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紅樓夢》:一個人越是見過世面,內心越是悲憫,待人越是和善

delightW11 2022/11/29

蔣勛在《細說紅樓夢》中寫道:

「很多看起來很卑微,出場次數也不多的小人物,反而在《紅樓夢》里占據了很重要的位置。」

用王熙鳳的話說「朝廷還有三門子窮親戚呢」,來賈府打秋風的破落戶,自然也少不了。

比起豪門貴胄、才子佳人,每一個登場的窮親戚,都像一面照妖鏡,照出赤裸裸的世道人心。

楊絳先生曾在古稀之年感慨:

「身處卑微,最有機緣看到世態人情的真相,而不是面對觀眾的藝術表演。」

世事洞明、人情練達并不難,難的是面對落魄之人,還能善良以待。

識趣的人,給人台階下。

賈蕓,可謂賈府草字輩子侄中,最倒霉的人。

他幼年喪父,家產田地被舅舅卜世仁侵吞了大半,只能與病懨懨的寡母,守著薄產艱難度日。

雖被人喚作「蕓二爺」,可賈蕓一無家世撐腰,二無長輩提攜,混得還不如一般雜役小廝。

這年,賈府要建省親別墅,賈蕓動了心思,想求王熙鳳給個差事。

他去卜世仁的香料鋪子,想賒四兩冰片麝香,好做人情打點一二。

沒想到,他話沒說完,卜世仁便冷笑道:

「再休提賒欠一事……你哪里有正經事,不過賒了去又是胡鬧。

你小人兒家很不知好歹,也到底立個主見,賺幾個錢,弄得穿是穿吃是吃的,我看著也喜歡。」

卜世仁非但不幫忙,還奚落諷刺了賈蕓一番,更可惡的是,他明知道賈蕓找不到營生,還戳人痛處,傷口撒鹽。

眾人圍觀之下,賈蕓被這幾句話激得直跺腳,忙說:

「巧媳婦做不出沒米的粥來,叫我怎麼樣呢?」

見他急了,卜世仁忽然打岔:「吃了飯再走罷」,卻不想舅母又扯著嗓子喊:「家里可沒米了,先去王奶奶家借個二三個……」

舅舅舅母步步緊逼,賈蕓又羞又惱,只得匆匆離開。

后來,多虧了鄰居倪二仗義疏財,賈蕓才買著上等香料進了賈府。

及至鳳姐處,賈蕓低頭哈腰,奉承巴結,說明來意后,沒想到鳳姐并不為難他,客客氣氣寒暄幾句,便收了禮,派了活。

見賈蕓局促緊張,鳳姐還夸了他幾句:「看著你這樣知好歹,怪道你叔叔常提你,說你說話兒也明白,心里有見識。」

比起卜世仁的「狗眼看人低」,鳳姐的處事更圓融,能順水推舟,解人之急。

很贊同李健的一句話: 「當別人遇到尷尬時,請給個台階,既幫別人解了圍,又體現自己的涵養。」

聰明人不會把話說盡、把事做絕,他們懂得給別人留條出路,就是為自己種下善緣。

每個人都有難堪的時候,能引路搭橋渡人一程,就別落井下石看人笑話。

識趣的人,看破不說破。

大觀園的姹紫嫣紅中,有一只「落難鳳凰」,她就是邢岫煙。

她父母是邢夫人的兄嫂,家道艱難之下,想著賈府能「治房舍,幫盤纏」,便將女兒送了來。

但邢岫煙心性清高,為人有節,即使窮困潦倒,也從不搖尾求食,乞哀告憐。

作為釵荊裙布的小姐,邢岫煙在滿是富貴眼的賈府中,日子過得十分艱難。

凡閨閣需應之物,或有匱乏,均無人照管,凡打點下人,應酬之事,她也總是捉襟見肘。

關于她的尷尬,別人要麼視而不見,要麼當面嘲諷,唯有薛寶釵,總是暗中體貼接濟。

這日,恰逢一場大雪過后,薛寶釵在園中巧遇邢岫煙,發現她竟無避雪之衣,只穿著夾襖。

她拉著邢岫煙走至一塊石壁后,低聲問道:「這天還冷得很,你怎麼倒全換了夾的?」

見邢岫煙低頭不答,寶釵便知道了緣故,又笑著說:「必定是這個月的月錢又沒得,鳳丫頭也這樣沒心沒計了。」

岫煙忙解釋道:「因一月二兩銀子不夠使,前兒我悄悄地把綿衣服叫人當了幾吊錢盤纏。」

聽罷,寶釵安慰說:「倘或短了什麼,你別存那小家兒女氣,只管找我去。便怕人閑話,你打發小丫頭悄悄地和我說去就是了。」

之后,寶釵又囑咐她把當票送來,可陰差陽錯,當票竟被毫無心機的史湘云撿到。

那日在蘅蕪苑,湘云舉著當票,大家湊在一處看,寶釵便隨口說:

