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半生緣》:婚姻的殘酷真相,越早認清越好

delightW11 2022/11/23

年少時讀《半生緣》,總覺得是造化弄人,才讓青春懵懂淪落至滿目瘡痍。

如今已歷經歲月風雨,回頭再看才明白書中所講不過是凡塵俗世中婚姻的真相。

正如同張愛玲所說:「生在這世上,沒有一樣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

曾經的山盟海誓,被生活的油鹽醬醋侵蝕時,婚姻總會如臉譜般變換模樣。

人世間的每一段姻緣,都藏著自己的酸甜苦辣和心酸無奈。

婚姻的殘酷真相,越早認清越好。

男人的懦弱,是女人對婚姻最大的失望

《半生緣》中最讓人意難平的一對,就要數沈世鈞和顧曼楨了。

那個年代里,他們都是受過教育的進步青年,在同一家工廠上班時,兩人互生情愫。

世鈞第一眼看見曼楨時就喜歡她,作為家境不錯的富家公子,他竟冒著大雨,踩過泥濘,只為尋找曼楨丟失的一只絲絨手套。

曼楨收到手套時臉色微紅,愛情的種子在那時便默默種下了。

這份感情雖純潔美好,但在最初就缺少一份孤注一擲的勇氣。

情至濃時,弄堂里的月光照亮了青石板路,世鈞也只是輕輕地握住曼楨的手,并未坦蕩熱烈地表白。

(圖片來源于電影《半生緣》,侵刪)

世鈞看似追求精神獨立,面對感情的考驗時,卻總是以一種隨時退出的懦弱姿態逃避:

確定關系后,曼楨就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家世告訴世鈞,連姐姐的工作也未曾遮掩。

反觀世鈞帶曼楨回家,姐姐曼璐舞女的身份被家人質疑時,他都沒有勇氣和曼楨一起承擔,

而是直接否認事實,甚至讓曼楨和姐姐斷絕交往。

出現情敵時,曼楨從未移情。

世鈞卻不去全力爭取,只是悄悄吃醋,準備默默退出愛情的競爭。

曼楨被姐姐算計、被姐夫祝鴻才強暴時,都沒有放棄愛情。

世鈞卻輕易聽信「曼楨已經結婚」的謊言,一邊打退堂鼓,一邊潰不成軍。

張愛玲筆下的女子,眉眼間總有一股堅韌和傲骨,而男子多半是懦弱和妥協的。

曼楨和世鈞是張愛玲筆下唯一一對真心相愛的男女,然而曼楨一直在努力,世鈞卻一步步后退。

如果世鈞能少一份懦弱,多一份勇敢,說不定曼楨的后半生也不用深陷泥潭。

他以為是命運讓他失去了曼楨,卻不知很多事情多半是事在人為。

懦弱,讓如此相愛的兩人,從惺惺相惜走到了咫尺天涯。

《霍亂時期的愛情》中有這樣一句話:「愛情的王國是無情和吝嗇的,軟弱者永遠進不了愛情的王國。」

婚姻是兩個人的雙向奔赴,不是一個人的拼盡全力。

一段感情中,如果有一人在遇到困難時就后退,這段感情多半是不能長久的。

懦弱的人只有婚姻,足夠勇敢的人,才配得到愛情。

(圖片來源于電影《半生緣》,侵刪)

一段感情的崩潰,往往從缺錢開始

很多人都是帶著幸福的憧憬進入婚姻,卻未曾想過兩人會漸漸走向陌路。

就像姐姐曼璐雖不討喜,原來也是單純、善良的女子,也曾有過令人心動的青春歲月。

她和青梅竹馬的戀人情投意合,兩家人也有意撮合,兩人就這樣訂立婚約。

然而世事弄人,父親病逝后,家里失去了經濟支撐,曼璐作為老大需要掙錢養活一家人。

但那個時代的女性能做的不過是出賣青春換生計,曾經滿心歡喜期待嫁人的女孩就這樣放棄了婚約,當起了風月賣笑的舞女。

人生的某些時候,金錢或許比愛情更靠得住。

曼璐就是憑借這份被世俗所不齒的職業賺到了錢,讓家人住上了兩層的大房子,讓妹妹弟弟們吃飽穿暖還有錢讀書。

因此,她也愈發覺得錢重要。

一段有緣無分的愛情已經錯過,如今曼璐就只想抓住一點實際的東西。

(圖片來源于電影《半生緣》,侵刪)

