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殺死一只知更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真善美永不過時

delightW11 2023/01/13

父親芬奇對兒子杰姆說:我寧愿你在后院射易拉罐,不過我知道你肯定是要去打鳥的。你射多少藍鳥都沒有關系。但是要記住,殺死一只知更鳥就是一樁罪惡。——《殺死一只知更鳥》

《殺死一只知更鳥》是美國女作家哈伯·李創作的,該書于1957年正式問世,立即成為暢銷書,并在4年后獲得了普利策小說獎。

根據該小說改編的同名電影也于1962年搬上熒幕,使此書享譽世界。該書在英國、美國一再重印,銷量達1100萬冊,并被全美眾多的高中列為必讀書目。

作為一部暢銷書,《殺死一只知更鳥》用幽默的寫作風格,向眾人描述了當時美國南部存在的種族歧視思想以及不平等、讓人憤怒的做法,體現了作者對當時社會的抨擊與諷刺。除這一點外,該書中關于勇氣與正義,對于成長的人們也具有現實意義。

《殺死一只知更鳥》講述的是20世紀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發生在南方亞拉巴馬州梅科姆鎮的往事。 小說采用的是兒童視角的敘事方式,以斯哥特·芬奇的童年生活條件與遭遇為原型, 敘述自己6歲到9歲在梅科姆鎮的童年生活以及這三年所經歷的生活變化。

小說主要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向讀者展示的是小女孩斯哥特與她的哥哥杰姆認識了鄰居杰爾,三個少年平靜與快樂的童年生活,他們一起追逐打鬧,一起演話劇。強烈的好奇心促使他們想要進一步了解布·拉德利家中的奇怪故事,探索其中的秘密。

第二部分主要講述黑人湯姆·魯賓遜的命運。安靜的小鎮卻因為黑人羅賓遜被白人梅亞拉以強奸罪告上法庭而掀起了軒然大波,斯哥特與杰姆的父親成為羅賓遜的法律顧問,雖然表面看上去,羅賓遜顯然是被人污蔑的,但由于白人的種族歧視,仍然判定羅賓遜有罪,限制了他的自由。 那一刻的羅賓遜內心極度失落與絕望,并在逃跑時被槍斃。

斯格特與杰姆在這樣的生活環境下逐漸長大,孩子心中直覺的是非觀念,勇氣與正義,浪漫與天真、敢于冒險的心理世界也在這一刻得到淋漓盡致的描寫。

小說的題目是《殺死一只知更鳥》,看似和文章毫無關聯,實則有著豐富的寓意。知更鳥只會唱歌,什麼壞事也不做。它不吃人們園子里的花果蔬菜,不在玉米倉里做窩,它們只是衷心地為我們唱歌。這就是為什麼說殺死一只知更鳥就是一樁罪惡。

知更鳥在美國文化中是親切友好的象征,就好像書中無辜的黑人、正義的律師和天真的孩子一樣。殺死知更鳥就代表真善美的消逝,是不可原諒的惡行。 因此,知更鳥在小說中代表的是善良和無辜。

殺死一只知更鳥就是毀滅天真無辜者。他們像知更鳥一樣并不對周圍的人和這個社會造成傷害,卻被無情地迫害。殺死一只知更鳥是對小說中無辜者命運的代名詞。

在整部小說當中,拉德利可以說是最具代表性的典型人物。他是白人,但個人性格孤僻古怪,從來不會選擇白天出門,卻都是在晚上到鎮上四處游蕩,他雖然住在小鎮中,但卻從未真正融入小鎮,并且他從來不見任何人,是個十足的怪人。

三個孩子們則利用謠言編造了各種故事,推測背后隱藏的玄機,并設計一個計劃引他出門。在之后的兩個暑假中,這幾個孩子發現,有人在拉德利家外的樹上常給他們留小禮物。

有時,這個神秘人物會向孩子們示好,但令人遺憾的是,神秘人物從來沒有親自出現過。其實讀過小說的人都知道,他就是布·拉德利。

但在故事的結尾,讀者卻看到了拉德利的另一副面孔,由于常年不見天日地生活著,拉德利皮膚雪白、瘦弱不堪、眼神充滿著恐懼,看上去讓人毛骨悚然。

即使受到了父親殘忍的傷害,拉德利仍然保持著善良的心,他經常會在樹洞中放滿禮物,為杰姆默默地將被子疊好,幫斯哥特偷偷地披上毛毯等,與人們口中的另類形象完全不同。

甚至當杰姆和斯哥特從學校的萬圣節盛會回家的時候,鮑伯突然對他們痛下毒手。杰姆的胳膊在打斗中折斷,但在混亂中,一位陌生人救出了孩子們,并將杰姆扛回家。 這位路見不平、見義勇為的人正是布·拉德利。

