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罪與罰》:人終其一生,都在與「人性」較量

delightW11 2022/11/12

人性在荒謬的憤怒里犯下的罪行多麼可怕,當憤怒戰勝了理智,心里的惡魔便出來橫行霸道。

惡魔如影隨形,而且毫不起眼,它與我們同桌共餐,同呼吸。

所以,人的善惡只在一念之間,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本書講述了拉斯柯爾尼科夫因被貧窮壓得喘不過氣來,而在憤怒中ㄕㄚ了人,歷經漫長的內心折ㄇㄛˊ,最后選擇自首,實現了自我救贖之路。

1

成為天使與惡魔,只在一瞬間

拉斯柯爾尼科夫本是一位在校法學生,只因交不起學費無奈中斷學業。

家里有一位老母親和妹妹,母親靠預支微薄的退休金給予接濟,但這點錢根本維持不了生活。

他欠著女房東很多債,被女房東追著討債、威脅、埋怨,甚至不給他提供飯食,導致他的身體十分虛弱。

為了生存下去,他不得不把父親的遺物,一塊舊的扁平銀表抵押給當鋪的老太婆。

但是,老太婆毫無仁慈心,對窮人百般刁難。

他想抵押四個盧布,可只能給他一個半盧布,而且押期一過,就立即變賣。

拉斯柯爾尼科夫心慌意亂地從屋里出來,覺得這一切是多麼令人厭惡,心里涌出一個可怕的念頭,除掉這個可惡的老太婆。

這件事積壓在他心里整整一個月了,他被這種憂郁緊張的心情折ㄇㄛˊ著,已經感到疲憊不堪。

書中有句話說:

貧非罪,這是真理……可是,先生,赤貧卻是罪惡呀。貧窮的時候,你還可以保持您與生俱平來的高尚品德,一旦一無所有,你就絕對辦不到了,誰也不能做到!

拉斯柯爾尼科夫的內心徹底被惡魔控制了,他決定用斧頭除掉老太婆,他想在被害者那里至少能弄到3000盧布,指望靠這筆錢來保障他的生活,使他在初入社會的時候能夠站穩腳跟。

他終于等到了一個機會,一天,他無意間得知老太婆的妹妹晚上不在家,早已被仇恨擊垮的他,將斧頭藏在衣袖里,來到了老太婆的家。

他假裝拿出一個煙盒來抵押,趁對方不注意的時候,他把斧子抽了出來,雙手掄起斧頭,幾乎不知不覺,幾乎不費一點力氣,幾乎不由自主地用斧背朝她的頭上砍去。老太婆還來不及反抗,就倒在了血泊中。

然而,世事難料,正準備離去時,老太婆善良的妹妹提前回來了,她發現姐姐被ㄕㄚ,嚇得渾身顫抖,喊不出一句話。

為了ㄕㄚ人滅口,他再次揮動斧頭除掉了她的妹妹。

他找到鑰匙,跑到老太婆的房間里,帶走老太婆一個錢袋和一些金銀首飾。

親手除掉兩個弱女子,每個人看到這里都會認為這個惡魔十分狠ㄉㄨˊ,可誰曾想到這個惡魔也有善良的一面。

第一件事:在大學讀書的時候,曾經用自己僅有的一點兒錢幫助一個害肺病的窮苦同學,維持他的生活差不多長達半年之久。

那個同學ㄙˇ后,他又去照顧亡友那體弱多病的父親,最后還送這位老人住醫院。

老人ㄙˇ后,又把他安葬。

第二件事:他跟女房東在五角場附近一幢房子里住的時候,有一次夜里失火,他從已經著火的房子里搶救出了兩個小孩子,為了救人,他自己被火燒傷了。

第三件事:當他在ㄐ丨ㄡˇ館,聽到ㄐ丨ㄡˇ鬼說自己的女兒為了養活沒有血緣關系的弟弟妹妹,甘愿淪為ㄐ丨ˋ女后,對ㄐ丨ㄡˇ鬼的女兒充滿了憐憫之情。

當ㄐ丨ㄡˇ鬼被馬車碾ㄙˇ,是他出錢請人將他送回家,并把身上僅剩的20戈比給了ㄐ丨ㄡˇ鬼的老婆置辦后事。

有句話說:

「人類處于神與禽獸之間,時而傾向一類,時而傾向另一類;有些人日益神圣,有些人變成野獸,大部分人保持中庸」

很多時候,人性是復雜的,上一秒是天使,下一秒是魔鬼。

生而為人,終其一生,都在與人性的善與惡較量。

當你無法遏制住內心這個惡魔時,便會被惡魔牽著鼻子走,迷失自己,自毀一生。

2

良心的審判

離開老太婆家后,拉斯柯爾尼科夫處于一種昏昏沉沉的狀態,還發高燒。

凌晨兩點多,他突然清醒了,霎時間什麼都想起來了。

他清理掉身上所有的血跡,不留一件明顯的罪證。

等到己經十點多了,他收到法院的傳票。

他感到悲觀絕望,他這樣想:假如他們問到這件事,我說不定會向他們和盤托出。

但是去到警察局,卻被告知是女房東這是用借據來向他催債追欠款。

他有一種保全了自己的喜悅和從致命危險中解脫出來的僥幸的感覺。

可當他無意間聽到旁人談論那件兇ㄕㄚ案時,他又嚇得當場暈倒了。

等他完全清醒了過來,他慌忙地趕回家去,把昨晚從老太婆那里偷來的財物,丟棄在野外的一個坑里,還在上面再蓋一個石頭。

他把一切證據銷毀后,內心還是無比煎熬,極端恐懼。

他想結束這一切,可一種無法抵擋的和無法理解的沖動驅使他來到了老太婆那幢樓,他開始拉門鈴,差點兒沒把鈴繩拉斷。并且還和那里裝修的工人說::「為什麼把血洗了?那兒曾經發生了兇ㄕㄚ案,我來是想租房子的。」但人們只當他是瘋子。