曼璐就這樣結識了一個小生意人祝鴻才,這人其實她并非瞧得上,只是他能負擔得起一家老小的開支而已。

當時的祝鴻才初到上海,他卑躬屈膝追曼璐。

也不是有多愛,只不過看上了她多年混跡風月場的人脈資源而已。

一個為了一張長期飯票,一個為了一塊墊腳石,兩人便稀里糊涂把婚結了。

曼璐太天真了,她以為金錢是婚姻的救命稻草,卻不知它更是催命ㄉㄨˊ 藥。

后來祝鴻才投機倒把發了點小財,就徹底暴露了真面目。

因為曼璐不能生育,他不僅公開花天ㄐ丨ㄡˇ地,還開始對曼璐動手。

金錢仿佛是婚姻里頤指氣使的資本,有錢的那個總能掌握主動權。

曼璐淪落風塵,所嫁非人,說到底還是缺錢的緣故。

如果曼璐家中沒有變故,或者祝鴻才沒有發財,或許她也能平平淡淡過完這一生。

正如三毛所說:「愛情,如果不落實到穿衣、吃飯、數錢、睡覺這些實實在在的生活里去,是不容易天長地久的。」

成年人的感情,需要靠錢來維護。

以前總覺得金錢買不來愛情,后來才發現愛情和婚姻的悲劇,大多是因為「缺錢」導致的。

錢,是婚姻的照妖鏡,能把婚姻中的雞毛蒜皮無限擴大。

不管在一段婚姻中的處境如何,保持一份經濟獨立的能力,也算是婚姻里最大的底氣。

(圖片來源于電影《半生緣》,侵刪)

孩子不是婚姻的解藥,也不是感情的枷鎖

有人說孩子是愛情的結晶,有人說孩子是感情的紐帶,還有人說孩子是婚姻的照妖鏡。

但婚姻的幸福,從來不能以孩子為賭注。

曼璐以為自己婚姻的不幸是因為不能生育,所以她想著借妹妹的肚子生個孩子,或許祝鴻才就能安心待在家里。

曼璐曾經卯著勁用自己的青春把曼楨托舉到光明,如今又是她狠心設局將妹妹送上了丈夫的床。

萬念俱灰的曼楨就這樣被姐姐幽禁在房間里,懷胎十月被迫生下了祝鴻才的孩子。

后來在醫院里一對熱心夫婦幫助下,曼楨終于從祝鴻才的魔掌中逃離。

此時的曼楨決心開始新生活,在偏遠鄉村小學尋了一個教書的生計。

而曼璐即便犧牲了妹妹的終生幸福,也沒有憑借一個孩子在糟糕婚姻里挽回丈夫的心,最后身患癆癥而ㄙˇ。

一場孽緣本以為就此了結,然而曼楨卻因為孩子再次陷入了命運的糾葛。

姐姐病逝后,曼楨被母愛蒙蔽了雙眼,孩子成為了她放不下的牽掛。

曼楨第一次向命運妥協,她竟然自己回到了祝鴻才的身邊,并且自愿同他結了婚。

這個時候的曼楨是帶著自ㄕㄚ的心情嫁給祝鴻才,為了孩子,哪怕躺在泥潭里她都不愿意掙扎。

然而祝鴻才并沒有珍惜,曾經夢寐以求的女人,如今到手后也變成了素蝦仁,木木的一點滋味也沒有。

與其說曼楨是姐姐婚姻的犧牲者,不如說她是被自己的骨肉捆綁在一段絕望的感情中。

曾經聽說過一句話:「想要得到一個女人,那就讓她生下你的孩子。」

孩子是母親的軟肋,很多人在感情破裂時,都以孩子為借口來維持看似完整的婚姻。

殊不知,孩子從來不是婚姻的解藥,更不是婚姻的枷鎖。

用孩子來捆綁的婚姻,總有一天所有的傷害都會反噬在孩子的身上。

(圖片來源于電影《半生緣》,侵刪)

半生緣就這樣結束了。

多年的兜兜轉轉之后,世鈞和曼楨無意間在咖啡館相逢,曾經的噬心之痛如今也早已云淡風輕。

一轉身,半生姻緣已盡,如同曼楨那句輕飄飄的:「我們回不去了。」

如果能夠早日認清婚姻的真相,或許《半生緣》會有不一樣的結局。

畢淑敏在《好婚姻過命,壞婚姻要命》中這樣說:

婚姻并不僅僅是快樂,是兩情相悅,是生ㄙˇ與共,它還是考驗,是煎熬,是一種對熟悉生活的破壞和一種對嶄新模式的建立。

人間這一場,和誰結婚真的不一樣。

有人在凄風冷雨中瑟瑟發抖時,有人在過燈火可親的溫暖生活。

有時候選擇了什麼樣的伴侶,就是選擇一種生活方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