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戴安娜葬禮上,希拉里不遠萬里送別好友,眼神凌厲出言暗諷英王室

delightW11 2022/09/09

《甄嬛傳》里有句話——「做衣如做人,一定要花團錦簇,轟轟烈烈的才好」。

毫無疑問,戴安娜王妃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即便是最后的黯然收場,也不能掩蓋她這一生的熱烈。

戴安娜被稱為人民的王妃,她這一生受到的贊譽和爭議都與英國王室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但她并不是只會攀附于王室的菟絲花。

1961年,戴安娜出生于英國的一個貴族家庭,但顯赫的家世并沒有讓她的童年生活比別人更幸福。

事實上,她一直處于被忽視的狀態,尤其是在父母失婚之后,戴安娜更是在有意無意之間將自己與他人隔離。

可以說戴安娜的童年是有缺憾的,這種缺憾也塑造了她缺愛、缺乏安全感的性格。所以,她在長大之后一直在追逐形形色色的愛意,但是奮不顧身地投入到了一場飛蛾撲火般的戀情中。

與戴安娜相比,希拉里就完全是另一種人生軌跡了。

希拉里要比戴安娜大十幾歲,戴安娜剛出生的時候,希拉里已經是中學生,并且在學校里非常活躍,是當時的風云人物。

1973年,希拉里拿到了耶魯大學的法學博士學位,很快她又得到了前往美國眾議院工作的機會。

在這之后,她事業的發展可謂是突飛猛進,尤其是她的丈夫克林頓成為阿肯色州州長之后,希拉里也在政界大放異彩,以至于克林頓后來競選美國總統的時候,直接打出了「買1送1」的口號:給克林頓投票,就可以獲得克林頓和希拉里兩位杰出政治家。

有意思的是,盡管戴安娜與希拉里的人生軌跡并無重合,即便是在后來出于外交等方面的需求也只是前后見過三次面,但兩人之間卻頗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所以希拉里不僅參加了戴安娜王妃的葬禮,還因為其凌厲又難掩悲痛的姿態引得眾人側目。

1997年,戴安娜與男友多迪在法國遭遇交通事故,雙雙遇難。

雖然早已明確戴安娜的直接死因是交通事故,但這些年來有關戴妃之死的猜測沸沸揚揚,從未停息。

這主要是因為戴安娜死的太過突然,再加上她與查爾斯以悲劇收尾的婚姻,不得不讓人懷疑這其中有什麼內幕,甚至有不少人直接指責英國王室,認為這場交通事故是人為制造的結果。

當然,目前并沒有證據能夠證實這種猜測,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就算此事背后有什麼內幕,我們也很難窺得真相。

但能確定的是,英國王室因為戴妃之死被指責的遭遇不算無辜,因為從嫁給查爾斯王子的一個開始,戴安娜就陷入了一個無法脫身的漩渦。

其實戴安娜與查爾斯的戀愛不乏浪漫成分,兩人的婚禮吸引了7.5億觀眾觀看,盛大莊嚴而又夢幻的儀式在街頭巷尾流傳。

不難想象,作為這場婚禮的主角,戴安娜當時一定是幸福而又激動的,這才有了這段新婚夫婦情到深處的世紀之吻。

諷刺的是,戴妃以為這一吻將開啟她嶄新的生活,但實際上這成了她噩夢的開端。

認識戴安娜之前,查爾斯有一個令他終身難忘的前女友卡米拉,這也是戴安娜與查爾斯的婚姻中揮之不去的陰影。

關于這三個人的愛恨情仇是一個漫長的故事,簡單來說查爾斯始終是難忘舊情,他對卡米拉表現的有多念念不忘,就對戴安娜有多絕情。

而卡米拉是在查爾斯服兵役期間另嫁他人,卻偏偏在查爾斯結婚后又擺出一副愛的難舍難分的姿態。

對于兩人的舊情復燃,戴安娜哭過、鬧過,卻沒起到任何作用,可以說這場婚姻幾乎耗盡了她全部的精力。

戴安娜與希拉里的初次相見就處于這個時期。

當時是1994年,查爾斯與卡米拉藕斷絲連的新聞傳遍了大街小巷,戴安娜一邊被丈夫的風流韻事搞得焦頭爛額,一邊又優雅知性的與希拉里在美國中央大使館會面。

巧合的是,身為政治強人的希拉里當時同樣處境不佳,受到了許多政敵的猛烈抨擊。更為重要的是,她的丈夫克林頓同樣對婚姻不忠,流連于各色女人之間。

就這樣,兩個同時陷入人生困境的女人相談甚歡,雖然不管在性格還是其他方面都大相徑庭,卻意外的合得來。

而兩人的下一次見面是在1996年的時候。

這一年,對戴安娜來說是新生。

因為在她的不斷抗爭下,終于擺脫了查爾斯王子,她單身了。

不過雖然已經成功脫身,但這段長達15年的婚姻仍然給戴安娜帶來了不可磨滅的影響,她感受到的痛苦與酸澀不會在短時間內消失。

而希拉里對于戴安娜的痛苦感同身受,因為盡管她當時的事業蒸蒸日上,但美國媒體已經不止一次爆料稱克林頓存在出軌行為。

所以在這一次的會面期間,她們的共同話題更多了,當時有不少人都拍到了兩人一邊進餐一邊密切交流的場景。

有一個說法是,希拉里之所以在拉鏈門后選擇原諒克林頓,就是一直把好友戴安娜生前關于婚姻的建議記在心里,才給了克林頓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1997年6月18日,戴安娜與希拉里再次與白宮相遇,這時戴安娜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的階段,不過二人對此一無所知。

同年8月31日,戴安娜在巴黎遭遇交通事故不幸身亡,希拉里得知這個消息后放下繁忙的工作,前往倫敦參加戴安娜的葬禮。

戴安娜的死亡在英國、乃至全世界掀起了軒然大波,有超過25億人通過電視觀看了她的葬禮,英國民間要求廢除王室的呼聲更是達到了頂峰,王室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為了安撫民眾,伊麗莎白女王不僅參加了這場葬禮,還擺出了前所未有的低姿態,低下頭顱以示哀痛——要知道如果是按照英國王室的傳統舉行這場葬禮的話,女王完全沒必要這樣做。

但前去參加葬禮的希拉里卻顯得格外矚目,她從頭到尾都沒有低頭或是哭泣,反而是微微揚著頭,還帶了一絲笑意,唯有她的眼神和整體輕松、甚至略帶高傲的姿態格格不入,似乎把所有的情緒都藏在了眼底。

而她在媒體前的那句「戴安娜太善良了,她本應該得到更好的」更是旗幟鮮明地表達了自己的立場。

作為時刻在權衡利益得失的政客,為了一生只見過三次面的戴安娜而不顧英國王室的體面,發出這樣的嘲諷,確實讓人意外。

但是,除了冷血的政客外,希拉里還是一個和戴安娜同病相憐的女人,作為戴安娜的好友,希拉里有那樣的表現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