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真正的戀愛,需要契合的靈魂

delightW11 2023/02/15 檢舉 我要評論

曾有人深情款款地說:

讀不盡的《紅樓夢》啊!

因為往淺了讀,這是一個院子里的兒女情長;往大了讀,這是一個朝代的盛衰興亡。

書中最令人蕩氣回腸的兒女情長,應該是林黛玉和賈寶玉。

他們一見鐘情,慢慢接觸后發現,原來偌大個院子里,眾多人群之中,只有彼此是知音。

然而,他們的相戀,并沒有走到白首不相離的守候。

一個消香玉隕,另一個娶了不愛的人,無不令人感傷和悲嘆。

人生最苦,莫過于「愛而不得」。

人生最美,也莫過于愛而不得的懷念。

像極了俗世中的我們,心中埋葬著純潔不朽的初戀,依然笑中帶淚,投入熱氣騰騰的生活。

初見的美好

人生若只如初見的美好,應該是黛玉與寶玉的第一次見面。

黛玉看到的寶玉是: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似笑似嗔的翩翩公子。

黛玉想:「奇怪,像在哪里見過?」

在寶玉眼中,黛玉裊裊婷婷,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嫻靜如姣花照水,行動如弱柳扶風的嬌小姐。

寶玉說:「這個妹妹,我曾見過。」

兩個人不約而同生出似曾相識的情愫,在最好的年紀,遇到對的人,是最美的童話,他們是何等的幸運。

寶玉說得最多的話是:「我去看看林妹妹。」

他出門前去看,回家去看,夏天中午去看,下雪天夜晚,帶著斗笠,打著燈籠也要去看一看。

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說的是最美的初戀,也是寶黛之間的愛戀。

寶玉同薛蟠等人喝酒,行酒令時,寶玉唱:

「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后。

照不見菱花鏡里形容瘦,展不開的眉頭挨不明的更漏呀!」

他腦海中一幀幀畫面,全是黛玉嬌弱的身影。

如《知否知否》中的臺詞:「不惦記著你,怎麼能活得下去呢?」

寶玉擔心父親查功課,急得吃不好睡不穩,賈母命其他人幫他寫字帖。

黛玉早寫了一疊,令紫鵑悄悄送去。

寶玉挨了父親的打,哭的最傷心的人是林黛玉。

她眼睛紅腫,不敢見人,哽咽著說:從此以后,可改了吧。

我不擅長表達,以至于我習慣了揣測。去肯定,去否定,反反復復,后來我就變得敏感而脆弱。

回憶過往,誰不曾在青蔥的年歲,奮不顧身地愛著某人,眼中夢里全是TA的好。

愛這種東西說不清道不明,來無蹤去無影,如果在最好的年紀遇到真愛,別問理由,請深愛。

因為歌德說過:「初戀是唯一的戀愛。」

契合的靈魂

「單憑美貌而獲得的愛,那愛情是非常脆弱的。」

真正的戀愛,需要契合的靈魂。

林黛玉論活潑開朗,比不過史湘云;論溫柔體貼、善解人意,比不過薛寶釵。

為什麼賈寶玉獨對黛玉情有獨鐘呢?

寶玉的生活態度是欣賞世間的美,不為求取功名而讀書,過閑云野鶴一樣的生活,是典型的道家思想。

是莊子:寧愿做一只在爛泥里打滾的烏龜,也不愿意被放到高高的廟堂上祭拜。

是「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陶淵明,住在「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的鄉下,欣賞著「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的風景,過著「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自在生活。

