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魯迅生命中的兩個女人,愛與不愛,都是宿命

delightW11 2022/11/01

魯迅以筆為武器,戰鬥了一生,被譽為「民族魂」。

他筆下的文章,犀利深刻,充滿諷刺意味,雖過了一個世紀,魯迅的文章讀起來依然發人深省,讓人醍醐灌頂。

而提到魯迅的感情,就離不開他的兩任妻子:朱安和許廣平。

魯迅對待這兩個女人的態度完全不同,對朱安非常絕情,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從未和她同床;而遇見許廣平,魯迅才流露出自己鐵漢柔情的一面。

  朱安一生悲劇,成也魯迅,敗也魯迅

1878年,紹興城一戶姓朱的商人家中添了個女孩,取名為「安」。

和所有封建社會的女孩一樣,朱安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安分守己,溫和順從。

魯迅的母親也正是看中了她溫和的性子,通過親戚的介紹,私自給魯迅朱安訂了婚。

如果她嫁的人不是魯迅,必然平凡地度過一生,也許能夫妻和睦,也許是忍氣吞聲,但不管她是如何結局,都會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中。

可偏偏,她嫁的人是魯迅,世人才能知道她的存在。

雖然訂婚的事情,魯迅一直不同意,但既然已成事實,魯迅也曾想著改變自己的未婚妻。

在日本留學期間,魯迅曾給朱家來信,希望朱安能夠放足,還能去學堂讀書認字。

可在一個守舊的大家族眼中,這兩項明顯不符合傳統女性的美好品德,朱家人沒有照做。

畢竟在那時候,大家都認為:女人裹小腳才叫美,女子無才便是德。

1906年,魯迅母親以自己「病重」為理由,騙魯迅回國。

魯迅火急火燎地趕回家,到家一看,新房已修理好,傢俱全新,一切結婚的佈置都已經準備停當,只能他回來當新郎了。

婚禮完全按照舊式習俗舉辦,魯迅戴上假辮子,穿上新禮服,面對司儀的擺弄,魯迅顯得很配合,連魯迅母親都大吃一驚,本以為他會鬧出一些動靜的。

新婚當天,朱安為了討魯迅的歡心,居然在鞋子裡塞了棉花,讓自己的腳看起來像是大腳,結果因為鞋子太大,當即就露了餡。這似乎也預示著她以後一生的不幸。

婚後第二天,魯迅沒有按照習俗去拜祠堂,晚上,他獨自睡在了書房,婚後三天,魯迅再次回到日本,朱安也開始她等待的一生。

後來,魯迅對友人說:朱安,不過是母親送給我的禮物。至于愛情,我是不知道的。

魯迅是博愛的,他同情底層人們,痛恨這個人吃人的社會,可是對別人博愛,對朱安,卻只有冰冷。

有人說,既然不愛,為什麼還要娶回家呢?

與魯迅訂婚時,朱安已經是23歲的老姑娘。在當時的紹興,如果魯迅退婚或者結婚當天做出逃婚的行為,等于逼朱安去死。

結過婚之後,魯迅的朋友都知道他過著有名無實、合法卻不合情的婚姻,都勸他失婚。

但是魯迅了解朱安,她性格軟弱,一旦失婚,很有可能走上絕路。所以,他只能將這場婚姻災難進行到底。這既是無情,也是慈悲。

魯迅不愛朱安,但卻一生供養她。

也有人議論,說魯迅對朱安就像渣男一樣,可我覺得魯迅已經算有情有意了。

他不喜歡她,雖然有了婚姻之名,卻不想再次傷害她,所以一直分居。對比有些男人,一邊享受著對方的好,又借著「愛情之由」在外面花天酒地,魯迅已經算很不錯的了。

只是當時的封建禮儀太禁錮人心了,如果魯迅反抗,勢必會把朱安逼到絕境,魯迅也是于心不忍吧。

魯迅42歲時,愛上了學生許廣平,後來又生下了孩子。

朱安絕望了,她覺得自己再也沒有希望了,她發出這樣的感歎:「我好比是一隻蝸牛,從牆底一點一點往上爬,爬得雖慢,總有一天會爬到牆頂的。可是現在我沒有辦法了,我沒有力氣爬了。」

朱安對許廣平沒有恨意,大概只有羡慕,對許廣平的孩子也視如己出,魯迅去世後,朱安曾多次邀請他們母子與自己同住。

晚年時期,朱安對自己和魯迅以及許廣平的關係,有這樣一段總結:

