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人生領悟
職場語錄集
語錄精選
名言佳句
    
袁世凱六姨太:流落到寧夏,死后買不起棺材,誰知銀行存有巨款
2023/05/10

袁世凱

幽暗的夜晚,燭火慢慢地燃燒著,一個面若桃花的新娘子端坐在床邊。她滿心期待著新郎進來的那一刻,期待著從此往后自由穩定的生活。

然而,當一個年近半百的男人大搖大擺地走進婚房時,她整個人都混亂了。

和她結婚的不是翩翩才子袁克文嗎?怎麼變成了她的公爹袁世凱呢?

事情還要從幾個月前說起。

這個新娘名叫葉蓁,是南京城鼎鼎有名的妓女。

那時,袁世凱的兒子袁克文恰好到南京去辦事,生性風流的他便流連于煙花柳巷,結識了葉蓁。

對于葉蓁來說,這個年輕帥氣的官宦子弟實在是她能遇見的男人之中的翹楚了,風流瀟灑、才識過人,還被譽為四大才子之一。

袁世凱

在兩人相處之間,袁克文表現得體貼溫柔,非常照顧她的感受。

他太懂女人了,完全明白怎麼觸動到女人的心底。一來二去之間,年輕的葉蓁漸漸地對袁克文動了心。

袁克文見她談吐學識都不像普通女子,更與之間見過的煙花女子都不一樣,于是便對她產生了好奇。

原來,葉蓁曾經也是大戶人家的女孩。她的父親是一名商人,在揚州、鎮江等地都布有產業。

葉蓁在錦衣玉食的環境中長大,從小便接觸四書五經、琴棋書畫,也算是一名才女。

在家人的嬌養下,葉蓁出落的亭亭玉立,楚楚動人,一顰一笑間都獨有自己的風姿和韻味,更帶有一種天真爛漫的氣質。

袁克文

以葉蓁的家世和樣貌,完全是不愁嫁的。假以時日,追她的男人都要遍布南京大街小巷。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遭到外界的影響,葉家的生意突然一落千丈,葉家再不復當年富裕。

然而葉家的公子哥都是揮霍慣了的人,也沒有什麼本事和才華。

這個家很快就支離破碎,難以繼續維持。

在這樣的情況下,葉蓁便被賣到青樓里做妓子。

從一個大家閨秀成為人人可踩的妓子,葉蓁的世界也隨之崩塌。她無數次想要逃離,卻又一次次被關回那個精致的房間里。

漸漸地,葉蓁也認命了,完全接受了自己成為妓子的事實。

與別人不同,葉蓁有才華又有美貌,性格也溫婉動人。久而久之,就成了南京城的名妓。

四大才子

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葉蓁認識了袁克文,她的心也被迅速俘獲。

袁克文的好可能只是他對付女人的一套方法。可是這微弱的溫暖,卻是葉蓁傾心以對的關鍵。

聽完葉蓁從前的經歷,袁克文感覺自己的心微微顫動,原來她是經歷了這樣的生活才變成了這樣。

雖然談不上愛,但袁克文確實是喜歡上了葉蓁,也對她非常憐惜的。

在袁克文離開時,葉蓁將自己的照片送給了袁克文。她相信袁克文就是救她出水火之中的那個男人。

假若兩人因此產生情愫,能就此結婚,也是一樁美事。

可袁克文是不可能娶葉蓁的。對于袁家那樣的家庭來說,子女的婚姻都要經過父母之命,不能私下決定。

袁世凱與母親

何況葉蓁還是一個煙花女子。

然而這還不是最戲弄人的地方。

在某次袁克文給袁世凱請安的時候,葉蓁的照片從他的袖子里緩緩掉落。

袁世凱本是好奇瞟了一眼,結果卻覺得照片上的女子驚為天人。他猜測是袁克文惹下的風流債,卻并不愿放手。

他假意詢問:「這個女子是誰呀?看起來很是嬌嫩。」

袁克文不敢說是自己的「意中人」,只能說:「這是我特意為父親物色的一個姑娘,現找來照片,不知您合心意否?」

葉蓁萬萬沒想到,袁克文的真心這麼不值錢,在父親的威嚴下輕易就動搖了。

他固然有不舍,但對他這樣的人來說,這只是他動心的無數次其中的一次。

袁世凱

袁克文不敢觸怒袁世凱,便只能將葉蓁拱手讓人。

袁世凱對這個回答非常滿意,于是派自己的信服符殿青到南京贖人去了。

當葉蓁聽聞袁家派人來接她時,她以為自己等到了,開開心心地收拾行李離開了那個地獄。

然而沒想到,在洞房花燭夜這天,她看到的不是袁克文,而是年過半百的袁世凱。

袁世凱也算是一個有能力有魅力的男人,可架不住已經47歲高齡了,而那時葉蓁才正是青春年華。

袁世凱已經頭髮花白,葉蓁卻是剛剛綻放的嬌花,兩者看起來說是爺孫也不為過。

葉蓁自然對這個事實難以接受,但她也不敢問袁世凱袁克文在哪里,只能打碎了牙齒往肚里咽。

身著十二章袞服的袁世凱

否則回到青樓,伺候的就不僅僅是一個男人了。

盡管已經認命,但她仍無數次在心里問同一個問題:袁克文為什麼就這樣拋棄了她?