拉德利其實也是正常人,他也同樣需要別人的關心,他想要得到更多的愛。拉德利是無辜的,而傷害他的過程就像是在殺死一只無辜的知更鳥一樣讓人心生憐憫。

湯姆·魯賓遜和梅亞拉也是小說中的代表人物。湯姆·魯賓遜是一個在種植園工作的善良樂于助人的工人,羅賓遜常常到梅亞拉家中,熱心地幫助她做許多日常家務。

長時間這樣的狀態,使梅亞拉對黑人羅賓遜心生好感,產生了強烈的情緒,終于勇敢地親吻了羅賓遜。在事情被梅亞拉父親發現后,一怒之下將她打成了重傷。但為了讓父親能夠不受到法律的制裁,梅亞拉便將責任全部推到了羅賓遜身上,并誣告他強奸。最終,魯賓遜被判入獄。

小說的敘述者斯哥特·芬奇的父親阿提克斯被法院指定為湯姆·魯濱遜辯護。雖然許多梅康鎮人表示反對,但阿提克斯同意為湯姆辯護,有的孩子因阿提克斯而嘲笑杰姆和斯哥特。斯哥特甚至被挑釁為她父親的榮譽而打架,而父親告訴他別這麼做。

阿提克斯在為湯姆·魯賓遜辯護時,面對的是一群想要將湯姆置于死地的人,由于斯哥特、杰姆和迪爾的突然出現,使得暴徒們不得不被迫從阿提克斯與湯姆的角度來考慮問題,因此這場危機才得以化解。

因為阿提克斯不想讓孩子們出席湯姆·魯濱遜的審判,斯哥特、杰姆和迪爾只能從有色人種觀禮台上悄悄旁聽。 雖然湯姆·魯賓遜的無辜顯而易見,但陪審團依然判他有罪。

由于對不公正的法律結果不服從,湯姆·魯賓遜試圖逃跑,在越獄途中被槍殺。 湯姆·魯賓遜就像一只無辜的知更鳥什麼壞事都沒有做,卻被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吞噬掉生命。

其實,梅亞拉做出這樣的選擇,她本人也是極其痛苦與無奈的,當時的社會沒有更好的辦法, 美國嚴重的種族歧視觀念是絕對無法忍受白種人與黑種人相戀的。可作為白人的梅亞拉,為了心中的愛情勇敢地表白、親吻羅賓遜。

這實則是對種族歧視的一種巨大打擊,是想告知人們,她心中沒有所謂的種族歧視,她想要成為勇敢追求人生理想的人。白人與黑人之間可以產生愛情,也可以相伴終身。

梅亞拉身邊沒有任何知心的朋友,對于她來說,生活是黑色的、是孤單寂寞的,從來沒有感受到真正的快樂,并且長時間忍受著父親的打罵與殘忍對待。 從一定意義上看,梅亞拉也是一只哀傷的知更鳥。

哈伯·李利用象征手法創作了《殺死一只知更鳥》, 作者利用知更鳥蘊藏的深刻象征含義,揭露并批判了當時美國社會中種族歧視觀念以及對待黑人的過分行為、不公平待遇。

這不僅進一步加強了文本內涵,同時也讓廣大讀者能夠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小說的主旨,體會到作者想要表達的真實情感,充分提升了作品的藝術魅力。

《殺死一只知更鳥》通過斯哥特的成長歷程和視角,抨擊了當時社會的現狀,深刻揭露了美國社會存在的嚴重的種族壓迫問題,反映了美國黑人的艱難生活。

《殺死一只知更鳥》的意義在于作者試圖通過小說探索個人的生存意義,促使黑人民族文化意識的覺醒,并呼吁人們關注種族歧視問題;尤其是小說是以兒童的視角進行講述的,這更能引起人們對于兒童成長過程中心靈的塑造以及他們如何看待世界的關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