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老漢修房,給過路乞丐兩個饅頭,乞丐:你今晚必死

li李 2022/12/03

萬歷年間,清河鎮有一個叫張福的男子,從小父母雙亡,在張福三十歲的時候,奶奶也得了重病去世了,從此張福就一個人生活著。

張福長得俊朗,為人踏實勤勞,可因為家里太窮,一直娶不起媳婦,都三十好幾的人了,一直孤身一人。

這一天,張福從干完農活往家走,路過一片玉米地的時候,聽見里面有人喊救命,張福趕緊放下農具,一頭扎進玉米地里。

循著聲音,看見一個男子正要玷污一個女子,那女子是村里的劉寡婦,男子背對著張福,張福沒看清是誰。

只見劉寡婦拼命的掙扎著,可她哪是那個男人的對手,張福情急之下大喊了一聲:「你是誰!大白天,竟然做出如此下作之事!」

那男子突然停下手上動作,沒敢回頭,穿上衣服,就跑進了玉米地里。

張福正要去追,卻被劉寡婦喊住了,張福這才看見劉寡婦手腳被綁著,張福去給她解開繩子。

張福低頭一看,只見劉寡婦衣衫不整,胸前若隱若現,他趕緊轉過頭,說道:「你快穿好衣服,那壞人跑了,你趕緊回家去吧。」

說完轉身就要走,劉寡婦忙喊道:「張大哥,別走,等我一下,我害怕。」

張福聽完,又停下腳步,沒敢回頭,說道:「你快點,我送你回去。」

沒一會,劉寡婦走了過來,衣物已經整理好了。

就這樣兩個人一路上兩個人沒有說一句話,張福把劉寡婦送回了家,然后轉身要走,劉寡婦喊道:「張大哥,謝謝你今天救我,你進來喝口水吧。」

張福剛還口渴了,便想了一會,又轉身進了劉寡婦的家。

劉寡婦家里特別干凈,不像張福家里亂糟糟的,張福喝著劉寡婦倒的水,仔細觀察著劉寡婦的家。

劉寡婦長嘆了一聲,說道:「今天多虧張大哥了,差點讓那賊人得逞,不然我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一邊說著,一邊掩面哭泣。

張福看著眼前的劉寡婦,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劉寡婦守寡多年,如今雖然三十多歲的年紀了,已然風韻猶存。

劉寡婦抬頭看著張福,只一眼,張福得臉就紅透了。

劉寡婦又說道:「張大哥,以后我去地里干活,能不能跟你一起去,有你給我作伴,我就不怕了。」

張福慌亂的點點頭,答應了劉寡婦,又起身慌亂的向劉寡婦告別。

一路小跑回家,張福都心神未定,張福只要一閉上眼,滿腦子都是劉寡婦的樣子。

后來,劉寡婦就經常來喊著張福一起去地里干活。張福地里的活干完了,就幫劉寡婦干活,慢慢的兩人熟絡了起來。

劉寡婦全名叫劉慧蘭,新婚沒多久丈夫就意外去世了,沒有孩子,劉慧蘭本可以改嫁的,可是她放心不下公公婆婆,便留在婆家,照顧這兩個老人,后來沒幾年,兩個老人相繼都去世了,媒婆給劉慧蘭說了好多人家,劉慧蘭都覺得不合適,后來就沒人給她說媒了。

劉慧蘭見張福為人善良,便心生愛意,為了感謝張福,她經常給張福送去飯菜,給張福做鞋做衣服。

張福心疼劉寡婦,覺得她一個人生活不容易,就對她很是照顧,忙完自己家的農活,就去忙劉寡婦家的。

倆人郎有情妾有意,就差捅破那層窗戶紙了。

村里有很多長舌婦,背地里議論這劉寡婦,說她不守婦道,各種難聽的話不絕于耳。

劉寡婦聽了,很不在意,守寡這些年,她聽到各種難聽的話,已經無所謂了,自己問心無愧就好。

可張福不愿意了,聽見別人背后污蔑劉寡婦,他當場就跟人翻了臉,氣沖沖的回了家。

想來想去,他覺得既然自己喜歡劉寡婦,那就想辦法娶了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保護她了,看那些人還在背后議論不。

