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人生領悟
職場語錄集
語錄精選
名言佳句
    
給溥儀當過英文老師的莊士敦:喜歡穿黃馬褂,靠回憶錄得天價稿酬
2023/05/27

末代皇帝溥儀,在14歲那年迎來了一位英國師傅莊士敦。這位深眸鷹鉤鼻的異國人,著實令小皇帝新奇了一段時日。

溥儀性格活潑好動,在念書的時候常常把鞋襪全脫掉,還把襪子扔到桌子上,要麼就是翹課蹲到樹邊看螞蟻,師傅們對此束手無策。

有一次,他看到徐坊老師長了根長眉毛挺好玩,冷不丁給拔了下來。後來徐坊去世時,宮里太監們議論紛紛,都說徐坊面相屬于長壽之人,只不過「長壽毛」被真龍天子拔下來,壽數立刻散了。

莊士敦的到來給死氣沉沉的課堂增加了很多異樣的色彩。

他是牛津大學的文學碩士,于1898年赴中國游歷,曾先后在香港、威海衛的英殖民政府擔任行政長官,是位地地道道的中國通。

莊士敦在威海衛念文件

莊士敦的到來,并不是主動請纓來教小皇帝,其背后有著濃厚的政治色彩。

他由李鴻章之子李經邁推薦,經過當時的大總統徐世昌向英國公使館遞了正式聘書后才來到紫禁城。

小朝廷看重的不光是莊士敦的學識,更是他與英國使館密不可分的背景關系。

當時溥儀已經遜位,雖然還可以居住在皇宮里,卻有種朝不保夕的飄搖感。莊士敦的到來宛若一束救世的圣火,王公大臣們都試圖和他搭上關系,這樣一旦有個風吹草動的話,可以去英國使館避難,萬一房間不夠,和英國使館交好的葡萄牙與荷蘭使館也能湊合,還是保命要緊。

莊士敦這個人,和溥儀那些刻板念書的老夫子也沒什麼差別。他熟悉中國各地風土人情,對儒墨釋老都有研究。當溥儀看到他搖頭晃腦地讀唐詩時,內心是失望的。

好在莊士敦頭腦里也裝著很多小皇帝不知道的新奇知識。他帶給溥儀上面畫著飛機坦克的外國畫報,給他講解飛機是哪國的好,協約國軍隊怎樣的勇敢。

還有一次他帶來外國的水果糖,在溥儀吃得歡快時講起水果味道是如何用化學方法制成,形狀如何用機器制成。

溥儀上課極沒有耐心,再好玩的知識聽一會就煩了。莊士敦雖然也是位古板的「蘇格蘭老夫子」,卻從不像中國師傅那樣在皇帝耳邊碎碎念,他只是拿著畫報或糖果盒子守在旁邊看皇帝玩耍,直到上課結束。

漸漸地,溥儀對這位不愛告狀的洋師傅生出了喜愛之情。

其實在莊士敦與溥儀相處的幾年間,英文語法教授得并不多,重點在于他帶著皇帝開了眼界,逐漸令其迷上了歐式生活。

小男孩都有模仿長輩男性的習慣。溥儀15歲時,下定決心按照老師的模樣打扮自己,叫太監到街上買了一大摞西裝。迅速套上了一身完全不合體、大得出奇的西服,領帶像繩子似的系在領子外面。

當莊士敦走進毓慶宮時,一向沒對溥儀發過火的他簡直氣得發抖。稱皇帝穿上不合身的西裝,根本不是紳士,而像Beggar boy(乞丐)。第二天,他帶來了裁縫,給溥儀重新量身定做了英國紳士的衣服。

