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莫泊桑《我的叔叔于勒》:當金錢取代了良心的時候,這個世界真的病得不輕

delightW11 2023/01/02

莫泊桑所處的那個世界,很現實,金錢至上,道德淪喪。

有錢人驕奢淫逸,生活糜爛,沒錢的人拼命想著賺錢,想擠進那個人人都夢想進入的上流社會。

在金錢面前,親兄弟也可以翻臉不認人,毫無親情可言,夫妻之間也是有錢則夫妻、沒錢就敵人。

莫泊桑講的故事也很現實。

他講瑪蒂爾德,一個小職員的妻子,卻因為愛慕虛榮,去借朋友的珍珠項鏈,又不小心把項鏈弄丟了,最終省吃儉用,花了許多年才還清,卻得知那是一條假的項鏈。

他講ㄐ丨ˋ女羊脂球的故事,那些自稱為正人君子、名門貴族男男女女,他們瞧不起羊脂球,以她為恥辱,最后卻不知羞恥地請求這個女人救他們,等羊脂球舍己為人幫了他們,他們又趾高氣昂,以羊脂球為恥了。

他講于勒的故事,在跌宕起伏的情節之中,卻讓人們看透了那個金錢至上的世界,真的病得很嚴重。

1

十九世紀,梭羅感覺到人們的生活病了,變得不太正常,于是他走進森林,想看看真正的生活是什麼樣子的。

那個時候,梭羅就發現,金錢至上的觀念統治著絕大多數人的生活,人們拼了命賺錢,把自己折騰病了,就為了有錢去醫院看病。

為了錢,連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都冷漠了。

梭羅走到瓦爾登湖旁邊,自己動手建房子,自己耕地,他發現了生活真正的樣子,遠不像那些金錢至上的人們所說的那樣。

很多年后,梭羅已經死了,但社會上金錢至上的風氣卻沒有改變,作家莫泊桑也看到了這個世界的病,那個時候,法國小資產階級普遍破產,艱難維持著自己的小資生活。

很多人不甘心,就想出去闖一闖,渴望闖出一條陽關大道,有朝一日成為億萬富翁衣錦還鄉。

這樣的人不在少數,于勒就是一個這樣的人,當然,他是被逼無奈。

年輕時的于勒,就是家里的浪蕩子弟,不僅敗光了屬于自己的那份財產,還把本應屬于哥哥的那一份也敗了個精光,讓家人生活陷入窘境。

在所有人眼里,于勒都是一個壞蛋,一個無賴,一個十足的流氓。

面對這樣一個流氓,按照當時的慣例,于勒被送上前往美洲的商船,意思也很明顯,不成功就成仁。

那些背井離鄉去美洲的,都是夢想著要發財的人,于勒到美洲后,不知道做了什麼生意,總之,他寫信說他已經賺了錢。

這封信對那個苦苦維持生活的家庭來說,簡直就是福音,令人激動萬分。

過去那個被罵成流氓無賴、一錢不值的于勒,搖身一變,就成了家人眼中正直善良的人。

沒錢了,于勒就是沒良心的流氓,等有錢了,于勒就成了一個正直的、有良心的人。

在金錢至上的人眼里,錢就是一切,只要穿上有錢這件衣服,流氓就成了好人,無惡不作的壞蛋在金錢的照耀下,仿佛也把身上壞的東西完全洗干凈了,這世間罪惡因錢得到救贖、邪惡因錢變得良善。

當金錢取代了良心的時候,這個世界真的病得不輕。

2

家產被敗光的時候,于勒的哥哥菲利普先生,咒自己的弟弟去死。

他沒有什麼血濃于水的觀念,沒錢了,就什麼都沒了。

等到于勒來信說自己賺到錢了,哥哥又態度大變,聲稱:「于勒,可是這世界上最正派的好人。」

一個他曾經眼里的壞蛋,突然就成了正派的好人了。

錢真是神奇。

于勒的嫂子,恨于勒把家產敗光恨得要死,可是看了于勒的信后,也一改前態:「等我們的于勒回來了,家里就會富裕的,總算這一家子出了一個能人。」

一個她曾經眼里的一無是處的人,竟然變成了一個能人。

錢真是厲害。

兩年以后,于勒又來信了,說自己要長期旅行,可能很長時間都不能往家里寫信。

確實,此后十年,于勒沒有一點音信。

但是于勒的家人,卻把于勒當成「希望」。

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他回來,據我猜測,他們之所以希望于勒回來,絕對不是出于親情的思念,而是思念于勒身上的錢,有錢了,他們就會富裕起來。

