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淮南子》:至是之是無非,至非之非無是

delightW11 2022/11/10

一、越是思想狹隘的人,心中存在的是非觀就越多。

當一個人看不到更大的世界時,那麼他的小世界就會存在許多自以為是的標準,以自己的道理為「是」,以別人的生活方式為「非」,用自己固有的思維去衡量一個其實并不理解的世界,總以為自己很睿智很客觀,但是卻活在潛意識的固化思維之中。

換一種角度來說,只有一個人看過更大的世界,見識過不同的人生,才能在無形之中離開自己的偏見,真正客觀地去包容和尊重自己曾經并不理解的人生。

所以一個人的格局越大,他所能尊重和接納的事情就越多,這個時候的他并不一定真的會是另外一種人,但是他可以尊重另外一種人生。

就像《淮南子》之中有一句話說: 至是之是無非,至非之非無是。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最高的「是」沒有不正確的東西存在的,最高的「非」沒有正確的東西存在的,這才是真正的是非觀。

這句話中存在的智慧,不是告訴一個人要放下客觀正確的是非觀,而是學會淡化自以為是的偏見,不要拿狹隘的認知去衡量一個相對客觀的世界。

很多東西并不是錯的,只是這件事情超乎了你所理解的范圍;有些人選擇的生活方式未必是錯的,只不過那是你未曾經歷的人生。

我們唯一有資格做的事情,就是在面對自己不能理解的人生時,依然做到尊重和包容,如果輕易對別人的生活方式指指點點,并不是別人真的做錯了什麼,而是自己沒有更高的格局去容納這個世界的不同色調。

在這個世上,只有能站在更高角度去尊重和包容不同世界的人,才真正有資格去談論這個世界,可惜這種人是少有的。

所以,自己不要輕易帶著偏見去衡量自己面對的世界,因為很多時候即便是自己認可的,也并不代表它就是對的。

莊子在他的書中開篇就說:北冥有魚,其名曰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

北海有一條魚,它的名字叫做鯤。鯤的體長,不知道有幾千里。變化成為鳥,它的名字叫做鵬。鵬的背闊,不知道有幾千里。奮起而飛,它的翅膀就像天邊的云一樣。當波濤洶涌,颶風刮起的時候,這只鳥就要前往南海,那南海就是一個天然的大池。

而蟬和斑鳩這兩種在樹梢打轉的小鳥見到了大鵬,就譏笑著說:「我蹭了一下飛起來,就能沖到樹梢,有時飛不到樹梢上面就落下來了,何必要到九萬里之外遙遠的南方呢?」

二、真正能讓一個人,或者是一個家族安身立命,甚至平安富貴的根本,其實就是取決于內在的智慧,也是自己人生的核心主宰。

而這個核心也必然含有超越世俗功利層面的信仰,只有用高于世俗的智慧去應對世俗,才能在世俗變化之間活得平安祥和,使自身具有在世間安身立命的資本。

《菜根譚》之中有一句話說:天理路上甚寬,稍游心,胸中便覺廣大宏朗;人欲路上甚窄,才寄跡,眼前俱是荊棘泥涂。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追求自然真理的正道非常寬廣,稍微用心追求,就感覺心胸坦蕩開朗。追求個人欲望的邪道非常狹窄,剛一躋身于此,就發現眼前布滿荊棘泥濘,導致寸步難行。

司馬遷在《史記》中曾說: 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名利本為浮世重,古今能有幾人拋?

在世俗之中,大多數人也都是活在名利之中,名利在無形之中仿佛已經成了世俗之人毋庸置疑的信仰,總祈求這種世俗的信仰能滿足所有生命的需求。

但是遺憾的是,如果一個人太過分重視外在名利物質的同時,必然會因為自己錯誤的執著心,使自己做出急功近利的事情,這也是一個人由本心欲念生出錯誤念頭的過程,最終導致的必然是一個糟糕的結果。

就好像在生活中,有太多的人在欲望的驅使下做出違反道德或者違反法律的事情,在以錯誤行為傷害他人的同時,最終也自食惡果,即便自己沒有遇見這個錯誤所帶來的懲罰,他的后輩子孫也依然需要為這潛移默化中的業障付出代價。

所以對于一個人來說,知道自己需要什麼,甚至是知道如何通過擅長的事物去追求自己所需要的,并不一定真的重要,因為能夠讓你的人生變好的并不一定是你所擅長的和你認為自身所需要的。

真正能起到良好作用的,恰恰是世俗的觀念中輕易忽略的,是那些潛藏于靈魂深處最純凈的東西。

能夠適當地從自己擅長的和期待的眼光中逃離出來,當下或許是一種失去,但是從長遠的角度去看,或許才是真正的得到。

就像《淮南子》之中有一句話說:是故圣人內修其本,而不外飾其末;保其精神,偃其智故;漠然無為而無不為也,澹然無治而無不治也。

意思就是說:因此圣人要在內部修治根本,而不在外部粉飾末節,保養他的內心精神,熄滅他的智巧;寂靜無聲地依循規律,就沒有什麼辦不成;淡泊的好像不加治理而沒有什麼不能治理的。

所謂「去除他的智巧」,就是去除外在追求世俗名利的心思;所謂「保養他的內心精神」,就是保養那個輕易被我們所忽略的仁德之心。

只有富養了自己厚重的靈魂,才有可能更好地駕馭自己的人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