴨。

胡蘭成沒多久就越軌了,張愛玲心碎了。盡管如此,張愛玲還期望過他回頭,多次在經濟上幫助胡蘭成,只是最終還是以失婚收場。

張愛玲明白婚姻只是一場合作,但是她卻希望對方拿出「愛情」作為合作資本,最終還是沒能走到一起。

《留情》的篇幅很短,但方方面面都能讓我們看到婚姻的樣子。

原來愛情并不是婚姻的必需品,也不是每一段婚姻都是美好的。愛情最美的樣子,依舊還是留給相愛中的人,而婚姻是切切實實的生活,囊括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當我們步入婚姻,就等于開啟了合作模式,站在身旁的是一起打怪升級的隊友。在一次次磨合中,我們會培養出默契來,分工合作,有輸出有輸入,并肩作戰互相取暖。到了白發蒼蒼之時,我們就是別人最羨慕的那對夫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