他甚至和一位警察討論兇手的作案動機,仿佛告訴警察,自己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如他所愿,警察終于把目光投向了他,對他進行偵察和跟蹤,但是一直沒有實錘的證據,沒辦法將他緝拿歸案。

然而案情有了新的進展,一位油漆匠卷入了這起兇ㄕㄚ案,他在自己干活的空房間里撿到了一副金耳環,拿去抵押,成了警察懷疑的對象。

不久后,油漆匠招供了,承認自己是兇手。

拉斯柯爾尼科夫也因此得以暫時逃脫法律的制裁,但經常受到良心的譴責,他無數次想過去自首,但是另一個聲音在阻止他:

這麼一個害癆病、愚昧透頂、心狠手辣的老太婆的生命,在大眾的天平上又能算什麼呢?充其量是一只虱子,一只蟑螂的生命而已,實質上她還不如虱子與蟑螂呢,因為這老太婆活著是有害處的,他在吸窮人的血。

可人終究瞞不過自己的心,逃脫了法律的制裁,卻逃不過良心的詰問。

犯罪的事實,讓他內心不得安寧。

毛姆說:「良心是我們每個人心頭的崗哨,它在那里值勤站崗,監視著我們別做出違法的事情來。」

再沒有比自身良心的審判更痛苦的審判了。

約束一個人的,只有自己的良心。

只有走正直誠實的生活道路,才能有問心無愧的歸宿。

3

勇敢面對

當拉斯柯爾尼科夫聽聞油漆匠是個善良正直的青年時,他十分痛恨自己,他羞愧又鄙視地回憶起了自己的「怯懦」。

而當他無法再獨自承受這一切時,把這一切告訴了同樣置身于黑暗的ㄐ丨ㄡˇ鬼女兒索尼婭。

當他把這一切和盤托出時,內心的痛苦減少了一半,可另一半痛苦的靈魂卻無處安放。

索尼婭勸他去自首,不要帶著這種罪忍受整整一生。

可他不想去服苦役,他沉思默想,「也許我還是個人,而不是虱子,我不必過分匆忙地貶低自己……我還想較量較量。」

然而,有一天,警察找到了他,說已經掌握了一個很小的事實,勸他自首,爭取寬大處理。

他曾想著跳河來結束生命,但他牽掛著母親和妹妹,牽掛著無依無靠的索尼婭,只能放棄了這個念頭,決定去警察局自首。

臨走前索尼婭把一個象征著解脫的十字架帶在他身上。

他對索尼婭說:「別為我流淚,盡管我是一個兇手,可是我要永遠做一個勇敢而又正直的人。」

在法庭上,他毫無保留地供述了謀ㄕㄚ的整個過程,甚至連一個最小的細節都沒有忘記。

然而偵查員和法官們對這一點都感到奇怪:他把錢袋和東西藏到了石頭底下,但是沒有動用過;更讓他們吃驚的是,他不但不知道他親手偷來的東西究竟是些什麼,就連究竟有幾件,也搞不清楚。至于他從來都沒有打開過錢袋,甚至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錢。

說實在的,這更是不可思議,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來自首的,他直率的回答說, 是出于真誠的悔罪。

法官最終判斷他因一時精神錯亂才會ㄕㄚ人,且主動投案自首,從而減輕了刑罰,只判了八年。

得知宣判的結果,壓在他心里的那塊石頭終于放下了。

他在監獄里努力改造,反思正是那些愚蠢的行為給他帶來今日的監獄之災。

他翻看索尼婭給他的一本《福音書》,一步一步獲得了自我的救贖。

壓ㄙˇ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從沒覺得自己有多重,壓倒人的,往往是自己。

生而為人,每個人都有犯錯的時候,但只有愚者才會執迷不悟。

永遠不要因為承認錯誤而感到羞恥,只有永遠愿意躺在泥坑里的人,才不會再有機會掉進坑里。

擊垮你的,往往是自己的內心,絕大多數時候,我們需要自救,因為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救世主。

喜歡書中的這句話:

「我只想證明一件事,就是,那時魔鬼引誘我,后來又告訴我,說我沒有權利走那條路,因為我不過是個虱子,和所有其余的人一樣。」

人終其一生,都在跟人性較量。

善與惡,罪與罰,從來都是人性中不可或缺的話題。

人性都差不多,湊近了,誰都沒法看。

餓的時候只想著吃飽,這是人性;飽的時候還把吃飽看成唯一,這是獸性。

但是,尼采說:「人是在動物和超人之間一條繃緊的繩子,一條越過深圳的繩子。」

人是有理性的,世間為人,都要遵守人間的游戲規則,才能獲得身心自由。

人生如尺,凡事有一個界限,越過了這個界限是危險的。

但有罪是符合人性的,若長期堅持不改就是魔鬼。

善與惡的較量,天使與魔鬼的較量,我希望每個人最終都會選擇前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