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康熙為何要把幫助自己「除鰲拜平三藩」的功臣活活餓死?

delightW11 2023/01/02

索額圖不僅被活活餓死在宗人府,康熙還將他的兒子殺光,徹底斷了他的后裔血脈,并且在數年后,康熙再次提及索額圖時,又咬牙切齒的說他是「本朝第一罪人」。

而曾經,索額圖是康熙最信任的臣子之一,正是因為有了索額圖,康熙才得以坐穩皇位。

究竟索額圖做了什麼,以至于康熙對他如此恨之入骨呢?這一切,還得從索額圖初入仕途的時候說起。

索額圖的成名之路

索額圖能在康熙朝位極人臣,與他父親索尼為他打下的夯實基礎有很大關系。

當初,在皇太極去世之際,由于沒來得及冊立繼承人,導致帝位虛懸,而皇太極的弟弟多爾袞一心想繼承皇位,但最終,在以索尼為代表的正黃旗勢力支持下,年幼的順治皇帝得以登基。

但也因為這件事,索尼得罪了多爾袞,因此,成為攝政王后的多爾袞,對索尼展開了一連串的報復打擊。

先是被削官貶職,之后又被抄家流放,那一段日子里,索尼生不如死。

但隨著多爾袞的病逝以及順治的親政,曾經拼死效忠皇室的索尼迎來了人生的春天,不僅官復原職,并且數次升遷,繼而成為順治朝的重臣之一。

更重要的是,在順治皇帝去世之際,索尼與蘇克薩哈、遏必隆、鰲拜四人,被委任為康熙的輔政大臣。

正是因為父親身居高位的關系,索額圖便以「勛貴子弟」的身份,早早地就進入了仕途,并且先后擔任過順治帝和康熙帝的侍衛。

而在擔任康熙侍衛期間,索額圖與年少的康熙建立了親密的君臣關系。

這種關系,不僅是索額圖日后在康熙朝顯赫一時的關鍵,并且在當時對于康熙來說,與他親密無間的索額圖,是能救他于水火之中的重要倚仗。

在索額圖之父索尼去世后,四位輔政大臣僅剩三位,而這三位中,位居末位的鰲拜開始蠢蠢欲動。

他先是設計逼死了次輔蘇克薩哈,又將三輔遏必隆拉入自己陣營,更要命的是,他展現出了一派對康熙輕視、慢待的態度。

久而久之,康熙無法忍受,因此,除掉鰲拜,重奪大權的計劃,便提升了日程。

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很難,當時的鰲拜黨羽遍布朝野,況且又手握兵權,遠不是一個少年康熙能對付的。

而在這個時候,康熙想到了一個能幫他出主意的人,而這個人正是索額圖。

康熙八年,康熙皇帝以召索額圖入宮下棋為由,頻頻與他暗中謀劃如何除掉鰲拜,而在得到康熙的授意之后,索額圖辭去了戶部之職,出任乾清宮一等侍衛領班。

之后,索額圖又以協助康熙練習摔跤為名,暗中訓練了一批少年布庫、拜唐阿。

由于理由充分,加上鰲拜也誤以為康熙只不過是少年習性,因此就不加在意,也并索額圖的安排進行阻止。

等到一切準備充分后,康熙稱商議要事,召鰲拜進宮,趁其不備之下,早已埋伏好的索額圖以及布庫少年一擁而上,最終生擒了鰲拜。

緊接著,康熙當眾宣布鰲拜數款大罪,之后下令將其禁錮,至此,鰲拜集團徹底倒台。

而在此事中居首功的索額圖,也因此得到了康熙的豐厚回報,先是被任命為國史院大學士,入朝參政,不久后,又改任為保和殿大學士,加太子太傅銜。

由此,索額圖正式進入統治中樞,而這一年,他剛滿三十四歲。

這還僅僅是索額圖幫助康熙除掉鰲拜的功勞,除此之外,索額圖在平定三藩一事上,同樣也是功勞頗多。

康熙十二年,平西王吳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上書康熙皇帝請求撤藩,三人此舉,實際上是探聽朝廷虛實和看朝廷如何反應。

