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浮生六記》沈復&芸娘:再窮的婚姻,也有最好的模樣

li李 2022/10/26

什麼才是好的婚姻?

網路上一個高贊回答:

「好的婚姻,無非就是,我本來一個人過得挺好,加上另一個人過得更好了。」

判斷一場婚姻的好壞,就是互相看看彼此,是不是能讓對方變得更好。

有人說:一個男人有多成功,取決于他娶的女人;一個女人有多賢慧,取決于她嫁的男人。

平凡時相愛,艱難時同行,彼此成全,便是幸福。

200多年前的蘇州河畔,就有這樣一對年輕人。

他們在最好的年紀相遇,一見傾心;

他們在最美的月下賞荷,互訴衷腸。

正如錢鐘書先生形容的愛情,「遇見你之前,我沒想過結婚,遇見你之後,結婚我沒想過別人。」

這就是沈復和芸娘。

後來,沈復把他和芸娘的故事寫在了《浮生六記》裡,才讓我們看到了這世間最美的愛情。

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天意的成全

13歲的沈復跟隨母親去外婆家,在那裡,他第一次見到了表姐芸娘。

只需初見,便已傾心。

芸娘自幼習得女紅,且通曉詩書,沈復驚豔之餘,無不讚歎,發誓今生「非淑姐不娶」,便讓母親訂下了這門婚事。

有人說: 「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天意。」

再遇,已是五年後,也是二人結婚之時。

就在兩人新婚不久,沈復接到父親的書信,讓他即日趕赴會稽幕府謀事,歸期不定。

一面是父命難違,一面又掛念著妻子。

芸娘得知後,立刻為沈復整理行囊,縱使心中有千萬不舍,也只在臨行前,對他說了一句:「無人調護,自去經心」。

這就是芸娘的可愛之處,她明明是被偏愛的一方,卻從不嬌縱任性,對待婚姻滿是善意。

正如《臥虎藏龍》中的經典臺詞:「當你想要抓住手中的沙,握的越緊,越容易失去;將手攤開,便得到了天下。」

相守,只是感情的開始;敢于放手,才是真正健康的愛情。

這次小別後,他們的婚姻也贏來了最幸福的時光,或許這才是天意的成全。

彼此成全,才能讓愛情長久

愛一個人,就是想滿足他的一切小心思,讓彼此都過得更精緻。

這跟矯情無關,而是相信這個世界會有美好發生,相信生活值得熱愛,一切皆可期待。

沈復和芸娘都愛小酌,哪怕生活拮据,他們就去採摘春天的青梅,釀成青梅酒,在小雨淅瀝的晚上兩人慢慢喝幹,紅著臉安靜地睡去;

家中沒有花圃園林,可只要有心,路上見到精巧石子,他們就撿回家一塊塊地壘,也能在小院子裡壘出一個小假山,讓親友稱讚不已;

即使沒有上好的花瓶,可他們夏采芙蓉,秋藏菊花,一年四季,房間裡永遠有花香,每個花瓶都不曾空過。

他們要用有限的資源,成全彼此對生活無限的熱愛。

有一年元宵節,沈復逛完廟會回家,只見芸娘正暗自歎息: 「可惜,芸兒不是男兒身。」

200多年前,女子出門會被視為破敗綱常,即使芸娘心中裝著芊芊世界,卻哪也不能去。

沈復為了成全妻子,便找來自己的衣服給芸娘穿上,把芸娘打扮成一個俊俏的公子。

芸娘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噗噗直笑。她擔心婆母會怪罪,不敢出門,沈復又慫恿說: 放心吧,有我在。

于是兩人大搖大擺地走在蘇州城,廟會上人來人往,遇到熟人相問,沈復就笑稱芸娘是「表弟」,芸娘也調皮,還學著男人的樣子拱手還禮。

夫妻倆一路看燈閒逛,如兄弟一般,快活極了。

都說婚姻是愛情的煉金石,女人怕的從來不是清苦,而是怕沒有真正懂她的人。

得卿如此,夫複何求。

即使生活索然無味,那就一同去看滿天繁星,才是平淡婚姻裡最真的浪漫。

成全了你,也是成全我自己

沈復和芸娘雖伉儷情深,卻也逐漸被生活風波拖入絕境。

那時沈復隨父親去海甯,芸娘在家代筆寫信,婆婆卻懷疑芸娘在信中敘述不當,便不再讓她代筆。

而公公以為是芸娘懶惰不想寫,很是生氣。

沈復想為她辯解,芸娘卻阻止:「寧願被公公罵,也千萬不能讓婆婆討厭啊!」

可沒多久,公公想要尋一房妾室來照顧起居,芸娘暗地裡幫忙操辦,也因此跟婆婆心生間隙,一向溫謙的她,終于連婆婆的喜愛也失去了。

幾年後,沈復給友人擔保借債,結果友人拿著借來的五十兩黃金跑了。

債主找上門,他們只能把子女寄養在別處,連夜逃離躲債。

有句話說:「經得起風雨考驗的婚姻,才彌足珍貴。」

儘管生活落魄,沈復和芸娘依然勤快的捕捉著美好,寵辱不驚。

沈復生性豪爽不羈,骨子裡都透著文人的風雅,就算被在外避難,也不忘邀好友吟詩作對,把酒言歡。

居室光線太暗,就糊上白紙補光;

銀錢不夠,就典當首飾換酒食;

為免鋪張浪費,就親自做梅花食盒來安置下酒菜,實用又不失風雅。

夏天荷花初放,芸娘就撮少許茶葉,用小紗囊包著放入荷花心。

待第二天清晨取出,又烹了雨水來泡茶,香韻尤其絕妙。

漫漫人生路,唯有成全自己那顆真摯的心,才能把一生的酸甜苦辣都過得津津有味。

睿智的夫妻,就算生活貧賤,心卻無比充盈。

因為心中有詩意,才會微笑;心懷有智慧,才會感恩;胸中有大歡喜,故而從不怨天尤人。

汪曾祺曾說過:「人生如夢,我投入的卻是真情。世界先愛了我,我不能不愛它。」

用心愛這個世界,才是我對自己最大的成全。

芸娘身子孱弱,不久後,在家中病逝,一縷香魂歸故里。

芸娘病逝後不久,沈家家道中落,沈復在病中寫下這部《浮生六記》,記錄兩人曾擁有的生活點滴。

隨後沈復丟下書稿去了山東,從此杳無音訊,就好像從歷史中徹底消失了。

直到60年後,一個落魄文人在蘇州的冷書攤上發現了這本《浮生六記》,他驚歎道: 「原來人世間,還曾有過這樣的夫妻。」

到後來,有更多人知道了這個故事, 他們把它稱為「晚清小紅樓夢」。

同樣是紅塵俗世,沈復和芸娘的故事卻向我們詮釋了什麼叫做「煙火神仙」。

把清貧日子過得饒有興致,即便生活坎坷,把好事悉數說出,樂事悉數作完,也不枉為人一場。

當我孤獨時,能有你一個擁抱;當你疲憊時,我帶你去看滿天繁星。

攜一人白首,擇一城終老,彼此成全,才能熬過所有的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