「是一張死了沒用的,不知哪年的勾當,拿來哄大伙玩的。」

巧妙周旋下,寶釵保住了邢岫煙的秘密,不至于讓她顏面掃地,周全了一個女兒家的體面。

看透世事不難,難的是謹言慎行,知而不言。

看破不說破,知人不評人,不逞口舌之快,是一種高級的善良。

識趣的人,都有同理心。

大觀園里,賈寶玉多的是紅顏知己,少的是同性玩伴。

秦鐘,便是他不可多得的同窗好友。

比起薛蟠、賈蓉等一眾貴公子,秦鐘的家世,著實寒酸。

他父親秦業官職卑微,是個小小的營繕郎,五旬之上才生了他。

秦鐘因借著姐姐秦可卿的緣故,有幸被邀到賈府赴宴,結識了寶玉。 

二人初見之日,寶玉一下子被秦鐘的氣質談吐吸引,自思道:

「可恨我生在這侯門公府之家,若也生在寒門薄宦之家,早得與他交結,也不枉生了一世。」

當時,鳳姐、可卿、尤氏等女眷在旁,說說笑笑,看戲吃ㄐ丨ㄡˇ,寶玉側眼瞧著秦鐘多少有些不自在,就主動說:

「我兩個又不吃ㄐ丨ㄡˇ,把果子擺在里間小炕上,我們那里坐去,省得鬧你們。」

二人里間吃茶聊天,寶玉得知秦鐘父親老邁,殘障在身,業師也剛病故,正無私塾可去,便說:

「我們有個家塾,合族中有不能延師的,便可入塾讀書,子弟們中亦有親戚在內可以附讀。」

可入賈府家塾,談何容易,秦鐘自知身份卑微,沒有做聲。

寶玉一笑說:「放心,放心,你只需稟明令尊,我稟明祖母,再無不速成之理。」

自此以后,二人同來同往,同坐同起,愈加親密。

上學堂時,寶玉處處維護秦鐘,生怕他受人欺負;下學后,他也時常囑咐小廝,多加關照。

就算后來秦可卿病故,秦鐘再無依靠,寶玉都未改半分。

寶玉在錦衣玉食中長大,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卻能切身體會寒門子弟秦鐘的處境,事事護他周全,處處替他謀劃。

這一切,都源于賈寶玉本性中的同理心。

與同情心不同,同理心是完全摒棄自我立場,透過他人的眼睛去看,用他人的心去感受,是一種強大的「移情能力」。

有時候,我們覺得別人精明,總能把話說到心坎兒上,把事做得滴水不漏。

其實,精明的識趣背后,是用心的觀察與體諒。

所有的識趣,底色都是善良。

要說《紅樓夢》里的窮親戚,劉姥姥算得上頭號。

而一出「劉姥姥進大觀園」,更是透過她窮人的眼睛,讓我們看到了鐘鳴鼎食之家隱藏在人性角落里的一絲善意。

為了進賈府,她先是投奔了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

周瑞家的一聽劉姥姥要給太太們請安,猜明了來意,就先給老人家吃了個定心丸:

「姥姥你放心,大遠的誠心誠意來了,豈有個不教你見個真佛去的呢?」

沒有敷衍,沒有推脫,明里暗里表示自己會幫忙到底。

等周瑞家的真把劉姥姥領到鳳姐處,王熙鳳的接待,也堪稱教科書級別的。

鳳姐先說了一通場面話,不等劉姥姥開口要錢,就主動給了20兩銀子,不明說救濟,亦不拿腔作勢,只說「給孩子做件衣裳吧」。

后來劉姥姥二進榮國府,不愛言語的王夫人,直接送給劉姥姥一百兩銀子,這可是她五個月的月例,希望劉姥姥做點小買賣,以后「別再求親靠友的了」。

劉姥姥要走的時候,平兒更是為她準備了半炕的東西,吃穿住用,一應俱全。

劉姥姥不好意思拿,平兒說:「你放心收了罷,我還和你要東西呢。」

平兒不過是寬劉姥姥的心,向她要點莊戶人自己種的瓜果梨桃,時令蔬菜而已。

處處幫忙,卻不忘顧及別人顏面;明明是施恩,卻不露痕跡,順其自然。

有句話說得好:

「情商,不是八面玲瓏的圓滑,而是德行具足后的虛心、包容、自信和格局。」

一個人越是見過世面,內心越是悲憫,待人越是和善。

年少時讀紅樓,多愛其風花雪月,風流繾綣;如今再讀紅樓,頓悟了些為人處世的智慧。

這世上,多的是心思玲瓏,辦事周到之人,但所有的識趣和情商,本質上都是善良。

正如有句話說:「真正的善良,是行善而不扯起善良的旗幟;是光風霽月,積德不需人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