當時,以索額圖、圖海等大臣表示,三藩不可撤,否則必反,應從長計議徐徐圖之。

但以明珠為首的另一波大臣卻建議康熙果斷撤藩,否則必將養虎為患,而當時的康熙也是年輕氣盛,隨即就下達了撤藩令。

結果,撤藩令下達不久,吳三桂等人果不其然就扯旗造反,并且在造反之初,一度將清軍打得連連敗退。

看到出師不利,并且局面一度無法收拾,當時的康熙甚至已經有了退位的想法。

關鍵時候,索額圖又一次站了出來,這次他不是來和康熙唱反調的,而是開始堅定不移地協助康熙帝料理軍事、出謀劃策。

因為索額圖知道,如果大清完了,那麼他和他的家族也就徹底完了。

最終,在索額圖以及明珠等人的鼎力協助下,康熙成功平定了三藩, 而索額圖也因此被康熙再次記上了一功,對他也愈加信任。

除了幫助康熙除掉鰲拜,以及平定三藩之外,索額圖還有一個極其重要的身份。

索額圖的侄女,也就是索額圖大哥噶布喇之女赫舍里氏,早在數年前就嫁給了康熙,并且還被封為了皇后。

所以,在諸多功勞的基礎上,索額圖還是康熙的「叔岳父」。

同時,在康熙康熙十四年,康熙皇帝又將赫舍里氏之子,也就是索額圖的外孫胤礽立為了皇太子,這就更讓索額圖的地位超然,不少官員紛紛依附于他,「索黨」便由此形成。

但在索額圖享受著超然地位帶來的無限風光同時,一場無聲的災禍卻在向他襲來。

「索黨」與「明黨」之爭

索額圖與明珠之間的矛盾,早在平定三藩之初就已經埋下。

當初,是明珠等一幫大臣建議康熙主動削藩,以免養虎為患,但在康熙下達削藩令之后,隨即引發了吳三桂的扯旗造反。

并且,清軍在前期節節敗退,這就導致康熙差點引咎退位。

而在之后,索額圖轉變了之前抵制削藩的態度,成了堅定的「削藩派」,并幫助康熙料理軍事,確實為平定三藩做出了貢獻。

但是,在他轉變態度的同時,他曾經建議康熙,把把當初主張削藩的幾個人統統殺掉。

索額圖這番建議的理由是,如今不可收拾的局面,正是因為這幾個人的主張才形成的,所以明珠等人是罪魁禍首。

不過,當時康熙并未聽索額圖的這個建議,而是大包大攬把絕大多數責任,都攬在了自己身上,因此,明珠并未被殺。

雖說保住了性命,但明珠卻由此恨上了索額圖,這也是為何兩人會在朝堂上彼此纏斗攻訐了數十年的根本原因。

并且,在平定三藩的過程中,明珠也是盡心盡力,同樣做出了不少貢獻,因此,他也逐漸贏得了康熙的信任。

在這種情況下,明珠的官職不斷得到升遷,先是吏部尚書,之后又成為武英殿大學士,隨著官位越來越高,明珠也擁有了與索額圖分庭抗禮的實力。

而有了實力之后,明珠自然就會對曾經想置自己于死地的索額圖進行報復,因此,當時依附于明珠的官員,對索額圖集團沒少進行各種打擊。

當然,索額圖也不會坐以待斃,所以雙方在朝堂上明里暗里的爭斗隨處可見,這便是「明黨」與「索黨」之間的黨爭。

而這種情況,康熙皇帝不是不知道,但在最初,他抱著的是一種」暫且姑息「的態度,畢竟當時三藩之亂尚未徹底平定,加上索額圖與明珠二人確實在其中出力頗多,因此,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沒有過多干涉。

