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少年維特之煩惱》,我頓悟了「所有的痛苦,都來自人的內心」

delightW11 2023/05/02 檢舉 我要評論

18世紀的歐洲,曾興起過一股「維特熱」。

一群走在潮流前沿的年輕人,他們身穿藍色燕尾服、黃色背心,卻神情憂鬱,故作愁態,甚至還有人輕生離開。

這股風潮,起源于1774年萊比錫書展上的一本暢銷書——《少年維特之煩惱》。

作家歌德,在書裡塑造了一位敏感多思的少年維特,他愛情失意,事業不順,慘遭貴族階層的孤立排擠,最終被沉重的思緒壓垮,在絕望中離開。

歌德在書裡對他說:

「你的不倖存在于你破碎的心中,存在于你被攪亂了的頭腦裡;而這樣的不幸,沒有人能幫你消除。」

很多時候,毀掉一個人的,不是命運的無情,而是內心的自我內耗。

真正的痛苦,是精神上的失控

維特出身于中產階級家庭,二十幾歲時,他在故鄉的一場舞會上,認識了少女綠蒂,並對她一見鍾情。

令他欣喜的是,綠蒂對自己也很有好感,常常會和自己散步聊天,訴說心事。

維特以為,他們兩情相悅,便可雙宿雙棲,可交往不久後他才知道,綠蒂早有婚約。

隨著婚期臨近,綠蒂退出了維特的生活,只有維特還固執地留在原地,久久不能走出來。

情場失意後,維特時常陷入幻想,腦子裡總出現自己和綠蒂私奔的畫面。

但他又會在一瞬間忽然清醒,咒駡自己的卑鄙,嘲笑自己的無能。

除此之外,他總是忍不住揣測綠蒂是不是也愛著自己。

一起乘坐馬車的四五個人裡,她和我說話最多;

舞會遊戲中,她拍我時力氣最大;

她帶我去見她的妹妹、妹夫,我們看起來就像一家人。

……

漸漸地,維特越來越心浮氣躁,為了不再苦惱,他決定把綠蒂搶回來。

這天,維特踱步到綠蒂家, 可眼前的一幕讓他萬念俱灰,他看見綠蒂和未婚夫坐在庭院裡喝茶,倆人眉目含情,相敬如賓。

他一下子慌了,笨拙地躲開了綠蒂的視線,跌跌撞撞地跑回了家。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維特總覺得全世界都在嘲笑他的自作多情。

他把自己關起來,不停地問自己: 綠蒂真的不愛我了嗎?我是不是哪裡想錯了?

從此,維特將所有的快樂擋在門外,每天飽受著精神上的苦痛,日子越過越低迷。

心理學上有個 「蔡格尼克效應」,是說人的思維更容易停留在「不好」的事情上。

我們的思緒總是從幸福和喜悅上一閃而過,然後緊緊盯著生活裡那些失敗和遺憾不放。

這種思維慣性,讓我們不受控制地胡思亂想,反復咀嚼「挫敗感」的苦澀。

你有沒有過這種感受?

工作裡出現了一點小錯,老闆還沒說什麼,你就把自己罵了幾百遍,陷入失業的恐慌;

有時候別人只是沒有秒回資訊,你就各種猜測,以為自己得罪了人,陷入無盡的自責。

你任由自己焦慮,根本無暇感知生活的美好。

一直以來,我們都以為痛苦來自外界刺激,然而所有痛苦的背後,都是精神內耗在作祟。

讓你不快的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你緊抓著不放,非但改變不了客觀事實,還會讓痛苦在心裡不停地裂變。

很多時候,現實中的痛苦源只有水滴那麼小,你卻把這滴水暈染成了一片海。

把你壓垮的,是失控的情緒

為了幫維特擺脫困境,母親替他在公爵使館謀了份差事。

可剛過了沒幾天,維特就身心俱疲,幹不下去了。

他受夠了上司C伯爵的管束,想不通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守舊又苛刻的人。

他受夠了女同事的頤指氣使,納悶一個小文員的女兒憑什麼高高在上。

他受夠了這個地方的混亂與汙濁,痛恨人們拜高踩低的醜惡行徑。

在給朋友威廉的信中,維特抱怨說:

