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西遊記》中真實的唐僧:沒有霹靂手段,莫行菩薩心腸

li李 2022/11/04

網上有人問:《西遊記》裡,你最討厭誰?

不少人回答:唐僧。說他膽小懦弱,不辨忠奸,說話囉裡囉嗦,辦事糊裡糊塗。

與淩霄寶殿上大鬧天宮的美猴王相比,唐僧顯然遜色得多。

然而,歷史中真正的唐玄奘,卻是一等一的「狠角色」。

他10歲在洛陽淨土寺剃度出家,20歲譽滿京城,被稱為「釋門千里駒」;

26歲私往天竺,西行求法,踐流沙之浩浩,陟雪嶺之巍巍,九死不悔,聲震五印;

43歲,用二十幾匹馬,將650部經書馱回長安,餘生皓首窮經,用十九年譯出1300部經卷。

唐太宗李世民稱讚他: 「松風水月,未足比其清華,仙露明珠,詎能方其朗潤。」

唐玄奘生逢亂世,幼年失怙,坎坷的命運下,他心生慈悲,立志取經,普渡世人。

為了理想,他狠心告別過去,置身險境;為了初心,他狠心拒絕榮華,選擇孤獨。

狠,並非冷漠殘忍,而是果斷抉擇的智慧,堅守內心的魄力,矢志不渝的勇氣。

狠心告別過去

專心走向未來

隋文帝仁壽二年,玄奘出生在洛州一官宦之家。 他俗名陳禕,出身門第遠比西遊記中的「江流兒」高不少。

先祖為東漢名臣陳寔,曾祖父曾任北魏上党太守,祖父更是擔任過北齊國子博士。

可謂儒學世家,累世公卿。

然而,到了玄奘父親陳慧為官時,政局衰微,官場昏暗,陳慧無心政治,辭官歸隱。

玄奘是家裡最小的兒子,備受長輩的喜愛,從小就在父親的引導下,博覽群書。

然而,安穩的日子,在玄奘9歲時,戛然而止。這年,父親猝然離世,母親早亡的玄奘一下子成了孤兒。

當時,二哥長捷已出家為僧,為了照顧幼弟,便將玄奘接到洛陽淨土寺。也是在這裡,玄奘有了參悟佛法的機緣。

一天,朝廷委派大理寺卿鄭善果,主持14名僧人的剃度大典。剛剛十歲的玄奘,遠遠地站在門邊,眼神裡充滿期待。

鄭善果見玄奘神態不俗,問他:「你也想剃度嗎?」

玄奘點點頭。

又問他:「你出家是為了什麼?」

玄奘說:「遠紹如來,近光遺法。」

正是從這一刻起,弘揚佛法,普度眾生的理想,在玄奘心中,生根發芽。

鄭善果被玄奘的堅毅打動,破例為他剃度。

愛因斯坦曾說:「每個人都有理想,這種理想決定著他努力的方向。」

為了理想,玄奘狠心與過去告別。

從此,他不再是陳禕,不再糾纏于世間的紛爭,不再感傷于坎坷的命運,往事清零,心境澄澈。

專注于佛法的玄奘,漸漸地名聲在外,但他絲毫沒有自滿之情,反而憂心忡忡。

因為他發現佛經內容混亂,紕漏甚多,有不少重要的經典遺失了。

為此,玄奘與一眾僧侶,上表朝廷,請求去印度遊學。結果卻是,朝廷嚴禁任何人出關。

與西遊記裡優柔寡斷的唐僧不同,玄奘是剛毅果斷的熱血兒郎。所有人都退縮了,只有他決定西去。

玄奘告別過去的身份,告別當下的安逸,專注地走向理想,踏上一條少有人行的路。

人生本就得失無常,生活本就充滿遺憾,糾結于過去,滿心委屈和不甘,只會讓自己在死胡同裡打轉。

狠心告別過去,才能從容面對未來。

對自己狠一點

離成功近一點

一說起唐僧,腦海裡常常浮現這樣的畫面,他被妖怪綁在柱子上,淚眼模糊地等著徒兒來救。

而真實的玄奘,絕非這般軟弱,他是條硬漢,骨子裡有一股狠勁。

因為偷渡出關,他曾落到了瓜州州吏李昌手中。

面對官府的逼問,玄奘坦言道:「我要去西方求取佛法,無論怎麼責罰,我絕不後退一步。」

李昌被玄奘的堅定深深觸動,放他西去。出關後,玄奘來不及喜悅,因為他即將面臨生死的考驗——八百里莫賀延磧。

狂風肆虐,沙塵蔽日,天地間只有一僧一馬。玄奘駐足四望,上無飛鳥,下無走獸,一片死寂。

水喝幹了,腳磨破了,馬兒也累癱了,玄奘還在硬撐,他頭重腳輕,踉踉蹌蹌,但還是堅持著找到了水源,走出了荒漠。

人的一生中,註定有一段至暗的路,無人相伴。對自己狠一點,激發出內在的潛能,絕處逢生不是不可能,命運的轉捩點,或許就在不遠處。

穿過莫賀延磧,玄奘到了最為崇佛的高昌國。

國王麴文泰是虔誠的佛教徒,聽聞東土高僧來訪,舉全國之力,盛情款待。

在高昌國的日子,與一路走來的辛苦相比,可謂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國王賜給他精舍、齋飯、僧服,也有不少僧侶,甘願侍奉左右。

