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朱元璋:孫權給我守墓那是看得起他!500年后慘遭孫權后代報復

delightW11 2022/09/16

朱元璋在建造孝陵的時候遇到過一個小小的問題,那就是早在他之前,就有一位帝王也把自己的陵寢選在了這里。這位帝王就是三國時吳國的吳大帝孫權。

孫權墓史稱蔣陵,又名吳王墳,位于南京鐘山南麓孫陵崗,距孝陵正南約300米的地方。

按朱元璋的設計,孝陵的神道正好要經過孫陵崗。所以在建孝陵之前,朱元璋下令將這一帶的寺廟和老墓冢都要進行遷移。

為朱元璋主持孝陵工程的,是朱元璋的老鄉、中軍都督府金事李新。《明史》記載這個李新「有心計」,見孫權的墓擋住了朱元璋孝陵的神道,于是向朱元璋建議把孫權墓移到別處。

朱元璋拒絕了李新的這個建議,對李新說:「孫權也是一條好漢,就留著他的陵墓,讓他給我看門吧!」

有了朱元璋的這句話,孫權的蔣陵這才得以保全。朱元璋指示李新把孝陵的神道繞過孫權的陵墓,讓孫權的蔣陵留在原地不動,僅僅是將影響神道通行的孫權陵前的一對石麒麟遷到了別處,并沒有破壞孫權的陵墓。

神道是帝王陵墓的必備內容,它指的是通往帝王陵墓的那條主要的大道。自漢代以來,帝王陵墓都采用了神道的設計,神道兩側置放石人石獸和石翁仲,象征帝王生前的儀衛。

陵墓前放置于石獸的習慣,始于漢武帝時期。漢武帝的手下愛將霍去病病逝后,漢武帝在自己的茂陵之東為這位愛將修建了陵墓,并讓石匠們參照祁連山的天然石獸。

在霍去病墓前鑿刻了躍馬、臥馬、伏虎、猛獸食羊等石刻形象,包括著名「馬踏匈奴」石刻,以表彰霍去病抗擊匈奴的豐功偉績。

自此之后,歷代帝王在修建自己的陵墓時也都沿用了采用石人石獸在陵前裝飾的傳統,無論是唐陵、宋陵,還是明陵、清陵,陵墓前都有陳列儀仗隊式的石人石獸。

自漢、唐以來,歷代帝陵的神道大都采用中軸對稱式設計,只有朱元璋的孝陵的神道蜿蜒曲折,不拘一格。

這一方面顯示了朱元璋的雄才大略,做事不拘成法;另一方面也讓他的陵墓神道增添了深邃奧妙之感,甚至還在無意中配合了朱元璋走後「魂歸北斗」的愿望。

孝陵曲折的神道在建造中巧借地勢,在每段視線的終點,都適當布置了一些石刻雕像來控制空間,石獸或蹲或立,姿態交替,配以蒼山遠樹,創造了一種莊嚴肅穆的氣氛,使人籠罩在謁陵的氛圍中。

孝陵采用的「北斗」布局中,「勺柄」為玄宮之上的寶城和享殿,「勺身」為五龍橋、欞星門和望柱,「勺頭」是大金門、下馬坊。

那條蜿蜒曲折的神道,則剛好將北斗七星串連起來。可以說如果沒有這條蜿蜒曲折的神道,孝陵「北斗七星」的布局將缺少了靈魂。

這或許是朱元璋在保留孫權陵墓時沒有想到的意外收獲吧!

不過即便朱元璋把自己的孝陵神道繞過了孫權陵墓,但他畢竟截斷了孫權陵墓的神道,又移走了孫權墓前的一對石麒麟移到了別處,從風水堪輿學說上來說,還是破壞了孫權陵墓的風水,在古人的觀念中,這樣的做法并不道德。

只不過朱元璋貴為皇帝,就算孫權的后人心懷不滿,但又有誰敢指責朱元璋呢?

「吳王府」的變遷

讓朱元璋沒有想到的是,在他走了五百年后,孫權的后人卻用一種特殊的方式完成了「復仇」,并用一幅「割取吳王址,獲近仲謀居」的對聯,狠狠羞辱了朱元璋一頓。這是怎麼回事呢?