「周圍的人和事總引得我情緒波動,只求他們不要總來煩我。」

這天,維特照例拜訪上司C伯爵,可碰巧的是,C伯爵家裡,正在舉行一場貴族舞會。

作為低級職員的他,像個小丑一樣,在那些貴族怪異的眼神裡不知所措。

他慌忙起身告辭,卻忽然聽見了有人在他背後小聲地議論。

一時間,維特怒火攻心,他把臉一沉,用不合時宜的高傲語氣,發表了幾句高談闊論。

可接下來爆發的刺耳笑聲,一下子戳破了維特脆弱的自尊心,他像夾著尾巴的老鼠一樣倉皇逃竄。

回到家後,維特徹底崩潰,一頭紮到床上就病倒了,他向朋友哭訴:

「我整個人像在火海裡煎熬。」

被情緒壓垮的維特,沒有一點力氣出門工作,他的生活仿佛被一雙無形的手扼住了喉嚨,完全喪失了自由。

一個人失控的情緒,

到底對生活的影響有多大?

現代心理學研究證明: 人的精力源于心理資源,而心理資源是有限的,會被各種情緒消耗。

如果你總是處于焦慮、憤怒的情緒中,真正用于生活的精力必定被大大分散。

精力一旦被分散,人就像個泄了氣的皮球,隨便一點風吹草動就能把你戳破。

別人的一個眼神,一聲歎氣,都讓你膽戰心驚;遇到一點不如意不順心,就覺得生活已然天塌地陷。

情緒上的重負,不僅讓人筋疲力盡,還讓我們陷入內耗的惡性循環,把自己逼上絕路。

不停止內耗,人生永遠不會好

就在維特崩潰之際,綠蒂的婚訊不合時宜地傳來了。

痛苦和壓抑,像野蠻滋長的兩條藤蔓,緊緊捆住維特的心。

在公爵府的每一秒,他都想逃離,他痛恨身邊的一切,咬牙切齒地發誓一定要離開這個地方。

這天,維特遞交了辭職報告,他連一句「再見」也沒說,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他回到了故鄉,打算在這裡休養身心。

這天,維特在胡桃樹林裡漫步,野外的風,天邊的雲,枝丫上的雲雀,仿佛讓他重獲新生。

他順著小路走,不知不覺走到了與綠蒂初見的地方。

忽然間, 與綠蒂有關的回憶瘋狂地在腦子裡閃回,維特的心瞬間被往事填滿。

那些人生的遺憾和屈辱,像一個個黑色幽靈從樹蔭裡竄出來,繞著他不停地轉。

維特像瘋了一般,沖著空氣吼道:

我的人生裡為什麼有這麼多苦難,我為什麼這樣不幸?

這天回家後,維特再也無法入睡,不出幾天,他就形同枯槁,奄奄一息。

最後,感覺被全世界拋棄的他,決定改變這一切。

耶誕節來臨之際,他終究沒有逃出自己內心的魔障……

聽過一句很紮心的話: 毀掉一個人很簡單,就是讓他「胡思亂想」。

「想太多」,是一種心理頑疾,使整個人遭受噬骨蝕心。

英國首相邱吉爾,也陷入過這樣的困境。

可每當他陷入胡思亂想中時,就會想起一位前輩臨終前告誡他的話:

一生煩惱太多,但大部分擔憂的事情卻從來沒有發生過。

事實上,你擔憂的事情或許不會發生,但你的焦慮和惶恐,卻給你造成了實質性傷害。

更可怕的是,這些傷害有時候並不會因事情結束而終止,而是永遠跟隨著你的內心。

說到底,這個世界上能控制你的,唯有你的心結。

人生哪有那麼多痛苦,無非是你不肯放過自己。

歌德在《少年維特之煩惱》的結尾處寫道: 「人之幸福,全在于心之幸福。」

他說,人如果像孩子一樣用一顆簡單的心去生活,他才是最幸福的。

因為孩子從來不會想太多,想吃糖就去要,被欺負了就哭,害怕時就跑。

這是歌德寫到維特離開時,為自己也為讀者寫下的醒世名言。

很多時候,我們尚未被真正的困難打倒,就先被自己的思緒擊垮。

我們面對的最大阻礙,並非外界和他人,而是源于自我的內耗。

恰如美國心理學家鄧尼斯曾說的那樣:

「人,最強大的對手,永遠是自己。」

請用你的堅強和智慧,把過度的思慮驅逐出心門之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