而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人,都看不慣寶玉「不思進取」的態度。

寶釵勸他在仕途經濟上下功夫,他翻臉嗔怒;史湘云勸他用功讀書,考取功名,他說:請姑娘到別的屋轉轉吧。

黛玉從來不說這樣的「混賬話」,因為黛玉主張「我只為我的心」而活著,寶玉暗暗把她視為知音。

三月的一天,寶玉帶著一本《西廂記》在花樹下讀,一陣風過,落了滿身、滿書、滿地的花瓣。

寶玉兜著花瓣抖在水中。

回頭見黛玉,把花瓣掃起來,裝入紗囊,埋在土里。寶玉看到喜不自禁。

黛玉問他看的什麼書,寶玉瞞不住,二人共坐在花樹下讀「禁書」。

黛玉越看越愛,只覺得余香滿口。

寶玉視黛玉的葬花為驚喜,黛玉不為寶玉看禁書而吃驚,因為他們有相通的靈魂,彼此懂得。

曾聽說: 「愛情,是一個靈魂對另一個靈魂的態度,而不是一個器官對另一個器官的反應。」

真正的愛,是兩個靈魂的互相仰望,是心有靈犀一點通的會心一笑。

愛而不得的遺憾

世上最美的初戀,大多有個浪漫美好的開始,凄迷傷感的結尾。

寶黛之戀,之所以令人傷感,也正因為兩個如此相愛的人,最終沒能走到一起。

寶玉為了紫鵑一句「黛玉要被接走」的玩笑話,大病了一場。

他因為丟失了玉,人變得恍恍惚惚,即便是這樣,有人開玩笑說給他娶林妹妹,他笑得合不攏嘴。

看到迎娶的新人旁邊站著雪雁,認定了自己真的美夢成真,有情人終成眷屬了。

然而,等他醒悟到娶回來的是寶姐姐,而林妹妹早已仙逝的事實。

寶玉的傷痛到了極致,他看到黛玉的丫鬟紫鵑,想起她;看到瀟湘館中淚痕斑斑的翠竹,想起她;看到綠紗掩映的軒窗,想起她。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古今中外,多少有情人因不能長相廝守,而寧愿舍棄生命。

羅密歐與朱麗葉,梁山伯與祝英臺,都是因為現實牢固的壁壘,無法走到一起,演繹了千古悲情故事。

沒有結果的初戀,最終都成了心頭的朱砂痣,皎潔的白月光,因為遺憾變為永恒。

如果真的在一起,從此他們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嗎?

答案是不一定的,有太多的愛情故事,會像司馬相如和卓文君那樣,義無反顧的為了愛情而私奔。

等司馬相如發達,第一個念頭是休妻。

卓文君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只是一種美好的愿望罷了。

初戀,值得懷念,終成眷屬的初戀,常會變成悼念。

所有的王子娶了公主,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都是騙人的童話,絕對不是真實的人生。

現實中,再美好的初戀,走進了婚姻,大多在一地雞毛中爭吵,在無數次想離開對方的想法中掙扎。

最后,在流淚到天明后默默忍耐,在無數次傷心后選擇妥協。

真正的: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都是經過了百煉成鋼,變成了繞指柔。

羅曼·羅蘭說過:

初期的愛情只需要極少的養料!只須彼此見到,走過的時候輕輕碰一下,心中就會涌出一股幻想的力量,創造出她的愛情。

一點極無聊的小事就能使人銷魂蕩魄。

一見鐘情的初戀,屬于少男少女懵懂的青春。

林語堂與陳錦端初戀失敗后,哭得癱軟說: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然而,當他與愛妻廖翠鳳結婚,燒掉結婚證,發誓從此不離不棄,直到金婚紀念,他說自己談了一輩子的戀愛。

一個人的心中可以懷揣著最美的初戀,默默懷念,最終還要回歸現實,過踏實平凡的生活。

遇見相見乍歡的初戀,靈魂契合的伴侶,付出一腔熱血,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如果有緣結為連理,請記得當初的誓言。「請不要失望,平凡是為了最美的蕩氣回腸。」

如果不能,也不用遺憾,因為一個人收藏了你無處安放的青春。

在心深處有一顆朱砂痣,窗前一段白月光的珍藏與懷念,那是生命別樣的饋贈。

「你的世界,我只是路過的幸福。」

已足夠美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