「周先生對我並不算壞,彼此間並沒有爭吵,各有各的人生,我應該原諒他……許先生待我極好,她懂得我的想法,她肯維持我……她的確是個好人。」

1947年6月29日淩晨,朱安孤獨地去世了,身邊沒有一個人。

她的一生,是悲劇的一生,從未得到丈夫的愛,甚至連丈夫的認可都得不到,他和魯迅從來都是兩個世界裡的人,註定是一場痛苦的糾葛。

如果不是因為魯迅,可能人們永遠都不記得她。她只能和所有有相同命運的女性一樣,被淹沒在歷史的煙塵中,連個痕跡都不會留下。

可也是因為魯迅,她一生不曾體驗過被愛的滋味,更沒有生兒育女的經歷,一生蕭瑟,冷寂離世。

可謂成也魯迅,敗也魯迅。

許廣平的出現,給魯迅帶來了人生的圓滿

世人皆繞不過情愛,魯迅先生再冷峻,也有他的溫柔,不過是沒出現那個對的人罷了。

許廣平的到來,就像荒野上吹起春風,帶來了柔和的風,飄來了芬芳的香,也喚起了魯迅內心那股柔情蜜意來。

1925年3月,許廣平給魯迅寫了第一封信,這封信對他們而言有重大意義。

魯迅和許廣平有著很多的共同語言,他們可以聊當局時事,能切磋教學上的技巧,可以談文學,也可以說家常,他們之間有著源源不斷的話,想要說給對方聽。

從這裡我們也看到,愛情裡最重要的第一步是:有話說。

許廣平是新時代女性,經過文學的洗禮,自然和傳統女子朱安有很大不同。她俏皮活潑,又妙語連珠,很快吸引了魯迅對她的注意。

而朱安呢,她和魯迅根本沒有共同語言,就算說話,也不過是做飯洗衣的家長,魯迅作為一個思想先驅者,自然需要有一個靈魂想通的人。

1925年10月20日的晚上,魯迅坐在靠書桌的籐椅上,許廣平坐在魯迅的床頭,27歲的許廣平首先握住了魯迅的手,魯迅同時也向許廣平報以輕柔而緩緩的緊握,他對許廣平說:「你戰勝了!」許廣平不禁報以羞澀的一笑。

他們就此相戀。

1927年10月30日,魯迅和許廣平在上海開始了他們的同居生活。

魯迅的最後十年時光裡,因為許廣平的陪伴,他嘗到愛情的甜,獲得了親情的暖,可以許廣平給他的人生帶來了圓滿。

許廣平與魯迅在一起整整十年,她的學識,她的智慧,再加上性格的俏皮可愛,定是給魯迅先生帶去了許多歡樂,也讓他嘗到了凡塵中男歡女愛的美好。

結婚以後,魯迅和許廣平的感情是超于一般夫妻之上的。

許廣平自己說:「我自己之于他,與其說是夫婦的關係,倒不如說不自覺地還時刻保持著一種師生之誼。這說法,我以為是妥切的。」

許廣平也常常天真地向魯迅提問:「我為什麼總覺得你還是我的老師,你有沒有這種感覺?」魯迅聽了,總是愜意地笑笑,答非所問地說:「你這傻孩子。」

「你這傻孩子」一句話充滿了對許廣平的寵溺。

許廣平嚴格意義上稱不上他的妻子,就算是妻子,也只能算「二房」,但他們的這份感情,是魯迅最後十年生命中的精神支撐,她的出現,給魯迅的生活帶去了歡笑。

錚錚鐵漢亦有情,他的溫柔,都給了她,也都藏在這些書信裡了。

魯迅一生追求民主,早在新文學運動伊始時期便向封建舊文化宣戰,不斷與壓迫民眾的舊思想舊文化鬥爭。不畏強暴執筆對戰,顯示出一個正直文人的氣概。縱觀他的一生,皆是「戰鬥」,以筆為槍,無畏強權,浩蕩凜然之氣常存。

而圍繞在魯迅身邊的這兩個女人,一個受盡冷落孤單離世,一個雖擁有幸福也備受爭議,愛與不愛,自然有著巨大的差別。

魯迅對待朱安,雖無愛,但也算有情有義,至少保持了她的名分,也一直供養著她;

而有了許廣平,魯迅才懂得了心有靈犀的妙處,也體會到了愛情的美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