然而,聲色犬馬,是另一種嚴厲的考驗。俗話說,沒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

古往今來,多少人沒有被困苦打到,反而被安逸摧毀。

玄奘深諳此理,休整了幾天後便辭行。但麴文泰軟硬並施就是不放。

為此,玄奘絕食對抗,他再次狠心地將生死度外,也再次贏了命運。

麴文泰見玄奘如此決絕,只能放他走。

有人說:「當你足夠強大時,外界一定會因你而改變。」

對自己狠一點,經得住困苦的磨練,頂得住安逸的誘惑,你強大了,全世界都會讓路。

沒有霹靂手段,莫行菩薩心腸。靠著一股「狠勁兒」,玄奘走過西域諸國,將五萬裡路雲和月,閃在身後。

高不可攀的雪山、毒蟲異獸的山林、險象環生的沼澤,他都無所畏懼地走過;

主張滅佛的國度,盜賊四起的村落,愛鬥嗜血的民族,他都一視同仁地度化。

真正的勇者,都是豁得出去的狠人,與困難頑強對抗,才能破局重生。

狠心說不

主宰自己的人生

每次看《西遊記》,總會為唐僧到達西天後,被還阿儺、伽葉刁難而憤憤不平,他們先是和他要「人事」,後又傳了無字經書,一番折騰。

雖然知道這是佛祖的考驗,但尊者們傲慢的態度,總讓人意難平。

好在, 真實的情況是,玄奘到達那爛陀寺時,受到了非比尋常的接待。

寺主戒賢派了四名高僧迎接玄奘,還有二百多名僧侶,一千多名信眾舉著幡蓋、鮮花隨行。

摩揭陀國的那爛陀寺,是玄奘心中的聖地,也是他歷經千難萬險要到達的地方。

在當時, 那爛陀寺有佛學界最高的權威,最全的典籍,也有最熱烈的學術氛圍。

玄奘在那爛陀寺盡情地鑽研,五年後,又周遊印度,隨處問學,開壇講經。

但是,異鄉雖好,也敵不過對故鄉的思念,更何況,少年時的發願,始終無法忘懷。

玄奘已經是印度最負盛名的高僧,上至國王,下至百姓,無不真誠地挽留他。

雖然對這方水土依依不捨,但玄奘還是狠心地拒絕了信眾的一番好意。

貞觀十五年夏,玄奘辭別那爛陀寺,自缽羅耶伽國出發,翻越大雪山,沿著新疆南路走了整整四年,終于在貞觀十九年正月,抵達長安。

玄奘的人生迎來了又一個高峰,李世民派房玄齡安排迎接的儀式。

那天,長安的達官貴族,平頭百姓競相聚集在路邊,他們燒香散花,場面盛況空前。

一個月後,玄奘在儀鸞殿謁見唐太宗,將十八年來,所見所聞,一一酬答。

伴隨著至高榮譽而來的,是進退兩難的選擇。

李世民見玄奘有公卿之才,有意讓他出仕為官,常伴君側。

面對人人敬仰的唐太宗,面對人人豔羨的前程,玄奘毅然決然地說: 不。

堅守住自己,退卻的只能是別人,李世民只好作罷。

回到長安弘福寺的玄奘,馬不停蹄地投入到翻譯經文和傳播佛法中,將外界的喧嘩擋在禪門之外。

幾年後,李世民再次請他出山,玄奘依然說: 不。

後來,高宗李治繼位後,手腕更硬,幾乎到了逼迫的程度,玄奘還是說: 不。

作家陸琪曾說:「大家都認為,幫人才有力量,而實際上,拒絕是一件更有力量的事情。」

狠心拒絕的背後,是清醒的認知,是敢于擔當的勇氣,是主宰人生的能力。

敢于說「不」的玄奘活出了自己,餘生十九年,致力于佛經的翻譯和傳播。

最終,成為漢傳佛教四大翻譯家之一,成為人人尊重的一代高僧。

西元664年,玄奘安然離世,走完了六十餘載輝煌的一生。

他幼年失去雙親,成長于迷離的亂世,往遊西域,步步艱險,九死一生。

及至晚年,歸隱譯經,摒棄功名利祿,獨守青燈古佛。

為了理想,他的心永遠堅韌,為了自由,他永不屈服。

《菜根譚》有言:「欲做精金美玉的人品,定從烈火中鍛來,思立掀天揭地的事功,須向薄冰履過。」

想要有一番作為,就得狠下心來,逼自己去歷練,想要有所成就,就得狠下心來,逼自己去選擇。

餘生,不妨做個有點「狠心」的人, 于事不糾纏,于人不遷就,于心不勉強。

與君共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