那個知書達理的女子,被這無情的世道漸漸腐蝕,最終竟也和她人沒兩樣了。

迎娶葉蓁之前,袁世凱已經娶了五個姨太太,因此葉蓁只能做袁世凱的六姨太。

在南京的青樓她是眾人追捧的重點,然而在袁家她只是一眾嬌花其中的一朵。

這樣的落差不可謂不大。

幾個姨太也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人,你擠兌我,我擠兌你。

最受歡迎的也是最有權力的兩個姨太太是大姨太沈氏和五姨太楊氏。

圖左為袁世凱的兒子袁克定

沈氏跟袁世凱時間最早,那時的袁世凱還是一個籍籍無名的年輕小伙子。沈氏拿自己的私房銀子資助了他,他才有今天。

因此袁世凱對沈氏是極為感激的。

而五姨太楊氏是一家普通小戶人家的女兒,長相算不得非常出眾,但是把持內務是一把好手。

大到宴席舉辦,小到生活起居,這些東西都由楊氏把持著,連袁世凱的子女都要給她幾分臉面。

且楊氏的腳纏得極小,很得袁世凱的歡心。因此袁世凱也樂意把權利交給楊氏。

葉蓁這個六姨太,便歸楊氏管理。

楊氏不是什麼心善的人,對于這些後來的姨太,她都覺得十來分寵的。因此常常找各種理由對她們進行「管教」。

袁世凱的兒子袁克恒

葉蓁就是被「管教」的一員。

對于這樣的情況,袁世凱是不會管的。說好聽點是姨太,說難聽點就是隨意供他把玩的女人。

除了沈氏這種有特殊意義的和楊氏這種對他有助力的,其余的女人如果沒了,他還能找更年輕更貌美的來。

他的心他的愛就那麼一點,還指望能夠分給所有人嗎?

在這樣的環境下,葉蓁已經顧不上自己的丈夫到底是袁世凱還是袁克文了。她只有屈服,學習如何爭寵,才能更好地活下去。

然而袁世凱已經是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不再有那些小兒女心思的老人了,她的那些小把戲,在袁世凱的眼皮子底下無所遁形。

袁克恒一家

能鞏固自己地位的,只有一個老辦法:生孩子。

在這十多年間,葉蓁陸陸續續給袁世凱生了兩個兒子和三個女兒,分別是袁克捷、袁克友以及袁福禎、袁奇禎、袁瑞禎。

她才二十來歲,便已經成為五個孩子的母親。

因為生得多,袁世凱對她也頗為和顏悅色。對于一個老男人來說,生孩子便是他能力的最大佐證。

可是這樣的生活,真的是葉蓁想要的生活嗎?什麼時候,她從一個渴望愛情的大家閨秀,變成了一個無情的生育機器了呢?