但康熙的不干涉,讓索額圖有些得意忘形,他以為康熙的這種態度是支持自己與明珠爭斗,因此,加大了對明珠的排擠力度。

并且,在打擊明珠的同時,索額圖還大肆貪污納賄、培植私黨、擾亂朝綱,總之就是要多跋扈就有多跋扈。

終于,康熙皇帝帝索額圖的囂張跋扈極為不滿,決定出手教訓他一番。

康熙十九年,三藩之亂接近尾聲,騰出精力來的康熙皇帝決定整肅朝綱,而在他這種鮮明的態度之下,知趣的索額圖不得不以病為由,申請退休。

對于索額圖的主動申請,康熙十分痛快地進行了批示,不過,為了表彰索額圖曾經的功勞,康熙還是給了即將離任的索額圖極高的評價和贊許。

「勤敏練達,用兵以來,贊畫機宜」---康熙皇帝

并且,康熙并未完全準許索額圖徹底退休,而是命其在內大臣處上朝,不久之后,又任命他為以政大臣。

所以,雖說索額圖的官位并沒有以前高,但他在朝中的影響力依舊存在,因此,以前怎麼樣,如今一切照舊,也就是說,索額圖以及其家族成員,依舊是跋扈無比。

但這種情況,并沒有維持太久,三年之后,康熙忍無可忍,這一次,他決定對索額圖以及其家族動真格的了。

康熙二十二年,康熙皇帝以索額圖的五弟心裕「素行懶惰,屢次空班」為由,革去了其鑾儀使、佐領職位,并降襲一等伯。

同時,索額圖的六弟法保也被革去爵位。

最后,對于索額圖,康熙斥責他「自恃巨富,日益驕縱」,因此,其議政大臣、內大臣、太子太傅等職位和頭銜均被革除。

這樣一來,索額圖以及其家族幾乎是被一擼到底,得虧康熙是考慮到索額圖是皇太子叔外祖父的關系,勉強給索額圖留了一個小小的佐領之職。

而這次打擊,可以說是讓索額圖家族差一點灰飛煙滅,而在他倒霉的同時,他的對手明珠卻是春風得意。

畢竟自己曾經的敵人如今的境遇如此之慘,而自己現在則是手握重權,尤其是在協助康熙平定了鄭氏集團后,更是深得皇帝信任。

所以,明珠在索額圖倒台的同時,也逐漸走上了貪鄙擅權之路。

但在明珠逐漸腐化的同時,康熙對他的不滿也在與日俱增,當初提拔明珠是為了壓制索額圖,如今索額圖一黨已經做鳥獸散,而明珠卻又走上了專權之路,這就讓康熙不得不開始想辦法壓制明珠了。

而康熙壓制明珠的辦法很簡單,那就是再次啟用索額圖。

康熙二十五年,康熙皇帝任索額圖為領侍衛內大臣,而索額圖也由此再次進入權力中樞,緊接著,索額圖一黨就展開了打擊明珠的行動。

先是在康熙二十六年冬,索額圖的學生高士奇上書,彈劾明珠擅權貪污,而康熙對此并未表態,而他的這種反應,讓有心扳倒明珠的朝臣們得到了鼓勵,紛紛上書對明珠開始揭發檢舉。

最終,明珠被免去一切職務,一路降至為普通侍衛,自此明珠一黨徹底倒台。

明珠與索額圖之間的黨爭,是康熙朝中前期的重大事件,同時也是索額圖在官場上兩度沉浮的原因,但這其中,所說索額圖有過擅權專政,甚至是貪墨等行為存在,卻不是康熙最終對其趕盡殺絕的根本原因。

索額圖最終凄慘收場的核心因素,大部分原因,是出在了皇太子胤礽身上。

成也皇太子,敗也皇太子

索額圖與胤礽的親戚關系,注定了他必須站在胤礽這一邊,換句話說,他與胤礽屬于是榮辱與共。

因此,胤礽境況的好壞,直接決定了索額圖的處境。

在這種情況下,索額圖必須把自己牢牢地綁在胤礽這條船上,也必須無條件支持胤礽,畢竟只要胤礽將來繼位,那麼索額圖就有「從龍之功」,這樣一來,索額圖的家族將來的榮華富貴就有了保障。

所以,把全部的寶都押在胤礽身上的索額圖,就不斷地接近并教導胤礽,告訴他早做準備和打算,同時時刻警惕,避免有人趁虛而入。

坦白來說,索額圖這樣教導胤礽也是一片好心,而胤礽對于索額圖的提點也是十分感激,但他們忘了的是,康熙是一個權力欲極強的人。

因此,當索額圖對胤礽的諸多教導傳到康熙耳朵里后,康熙是勃然大怒,在他看來,索額圖這樣做,不僅是在「教唆皇太子、離間父子之情」,同時,也在助長胤礽妄圖與自己分庭抗禮的野心。

所以,為了遏制這一勢頭,加上胤礽在不少小事上惹得康熙不滿,康熙決定給胤礽以及索額圖一個警告。

康熙三十六年,胤礽的太子府上,他的數個親隨被康熙一一處死,緊接著在次年,康熙又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

他將幾個已經成年的皇子進行冊封,以此來牽制太子一黨。

其中,受到冊封的有皇長子胤禔和皇三子胤祉,兩人均被封為郡王,另外,皇四子胤禛、皇五子胤祺、皇七子胤祐、皇八子胤禩則被封為了貝勒。

這是康熙朝第一次對成年皇子分封,而正是這次分封,導致了后來的「九子奪嫡」。

康熙的本意,是想借助分封其他皇子,來牽制和壓縮皇太子的權力,但這些受到分封的皇子,在擁有了自己的實權之后,逐漸變得不安分起來,而他們也由此與皇太子之間的矛盾越發增多。