恐怕莊士敦也沒想過,自己一些無心的舉動會給溥儀帶來巨大的影響,有時候這種影響還會明顯跑偏。

上文提到莊士敦經常給皇帝看畫報,原本的意圖是想讓他學習外國君主的勵精圖治,可溥儀喜歡看的卻是穿著奢華的紳士淑女。

他命令內務府購買畫報上的洋犬和外國皇冠上那樣的鉆石,購買洋式傢俱,在養心殿裝設地板,把紫檀木的炕幾換成抹著洋漆、裝著白瓷把手的炕幾,把屋子里弄得不倫不類。

中西結合的溥儀

只因莊士敦曾開玩笑說中國人的辮子是豬尾巴,溥儀立刻毫不猶疑地把它剪掉了,和誰也沒商量。

結果這一舉動引來了轟動效應。在溥儀這一剪的帶動下,弟弟溥杰等人回家借口奉旨也剪了辮子,沒幾天功夫,近千條辮子全都消失了。

宮里那幾位老太妃,被溥儀氣得大哭了一場,連同無數的遺老遺少,要麼流淚要麼嘆氣。在他們那腐朽的思想里,頭上有個辮子和紫禁城有個皇帝,是兩樣最大象征意義的事情。

這下倒好,皇帝的辮子沒了不說,莊士敦又建議讓皇帝遷出紫禁城,搬到頤和園去住,有些遺老簡直給他氣瘋了。

莊士敦絲毫不以來自四面八方的仇視目光為杵,自顧自地按照獨特方式教導溥儀,將溥儀教成了「大清最不好應付的皇帝」。

一位從4歲起就被灌輸了滿腦子封建皇權思想的皇帝,要想轉變成開明的君主,中間幾乎隔著高高的珠穆朗瑪峰,所以溥儀常常會出現自相矛盾的舉動。

溥儀全家福

比如,他今天傳令內務府買回來3萬塊錢一顆的大鉆石,明天就呵斥他們不會過日子;上午讓大臣清查賬目并當天回奏,下午就坐車游香山,把這些事情拋諸腦后。

最叫王公大臣受不了的是溥儀一會兒想勵精圖治,要整頓宮廷內部,要清查財務,一會兒又揚言要離開紫禁城,出洋留學。

在大部分人的固有思想里,皇帝是沒錯的,錯都在于身邊那些小人,莊士敦這個異類,就成為大臣們攻擊的目標。

莊士敦也是個理想主義者,他告訴溥儀,自己常常聽說內務府和外面的古玩商勾勾搭搭。內務府為了籌辦經費,每年都要拿出古玩、字畫、金銀、瓷器去變賣和抵押。更可氣的是,那些金銀制品每次都是按重量賣,這些全都是藝術品,都具有很高價值,「除非是傻子才這樣干」。

溥儀原本對這些事務壓根不上心,莊士敦在他面前碎碎念了很多次后,他也開始留意其內務府的舉動。正巧內務府打算賣掉一座一人高的金塔,溥儀稍加詢問后得知果然是按照重量出售后立刻大發雷霆:「這除非是傻子才干的事,你們就沒有一個聰明人嗎?」

內務府的人個個都是鬼機靈,立刻想到肯定是莊士敦在后面攛掇,于是馬上想了條詭計,將金塔抬到莊士敦家里,說皇上請他代售。

不料莊士敦看穿了他們的計謀,大怒道:「假如你們不拿走,我馬上奏明皇上!」

幸好莊士敦獲取了溥儀的絕對信任,不然照他成為萬人敵的架勢,分分鐘會被趕出紫禁城。

莊士敦獲取信任并不僅僅靠幾張畫報或幾盒糖果,主要在于他是真心實意為溥儀好,這種人情味在冷冰冰的紫禁城極難體會到。

在溥儀15歲時,莊士敦發現他讀書的時候瞇著眼睛皺著眉頭,立刻覺察出他可能得了近視。費了很大的唇舌后,總算得到允許請外國醫師幫忙診治,從此溥儀的世界徹底明亮起來。

後來莊士敦又建議溥儀安裝一部電話,電話裝好后把溥儀高興壞了,還專門和胡適通了電話:「我是皇上。你說話我聽見了,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樣兒。你有空到宮里來叫我瞅瞅吧。」