他們沒錢的日子,也確實難熬。

有人請吃飯,他們不敢答應,因為沒錢回請,家里買的東西,都是清倉處理時的便宜貨,買米時,為了能省下一丁點,講價要講好半天。

最關鍵的是,因為沒錢,家里的大姑娘二十八歲了,已經成了老姑娘,還沒人問津,嫁不出去。

二姑娘也已經二十六歲了,但因為家境不好,沒有男子敢上門。

兩位姑娘的婚事,愁得一家人頭皮發麻,可是毫無辦法。

由此可見,這日子真不好過,因為他們周圍的人,也和他們一樣,金錢至上,人好不好,就看有沒有錢。

所以,每個星期天,看著由遠而近的郵輪,于勒的哥哥總是重復說:「要是于勒就在這條船上,那該多好!」

總之,所有人都相信,于勒一定會滿載而歸,帶領一家人過上富裕的生活。

于勒雖然沒有回來,但是他的信也幫了家里一點忙,一個小公務員看了于勒的信,向二姑娘求婚了。

那個病了的世界里,人們看人,不看是否賢良淑德,也不看是否品行端正,唯一看的一點就是,有沒有錢,或者會不會有錢。

《大學》里有言: 德者,本也;財者,末也。

但在一個生了病的世界里,財重于德,德之于財,正如茅坑里的石頭之于耀人眼球的鉆石。

3

在一個環境里,如果所有人都盯著金錢,那麼金錢就會吸引所有人的眼光,因為沒錢的人,一定會成了那個環境中的笑柄。

自從家產被敗光后,菲利普一家的日子,很不好過。

但即便這樣,在外人面前,他們還要裝得有模有樣的。

每到星期天,全家人都會衣冠楚楚地到出去散步,菲利普先生穿上禮服,把禮服上的油污細心地擦去,生怕被人看見出了丑。

可是風知道,那禮服下面,還是破破爛爛帶著汽油味的內衣。

他們艱難地維持著這種看似體面的生活,二姑娘出嫁后,全家決定去澤西島旅行,在澤西島,菲利普先生看見一個衣衫襤褸的老水手在伺候別人吃牡蠣,自己也打算帶家人去吃。

菲利普太太不舍得花錢,還在猶豫,兩個姑娘立即就同意了,菲利普太太沒法,只好說:「我怕吃了胃不舒服,給孩子們買吧,但別吃太多。」

接著看著兒子說:「約瑟夫嘛,就不必吃了,別把男孩子慣壞。」

所做的這一切,其實就是為了少花錢。

菲利普先生帶著兩個女兒去吃牡蠣,卻發現那個衣衫襤褸的老水手,長得真像自己那個有錢的弟弟于勒,他臉色煞白,目光古怪,對妻子說:

天大的怪事,那個賣牡蠣的人怎麼這樣像于勒呀。

菲利普太太聞言,也慌了神,但不愿意相信這是真的,就自己去瞧了瞧。

看完回來,呼吸急促地對丈夫說:

