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甲骨文沒記錄夏朝,為何周朝卻知道夏朝的存在?考古發現黑暗一幕

delightW11 2022/08/31

到目前為止,夏朝的直接文字資料還沒有被考古發現,甚至就連夏朝的繼任者—商朝的祭祀用文字系統甲骨文中也沒有直接呈現出「夏朝」這個稱呼。

目前已發掘存世的十五萬片甲骨文中,只頻頻提到一個叫「西邑」的地方,據甲骨文釋讀顯示,歷代商王之所以不斷燎祭西邑,原因是擔心西邑的神靈鬼怪作祟謀害商王。

既然甲骨文中沒有記錄,那周朝又是從哪裡知道商朝之前的朝代叫「夏朝」的呢?

第一種可能是周朝時依然能看到夏朝流傳下來的直接文字資料,比如史冊竹簡、陶刻文等等,這些資料顯然比單純祭祀用的甲骨文要內容豐富的多。

第二種可能是周朝硬生生「創造」了「夏」這麼一個朝代名。因為,「夏」有大的意思,周朝把商朝之前的那個發達文明,泛稱為「大國」。

事實上周朝並不是第一次這麼幹。比如「殷商」這個稱呼就是周朝創造的,原因就是商王盤庚遷都于殷,但商朝人自己只會自稱「商」,而不會自稱「殷」。同樣的道理,三國時期劉備陣營的人只會稱自己是大漢,而絕不會稱自己是蜀或蜀漢。

西周建立之初也曾稱自己為「夏」,比如《尚書》說:「帝欽罰之,乃伻我有夏」,但夏朝國姓是姒,周朝國姓則是姬,周天子顯然不是大禹直系後裔,周朝也不是夏遺民的復辟政/權。

那麼我們不禁會產生一個疑問,周和夏到底啥關係?為什麼周朝要極力宣揚一個與自己間隔了600年之久的前前朝,並以「有夏」自居呢?

我們很容易想到的一個理由是:法理。

武王伐商屬于「臣/弑/君」,所以如果周人把自己塑造成夏的後繼者,那麼推翻商朝就從叛逆變成了復仇,一切就順理成章了。

不過,這個理由恐怕站不住腳。因為周武王在伐商前曾做《牧誓》,裡頭詳細列舉了他率兵攻打商朝的理由:「今商王受,惟婦言是用……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俾暴虐于百姓」,絲毫沒提夏朝和夏人。

真相到底是什麼呢?

這還得從陶寺晚期那場大暴動說起。位于晉南的陶寺遺址是文獻記載中堯舜的都城,其絕對年代是西元前2300年至1900年之間,在前2300年走向興盛,而到了前1900年左右卻因遭遇暴力入侵,從國都淪為一普通城邑,此時剛好是夏朝建立的時間節點。

考古發現,陶寺晚期時,高等級的王族墓葬遭到嚴重破壞,M22、M28等五座大墓屍骨無存,但隨葬品卻被隨意丟棄,說明破壞者的目的只是為了報復,而不是為了獲得財物。

此外,宮殿和天文觀象建築均遭故意毀壞,宮城南牆內還發現了屠殺慘像,一位35歲的女性人骨下體插著牛角,頸椎斷裂,臨死前痛苦不堪。

不過,考古發現的陶寺晚期暴動卻有幾點耐人尋味的地方。

首先,入侵者不僅非常熟悉陶寺的墓葬分佈、準確位置,而且只破壞早中晚期的高等級的王族墓葬,對普通中下層墓葬則小心翼翼地避開了,這一發現冥冥之中印證了分子人類學的研究結論,陶寺上層人群和中下層人群有著不同的族源。

其次,陶寺晚期暴動發生後,陶寺晚期文化開始出現大量鬲類器物,取代了此前陶寺居民常用的釜灶用具,表明,入侵者隊伍中至少有一支是使用陶鬲的族群。

文獻記載中曾有「 禹逼舜」的記載,而陶寺的時間下限剛好承接夏朝的興起,所以,陶寺晚期因暴力導致的衰亡,與大禹脫不開關係。

但夏人並非是使用陶鬲的族群,而陶寺衰落後,也並未被王灣三期文化(早期夏文化)所取代。顯然,大禹還有盟軍。

而大禹的盟軍—負責進攻有虞氏的族群正是周人。

在遷入關中之前,姬周部族的聚居地在山西晉中一帶,而周人也恰恰是使用鬲類器物的族群。周代的史書中也不乏「昔我先王世後稷,以服事虞夏」「後稷放丹朱」等記載,說明,堯舜禹時期,周人的確是晉南變局的參與者,也是陶寺中下層居民的來源之一,屬于被堯舜統治的對象。

不僅如此,史書記載中周和夏的關係也異常密切,早在大禹治水之時,周人就是大禹的重要助手,負責「播奏庶艱食鮮食」。

在大禹建立絕對威權,有意取代舜之時,曾受壓迫的周人與夏後氏建立攻守同盟也就順理成章了。在陶寺遭遇暴力入侵後,姬周部族遷居于有夏氏舊地,這種親密的關係,或許正是周朝力捧夏朝,並以「有夏」自居的重要原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