這樣想著,傍晚,他就來到劉寡婦家,劉寡婦正在吃飯,見張福來了,很高興,把他迎進門,趕緊去添了一副碗筷。

張福忙讓她不要忙了,他鼓足勇氣問道:「你覺得我怎麼樣?」

劉寡婦沒想到他突然這麼問,笑道:「張大哥是個善良的好人,好人一定會有好報。」

張福又問道:「那我想娶你,你答應不?」

劉寡婦愣住了,她幻想過無數次嫁給張福的樣子,可是自己是一個遭人嫌棄的寡婦,配不上善良的張大哥,所以她一直是把愛意壓在心底最深處。

張福見她不說話,慌忙問道:「你是不是嫌棄我窮,你放心,咱倆成親以后,我定想辦法去掙錢,不讓你受委屈。」

劉寡婦聽罷,含著淚說道:「不是的,不是的張大哥,你很好,是我不好,我配不上你。」

張福說道:「沒有的事,你溫柔賢惠,心靈手巧的,怎麼就配不上我,只要你不嫌棄我,我就請了媒人,咱倆成婚。」

劉寡婦聽完,原來她的張大哥一點都不嫌棄她,那他還矯情什麼呢,她含著淚重重的點點頭說道:「我愿意。」

張福聽完,喜出望外。顧不上吃飯了,給劉寡婦說他去請媒人,就跑出了門。

劉寡婦看著他著急忙慌的樣子,破涕為笑。

就這樣張福要娶劉寡婦的消息就在這村里傳開了,多一半的人都認為他倆很般配,又一少部分人認為張福癩蛤蟆吃上了天鵝肉。

張福與劉慧蘭舉辦了很簡單的婚禮。

婚后,張福總覺得家里房子太破舊了,便請了堂哥張成來修房子,張成是村里的木匠。

劉慧蘭看見張成前來,眼神有些躲閃,但是她又定了定神,笑著和張成打招呼,張成也一口一個嫂子的叫著。

房子修好那天,妻子劉慧蘭準備了一桌好菜,招待一眾匠人,大家正喝著酒呢,門口進來一個老婆婆,是個乞丐,手里拿著一個破碗。

劉慧蘭見老人家可憐,便拉了一把凳子,讓老人家坐下,給她兩個白面饅頭,還盛了一碗菜。

老婆婆見劉慧蘭心地善良,嘴里不停的念叨著「謝謝善人了」。

老婆婆吃完與劉慧蘭告別,她抬頭看了看劉慧蘭,看見家里的房梁,她大吃一驚,把劉慧蘭拉到屋外,說道:「你丈夫今天晚上必有大災,可千萬不敢在這屋里睡。」

劉慧蘭疑惑不已,說道:「婆婆,我們今天才把房子修好,之前房子破舊漏雨,婆婆何出此言那?」

老婆婆說道:「我見你善良,所以好心勸勸你,你丈夫怕是得罪了那木匠,那房梁之內,只怕有門道,你且莫出聲,晚會他們走了,讓你丈夫上去查看一番就知道了。」

劉慧蘭聽完大驚,心中立刻有了答案,她留婆婆在家里住下,婆婆也沒有推辭,因為她還要留下來替這家人施法破災。

晚上送走一眾匠人,劉慧蘭便把此事告訴了丈夫張福,張福趕緊搬來梯子,爬上去一看,果然在房梁里面有東西,還放了四樣東西,擺放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

東面放著一張蛇皮,西面有一只死蜘蛛,南面有一個紙人,北面放著一面銅鏡。

張福把東西拿下來,老婆婆就讓他把東西擺放在堂屋的東西南北四個角。

然后拿出四張符紙,依次焚燒,把蛇皮、蜘蛛、紙人都燒了。然后把最后一張符紙在銅鏡上燒成灰燼,又讓張福把銅鏡掛在了大門上面。

做完這些,老婆婆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氣,對著張福兩口子說道:「如今那壞人怕是已經遭到了反噬,這銅鏡我施了法,以后不會再有人敢來害你們了,切記,那銅鏡不能再拿下來了。」

張福與劉慧蘭趕緊謝過老婆婆,老婆婆轉身要走,劉慧蘭見老婆婆孤身一人出去乞討,飽一頓饑一頓的,甚是可憐,便靈機一動,跪在地上,說要認老婆婆做干娘,以后孝順她,為她養老送宗,讓她留下來,不要出去乞討了。張福也在一旁附和著說道:「娘,你就留下來吧,以后,有我一口吃的,絕對就有你一口吃的。」

老婆婆見這兩人都是善良的,她乞討多年,從來沒有人說要養活她,心中很是感激,便答應了。

木匠張成就是那日在玉米地里想要玷污劉慧蘭的男子,張成有妻子,他妻子特別胖,脾氣特別不好,是村里出了名的潑婦,張成覬覦劉寡婦許久了,那天不是張福誤了他的好事,他就得手了,所以他對張福懷恨在心。

于是就趁著給張福修房子,放下了那四樣東西,本以為天衣無縫,他便回家高興地睡下了。

誰知睡到半夜,一只蜘蛛從他的鼻子鉆進了他的身體里,又來了一只毒蛇,盤在他身上,張成覺得有東西在他身上,便幽幽睜開眼睛,看見是一條蛇,他嚇得一動不動,誰知,這時候,張成的妻子翻了個身,她的胳膊一甩,剛好把毒蛇的頭直接打到了張成臉上。

不出一個時辰,張成便毒發身亡了。

劉慧蘭躺在床上給張福說了那天在玉米地里的男人就是張成,張福氣憤不已,劉慧蘭看見丈夫的樣子,趕緊寬慰到:「干娘都說了,他活不過今晚了,相公何必要動怒,不要讓壞人擾了我們的興致,春宵一刻值千金哦。」

張福看著妻子嫵媚的身姿,已經顧不上其他了。

后來張福去城里跟人學做豆腐,學成歸來,自己開了個豆腐坊,妻子劉慧蘭也忙里忙外的給他幫忙,張福的豆腐坊生意越來越好。

兩年后,劉慧蘭給張福生了一個大胖小子,這小子從小就跟著奶奶學奇門異術,小小年紀就聰明的不得了,但是他從來沒有用學到的東西做過壞事,一家人的生活過得幸福美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