一代佳人,最終還是在現實生活的逼迫下,漸漸屈服,成為了最普通平凡的女人。

袁世凱

1916年,袁世凱當上了皇帝,葉蓁也隨之成為了妃子。葉蓁本以為水漲船高了,但僅僅過去83天,袁世凱便因病逝世了。

葉蓁再次過上不平穩的生活。幸運的是,袁世凱的家產也一并被子女平均瓜分。男孩可以得1萬銀圓、股票8000股以及20多處房產,而女兒每人可分得7000銀圓。

葉蓁便帶著幾個孩子由北京搬到天津獨自生活。

對于接下來的生活,葉蓁也很迷茫。在這十幾年間,她既沒有學會如何整理內務,也沒有再精進自己的學業。

她的本領就是討好男人,為男人生孩子。除此之外,讓她一個人撫養幾個孩子,實在是太困難了。

袁世凱的五姨太楊氏

葉蓁的幾個孩子也不是多有出息,長女袁福禎和次子袁克友英年早逝,次女袁奇禎和三女袁瑞禎勉強上完幾年學后便有了自己的生活。

葉蓁這幾年對錢財的管理也不盡人意,雖守著一座金山,卻沒有使它變多。

葉蓁錯誤的投資眼光使這座金山越來越小,再加上幾個子女都是喜歡揮霍的人,養育子女花費的巨額費用幾乎將葉蓁壓垮。

這個可憐的女子,沒攢下自己的棺材本不說,還被子女吸干了骨血。

到後來,葉家坐擁的幾十處房產也被揮霍殆盡。

好在長子袁克捷是個有良心的人。

袁克捷沒什麼骨氣也沒什麼本事,從南開大學畢業后就和一個普通女人結了婚,還生下兩個孩子,事業上卻是一塌糊涂。

袁世凱

袁克捷沒有穩定的工作,本來贍養孩子就不易,但他仍愿意帶著母親葉蓁一起生活。

看著哥哥和母親實在可憐,袁奇禎有了收入后,每個月都會接濟家里30元。這已經是母子能揮霍的所有了。

不得已,袁克捷只能帶著孩子上街賣冰糖葫蘆,賺取微薄的錢財,以供祖孫三人生活。

這和他們以前過的日子,簡直是天差地別,只是葉蓁從來不曾抱怨過。

自她出生以來,上天好像就沒有偏愛過她。

誰能想到,一個昔日的妃子,如今卻淪落到如此地步呢?明明曾經也是高門大戶的小姐,家族卻不受控制地走著下坡路。

她習慣了,從高高在上跌落谷底的感覺。

袁世凱五姨太楊氏

1955年,袁克捷帶著祖孫三人來到寧夏銀川區賀蘭縣的一個村莊里生活。

幾個人有幸分到兩個房屋的名額,從此便在這偏僻破舊的地方定居。

對于這昔日的「娘娘」、「皇子」,村民們總是抱著一些看笑話的心態對待他們。

對于落難的富人,沒有人會同情。

因著左鄰右里都不太友善,因此葉蓁是不太愿意出門的。家里只靠袁克捷外出耕作來賺取生活的費用。

好在政府每月會提供一些糧食、油和煤等,母子倆也算勉強生活得下去。

葉蓁沒有外出掙錢的能力,也無法幫袁克捷干活,只能在家里做一些女人做的工作,比如女紅、做飯等等。

晚清大臣和妻妾

曾經她還認為嫁給袁世凱是一件不幸的事,可對比如今的生活環境,嫁給一個老頭又算得了什麼呢?

葉蓁想,自己實在是沒有享福的命。明明也接觸過滔天的富貴,卻總是讓它從指縫中溜走。

如今只有靠袁克捷日夜勞作,才勉強能為祖孫掙到足夠生活的錢財。

對于兒子的勞累,葉蓁是非常痛心的,只是她無力幫助袁克捷。

她就像一朵嬌貴菟絲花,必須依附著他人過活。這已經是改變不了的天性了。

雖然葉家人已經為生存付出了很大的努力,然而,生活卻沒有給母子倆一絲喘息的機會。

晚清官宦的小妾

在袁克捷的身份暴露之后,他受到了越來越多人對他的打壓。他只能加倍地干農活,來彌補這些生活上的空缺。

在這日夜的辛勞下,袁克捷的身子也漸漸地垮了。某一天,袁克捷說要出門耕作,結果再也沒有回來。

過了幾天,才被人在路邊一個冰冷的渠溝里撈出。

這個老實善良的孩子,臨死都還在為母親和孩子努力。

聽聞此消息,葉蓁崩潰大哭。和袁克捷相依為命這麼多年,她對這個兒子有著深厚的感情。

聽到他如此輕易地離開,葉蓁又怎麼會不難過?可以說,從小到大,袁克捷是她生命中對她最好的人。

晚清商賈后院妻妾

不管是袁克文還是袁世凱,都將她當做玩物看待。她這一生,都被困在逼仄狹小的空間里喘息不得。

袁克捷就像那照進黑暗的一縷陽光,給了她平穩的生活,也讓她找到了存在在世上的意義。

難過到極致,葉蓁一病不起,她已經不知道如何生活了。

在袁克捷去世兩個月后,葉蓁也撒手而去了。

悲慘的是,葉蓁離開之后,兩個孫子甚至沒辦法給葉蓁買一副棺材。葉蓁便被人用草席草草裹住,丟到了袁克捷的尸體旁邊。

戲劇化的是,在葉蓁去世后一個多月,銀行發函通知她,她還有6000銀圓存在行里,需本人去取。

袁世凱

若是這份函再早那麼一點,也許葉蓁死后也能有個住的地方。然而尸體都涼透了,這份函才慢悠悠地到了。

也許這就是葉蓁的命吧。

不僅如此,除了銀圓,南京人民委員會也發來公函,通知葉蓁還有半條街的房產需本人前去領取。

如果葉蓁泉下有知,她一定會感嘆一句造化弄人。若這幾封函能早點到她的手上,袁克捷也不會死,母子倆就能享受富裕的新生活。

然而上天已經用筆將她的命書寫成苦情劇,沒法再擦除和更改了。

領導對你有「這10大表現」,恭喜你!要咸魚翻身了
2024/02/19
「世道艱難,錢能渡你」:你的存款,才是余生的保障
2024/02/19
命越好的人,越喜歡用「這6種頭像」,遇見一定要深交
2024/02/18
要告訴你的孩子:出門在外,要有這6個「防人」的心眼
2024/02/18
管理不好情緒的人,其實是認知太低
2024/02/18
過年同學聚會后才知道,為什麼好朋友會漸漸走散
2024/02/18
不必行色匆匆,不必光芒四射,不必成為別人,只需做自己
2024/02/18
給要復工的你:放下委屈,收起情緒,拒絕內耗(復工必讀)
2024/02/18
2024,命里出現這三個人,其實是老天派來旺你的!
2024/02/18
給普通人的建議:要想安穩長久,最好有這5個「遠見」
2024/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