在這種情況下,胤礽成了諸位皇子的攻擊目標,時不時地在康熙跟前打小報告,告發胤礽的一些不法之舉,而胤礽這邊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于是開始反擊,于是,諸皇子與太子之間的斗爭,充斥著朝堂內外。

混亂復雜的朝堂局面,讓康熙極為憤怒,在他看來,這都是索額圖的錯,是他教唆皇太子,以至于「父子失和,兄弟反目」,與此同時,胤礽的種種失儀舉動,不僅讓康熙對他愈加寒心,同時也讓康熙認為,都是索額圖把胤礽給帶壞了。

因此,康熙下定決心,要清除掉索額圖這個禍害,以便把胤礽拉回到正路上。

不過,康熙為了避免自己留下「不容功臣」的惡名,因此就沒有直接處置索額圖,而是故意漏給了他一個破綻,好讓索額圖自己上套。

什麼破綻呢?在康熙四十一年,康熙南巡至德州,恰逢胤礽生病,而此時的索額圖已經致仕,但康熙卻召他前來德州,照顧和侍奉皇太子胤礽。

康熙這麼做,其實就是主動為索額圖與胤礽創造了一個能多接觸的機會,而借助這種機會,康熙才得以搜集索額圖更多的罪證。

而索額圖并不知道康熙的用意,因此在受到召喚后,興沖沖地趕往德州,并且在抵達之后,不按照禮儀和規制下馬步行,而是急不可耐的直奔胤礽居所,無意間就犯了數條大不敬之罪。

并且,康熙在胤礽居所安排了不少眼線,將索額圖與胤礽的對話一五一十地記錄下來,而在這其中,不乏有 「行大事」、「先發之」等話。

對于索額圖的一舉一動,康熙自然是了如指掌,而就在他考慮著如何給索額圖最后一擊的時候,有個人主動站了出來,遞給了康熙一把鋒利的刀子。

這個人就是前文提到的高士奇,高士奇是索額圖的學生,但在索額圖掌權之后,對他態度極為惡劣,辱罵毆打是常有的事,因此高士奇對索額圖可以說是恨之入骨。

所以,在探知到康熙有除掉索額圖的意圖后,高士奇一股腦的把自己知道的索額圖的非法行為,全部告訴了康熙。

就這樣,康熙掌握了索額圖的所有罪證,最終,在康熙四十二年,也就是康熙南巡結束并返京之后,第一時間下旨緝拿索額圖。

就這樣,索額圖被投入至宗人府的大牢之中,并被嚴加看管起來。

而康熙在將索額圖投入大牢之后,一度想將他直接就地正法,畢竟在康熙眼里,是索額圖毀了自己精心培養多年的太子,但考慮到索額圖是太子的叔外祖父,同時早年間也功勛卓著,因此直接處死的話,說出去也不好看。

所以,康熙就采取了另一種辦法,即讓索額圖無聲無息的死去。

康熙四十二年七月,已經被關押在宗人府一個多月的索額圖,贏來了兩個訪客,這兩個訪客分別是皇三子胤祉和皇四子胤禛,他們前來的表面目的,是看索額圖有沒有逃遁的可能。

但實際上,他們是來要索額圖的命的。

二人抵達宗人府后,以加強監押力度為由,命令宗人府官員給索額圖加了九條鐵鏈,以防止索額圖有逃跑的可能。

而根據史料記載,當時的一條鐵鏈有五斤重,九條就是將近四十多斤,如此重負之下,已經年僅七旬的索額圖自然動彈不得。

就這樣,無法動彈,也沒辦法自行解決吃喝的索額圖,不久后便活活餓死在了獄中。

而在索額圖死后數年,康熙對太子胤礽終于忍耐到了極限,最終在康熙四十七年將其廢黜,在廢黜胤礽的同時,怒不可遏的康熙,又下令將索額圖的兩個兒子一一處死。

幾年后,康熙當著朝臣的面,再次談起了索額圖,而他對于索額圖的憤恨顯然還未消除,他依舊固執的認為,太子最終被廢,全部是索額圖的責任,所以,康熙才會咬牙切齒的評價索額圖為「本朝第一罪人」。

一個曾經為康熙立下大功,也為大清朝做出過突出貢獻的大臣,就這樣被蓋棺論定,而他曾經的功績,也由此被全部抹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