我想就是他,你去打聽打聽,可一定要小心,別讓那無賴再來拖累我們。

因為沒錢,于勒又從一個正直善良的好人變成了無賴。

在一個生了病的世界里,金錢,已經超越了良心和親情。

4

看見那個窮困潦倒的人可能是自己的親弟弟,菲利普先生激動了。

但他激動,不是因為見到了十幾年沒見的于勒,而是因為于勒還是一個窮人,沒有成為一個富人,不能帶領一家人過上富裕的生活。

他沒有同情于勒的遭遇,沒有心疼于勒吃了多少苦,他最在意的,就是于勒沒有錢。

于是,于勒再次成了無賴,成了壞蛋。

他惴惴不安地像船長打聽,得知那就是于勒,他急急忙忙離開了,生怕被于勒賴上。

飛利浦太太比較聰明,直接出主意說,趕緊把孩子們支開,以免發生意外。

還有一件事是重中之重,那就是堅決不能讓二女婿知道這件事情。

菲利普卻好像嚇傻了一樣,喃喃自語:「真是飛來橫禍。」

「我早就知道這個騙子干不成任何正經事,早晚會來拖累我們。」

他們忘了,在此之前,他們還看著遠方駛來的郵輪祈禱著于勒趕緊回來。

這一家人的變臉,都是因為錢。

于勒敗光家產,成了無賴、壞蛋。

傳出于勒有錢的消息后,于勒成了正直的人。

到后來發現,于勒窮困潦倒,只是一個賣牡蠣的辛酸的可憐人,他們不僅沒有同情,反而覺得,于勒就是壞蛋,無可救藥。

咋一看,真是可笑,一群小丑嘴臉。

可是仔細一想,真是悲哀。

一個這樣的世界,金錢至上,沒有親情,冷漠得沒有人性,這樣的世界,真的病得很嚴重。

5

看完這個故事,可能很多人都會想到卡夫卡的《變形記》,一個恪盡職守賺錢養家的旅行推銷員,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大甲蟲。

可是他那些寄生蟲一樣靠吸他的血活著的家人,在他變成甲蟲,無力繼續掙錢養家之后,殘忍地將他拋棄了,讓他孤獨悲涼地死去。

這還不算,他的家人簡直將他當成累贅,在他死后,全家人甚至出去旅行慶祝,因為那個拖累終于死了。

和莫泊桑所表達的一樣,物質超越了一切,包括親情、道德,成為了人心的主宰。

按理說,于勒再怎麼窮,也是菲利普先生的親弟弟,可是他卻因為于勒窮,就拋棄了他,完全沒有親情可言。

按理說,就算是變成了大甲蟲,那也是父母的兒子,是妹妹的哥哥,也是家里的一份子,他們就算再怎麼厭惡,也該念一念他曾經付出了那麼多,養著他們。

然而,并沒有。

推銷員變成甲蟲后,賺不到錢,就沒有用了。

于勒變成窮人,沒有錢,也就沒用了。

這樣的一個世界里,沒有親情可言,沒有道德可講,甚至連一點點高尚的東西都找不出來。

在這里,情感什麼的,都不如錢來得實際。道德什麼的,都不如物質來得真實,人的心里,其實已經被物質占據了,剩下的空虛,已經裝不下人間最美好的情感了。

但是這樣的世界,是生病了的世界,是荒謬和可怕的世界。

加繆說: 「一切向錢看的人生,跟死了沒什麼兩樣。」

就是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做為人最重要的東西,他們成了賺錢的機器,已經不是正常的人了。

6

時至今日,因為錢,父子成仇家,兄弟反目的事情,依舊很多。

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只能說,人性是復雜的,但是很大一部分,都是因為錢,因為在他們看來,金錢超過了親情,超過了一切。

作家李敖是個名人,也是個文化人,他死后,留下不菲遺產,兒女卻因為遺囑對簿公堂。

前兩年,南京一小區也有一個因為錢,父子對簿公堂的事情,那是因為養子遭養父母無限制的索取,最終和家庭決裂,養父母又向法院起訴了養子。

在這些事件當中,但凡人能有一點道德良心,都可能會有另外一種變化,但凡念一點親情,也不會只盯著錢。

毫無疑問,錢是一個好東西,可以讓人買自己喜歡的東西,可以讓人變得人模狗樣的,但是一個人眼里若只剩下錢,變得金錢至上,那麼他的心就是病了。

無論是卡夫卡在《變形記》所展現的那個世界,還是莫泊桑在《我的叔叔于勒》中所描寫的那個世界,都有一種金錢至上的力量在主宰著人們的內心。

所以,那個世界病了,病得很嚴重,它需要經過治療,才能找到那個世界失落的良心和道德,才能讓人從只知道錢的異物重新變為人。

一個「病」了的人,需要治療。

一顆病了的心,需要治療。

一個病得很嚴重的世界,需要治療。

而能夠治療這些病的,不是錢,不是物質,而是那些能滋養人靈魂的文化和知識,是那些能引人走向覺醒的智慧,是追尋真理之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