溥儀這無心的玩笑,還真把胡適給引來了。能夠與外界通話的事情令小皇帝異常開心,也令王公大臣們非常不開心。

溥儀所做的每件事情,如剪辮子、鋸門檻、安電話,無一不引來眾人的強力反對,特別是親爹載灃,不顧自己口吃的現狀,每每被攛掇著進宮勸駕。

溥儀雖然年紀不大,但內心不糊涂,他憤怒于載灃之流的心口不一,他們明明比自己先剪辮子先安電話,卻處處拿「祖宗規矩」4個字約束自己,其目的在于不愿意讓皇帝接觸外界信息,從而能夠老老實實住在紫禁城里,以便每年拿到幾萬兩的歲銀。

載灃與年幼的溥儀(右一)

體會到這群人的心思后,他們越是攻擊莊士敦,溥儀就越是力挺這位洋師傅。他還按照莊士敦的建議準備徹查賬目,以便好好弄清楚自己的財產究竟被那些臣子太監們盜走了多少。

在這一大一小兩位行動派的逼迫下,無法自圓其說的太監們索性鋌而走險,放了把大火,把一切都燒得干干凈凈,這就叫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莊士敦和群臣們的矛盾頂峰,來自于他被認為偷偷鼓動溥儀出洋留學。

其實這個念頭是溥儀自己琢磨出來的,他眼看前途無望,擔心繼續呆在中國會有性命危險,加上被莊士敦描述的西方文明所吸引,總感覺英國才是安全的所在,不禁心向往之。當然,他曾和最親愛的老師商量過,莊士敦認為時機不相宜,不贊成行動。

溥儀是位熱血青年,勉強按捺住沖動后暗中仍在進行私逃的準備,這次他找到親弟弟溥杰做幫手,把皇宮里珍貴的字畫偷運出去一大批,準備在關鍵時刻充當留學費用。

莊士敦對此次行動給予了親切的指導,他建議溥儀先同荷蘭公使歐登科聯系,只要能夠進入荷蘭使館,后面的一切留學及食宿安排均由他全權負責即可。

歐登科也熱情地回應了溥儀的要求,他會在約定日期當天將汽車停在神武門外,只等溥儀溜出宮門,他就會成為中國第一位出國留學的皇帝。

難以逃脫的紫禁城

可惜事情沒那麼簡單,溥儀身邊有一大群太監,各宮門有各宮門的太監,宮廷外圍是護軍的各崗哨,神武門外,還有由民國步兵統領指揮的「內城守衛隊」。

縱使溥儀花了錢把太監打點了一番,依然有人報告了攝政王載灃。

載灃平素做事猶豫不決,這個節骨眼上倒是很干脆。他命各宮門一律斷絕出入,紫禁城全部進入戒嚴狀態,溥儀和溥杰坐在養心殿里全傻了眼。

但是後來莊士敦在書里提起這次逃亡時,把自己摘得干干凈凈,不知是出于何種目的。

逃亡失敗后沒多久,溥儀又面臨了更加兇險的局面。他被馮玉祥的軍隊趕出紫禁城,只能暫時住在父親載灃的醇親王府。

直到這時,溥儀才切身感受到被死亡陰影籠罩的恐懼。他被軟禁在王府中,門口那些全副武裝的衛兵隨時可能接到上級命令,沖進來將他殺死。

莊士敦在關鍵時刻給溥儀帶來了安心的消息,經過他的多方奔走,荷蘭、英國及日本公使找到了外交總長王正廷,得到其親口承諾的保證:溥儀的生命和財產不會受到侵犯。

王正廷

可是溥儀嚇破了膽,說什麼都不肯繼續在醇親王府住下去,堅決要出國留學。于是莊士敦等人帶著溥儀,以準備租房的名義在蘇州胡同轉了一下,隨即直奔使館區東交民巷,準備棲身英國使館。

變數就在這個時候發生。載灃不放心這個大兒子,派了自己的心腹管家張文治貼身跟隨。沒法甩掉張文治的話,下步計劃根本實施不了。莊士敦想了個法子,稱溥儀覺得不舒服,要到德國醫院看病。