元至正十六年(1356年)3月,朱元璋親率大軍攻下了集慶(今南京),并將「集慶」改名為「應天府」。

據《南唐江寧府圖》、《宋建康府圖》及《元集慶路圖》記載,自南唐以來,南京城的城闕范圍便已基本定型,是一個東、南、西三面以秦淮河為界,北面則在覆舟山以南、西起石頭城的矩形。

元朝末年時,南京城的中心位置,在今天的「狀元境」和慧園街、王府園一帶。朱元璋進入南京后,便在王府園一帶的元朝元南臺遺址上,為自己修建了府邸。

其范圍大致位于內橋東南側,北起內橋南至錦繡坊一帶,元代為御史臺衙門。從1356年到1367年,朱元璋一直住在這里,前后長達11年。

至正二十四年,朱元璋稱「吳王」,他所居住的府邸從此便被稱為「吳王府」。《同治上江兩縣志》記載:「王府園,元南臺遺址也,明祖為吳王居之。新宮既成,此成舊內矣。」

兩年后的至正二十六年,朱元璋開始在吳王府東北郊外建造皇宮。皇宮建成后,朱元璋離開居住了十余年的吳王府,遷入新落成的皇宮,登基稱帝,取國號「大明」,年號為「洪武」。

朱元璋移居皇宮后,曾產生過把吳王府賜給徐達的想法,可徐達上表力辭,表示自己可不敢要朱元璋住過的王府。

《明史·徐達傳》云:「帝嘗從容言‘徐兄功大,未有寧居,可賜以舊邸。’舊邸者,太祖為吳王時所居也。達固辭。」于是朱元璋就把距離吳王府不遠的一塊地(今瞻園)賜給了徐達。

1644年,李自成攻下明朝首都北京之后,崇禎皇帝在煤山自我了結,大明滅亡。從此南京的吳王府舊址再也得不到政/府的保護,逐漸荒廢了下來。

數十年后,被老百姓你家占一點,他家占一點,用來種上了菜。堂堂的朱元璋的王府,竟然變成了菜園。

清嘉慶十六年,58歲的山東布政使孫星衍告老還鄉,來到南京鐘山書院講學。

孫星衍是清代著名藏書家、書法家,在南京定居后,他花錢買下了被老百姓占去當菜園子的朱元璋的「吳王府」,并準備將其設計改造成一處私家園林,還特意給這個私家園林起了個名字叫「五畝園」。

嘉慶二十三年正月,66歲的孫星衍因病去世,此時他的「五畝園」尚未完成全部的改造。他的后人對這塊地方并不感興趣,也懶得繼續投資改造,于是將「五畝園」租給了別人開了一座茶館。

孫權后人的「復仇」

清朝末年,一位名叫孫紹筠的退休縣令買下了「五畝園」這塊地,并在上面建起了一座私家園林,取名「廉園」。但南京的老百姓還是習慣將這座私家園林稱為「孫家花園」。

孫紹筠的「廉園」建成之后,在園門兩側貼上了一幅大大的黑底金字對聯,上書「割取吳王址,獲近仲謀居」十個大字。

對聯的意思是:這處園址原是朱元璋做吳王時的后花園,現在的園主人則是孫權的后裔。

這副對聯對仗雖然比較工整,但細細讀來,似乎并不像當時私家園林流行的楹聯那樣著重于介紹園內的景色,或者表達園主人寄情山水的志向,卻隱隱能讓人讀出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意,這是什麼原因呢?

原來,孫紹筠正是被朱元璋戲稱為自己守墓的那位吳大帝孫權的后人。如今仍然健在的孫紹筠的曾孫孫長健手里,還保存著一套起于明代萬歷年間的孫氏宗譜,每卷宗譜的封面頁都寫著「宣池富春孫氏宗譜」幾個大字。

眾所周知,孫權雖然生于下邳,但他的籍貫,正是吳郡富春。

做為一名讀書人,孫紹筠一定知道當年朱元璋在修孝陵時,破壞孫權陵墓風水,還要讓孫權為他守墓的典故。現在他作為孫權的后人,酣睡在朱元璋當年住過十一年的吳王府里,也算是替老祖宗孫權出了一口氣了。

孫紹筠出生于安徽徽州,后來考上進士當了官,這才從徽州遷到了南京。他曾短暫做過一任縣令,但他卻無意官場,只做了兩年便辭官不做,來到南京買下了建在吳王府舊址的「五畝園」,并將其改名為「廉園」。

在這之后,他又以「廉」字為主題,用「簡約風」對其進行了小規模的改造,經過改造后的「廉園」,也成了清末南京文人雅士經常聚會之所,一時冠蓋云集,唱和詩文之聲不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