眼看著張文治溜回去報信,莊士敦急忙趕去英國使館,這也是他這輩子掉得最大的鏈子。

溥儀在病房里苦苦等待莊士敦,可他一去就杳無音信,正擔心被老爹拽回去繼續當吉祥物時,重臣鄭孝胥到了,帶著溥儀去了日本使館。

很奇怪的是,溥儀居然在日本使館與莊士敦碰到了一起。很久之后他讀到莊士敦的《紫禁城的黃昏》,才明白了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

盡管先前曾對溥儀拍著胸脯保證他能順利去英國留學,但那些都是虛無縹緲的諾言。事到臨頭時英國使館的態度非常堅決,反對溥儀到英國使館避難,免得被人誤解為干涉中國內戰。

莊士敦想了一圈,認為最有可能也最愿意向溥儀拋出橄欖枝的只有日本使館,所以他決定前去拜訪日本公使,恰巧日本公使外出赴宴沒在家,等兩人碰上頭已是下午3點鐘。

此時,鄭孝胥早就先行一步,將溥儀從德國醫院接到了日本使館,這才有了師徒二人大眼瞪小眼的碰面。

眼看著溥儀投向日本人的懷抱,莊士敦沒有了用武之地,便去了山東威海衛繼續做他的專員。後來威海衛被中國收回之后,他就到英國接受爵士的爵位,做了倫敦大學的漢學教授兼英國外交部的顧問。

1930年兩人最后一次見面時,莊士敦請溥儀為他的著作《紫禁城的黃昏》書稿作序文,隨后便離開了中國。

莊士敦與末代皇后婉容

溥儀的二妹韞龢與丈夫鄭廣元(鄭孝胥之孫)赴英國留學時,就和莊士敦住在一起。莊士敦很厚道,特意租了一棟寬敞的兩層樓來安置皇妹。在韞龢的女兒英才降生后,經常幫忙照顧。

他在寫書的空余時間里,會去走廊默默觀察這個漂亮的東方小女孩,還專門在一張紙上寫著:「中國皇帝的外甥女英才,在我的家里出生。」

當時的英國上層社會,或多或少對黃種人存在著歧視。莊士敦則不然,他從骨子里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每次帶韞龢參加宴會時都會驕傲地將她介紹給眾人,并以穿長袍馬褂為榮。

這位古板的老學究,一生不抽煙不喝酒,年輕時談了場失敗的戀愛后連婚都沒結,每天就知道埋頭讀書寫書。

他的那本代表作《紫禁城的黃昏》,就是在溥儀外甥女英才的搖籃邊寫成的。

韞龢夫妻原本也沒想到他會這麼快就完成了書稿,還在1934年她歸國當年給她和溥儀各寄了一本。更沒想到這書在西方引起了轟動,莊士敦因而得到一筆天價稿酬。

莊士敦用稿費買的小島

莊士敦很喜歡一座風光秀麗的小海島,索性就用這筆錢將島買了下來,還蓋了座精致的海景別墅,將溥儀賜給他的清朝袍褂、冠帶等物品精心陳列在房間內。

4年后莊士敦患癌去世,這座小島上依然懸掛著大清帝國的三角龍旗,足可見他對溥儀的特殊情感。

領導對你有「這10大表現」,恭喜你!要咸魚翻身了
2024/02/19
「世道艱難,錢能渡你」:你的存款,才是余生的保障
2024/02/19
命越好的人,越喜歡用「這6種頭像」,遇見一定要深交
2024/02/18
要告訴你的孩子:出門在外,要有這6個「防人」的心眼
2024/02/18
管理不好情緒的人,其實是認知太低
2024/02/18
過年同學聚會后才知道,為什麼好朋友會漸漸走散
2024/02/18
不必行色匆匆,不必光芒四射,不必成為別人,只需做自己
2024/02/18
給要復工的你:放下委屈,收起情緒,拒絕內耗(復工必讀)
2024/02/18
2024,命里出現這三個人,其實是老天派來旺你的!
2024/02/18
給普通人的建議:要想安穩長久,最好有這5個「遠見」
2024/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