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張幼儀:歷盡風雨,我還是最愛他

珮珊 2022/07/20

傅首爾有一段對愛情的論述:「愛情不就是,我敢喜歡又敢離開嗎?有些人就是用來錯過的,最值得留住的是那個深情的,不計得失的自己。

得到時我珍惜所有,失去時我努力釋懷,電光火石我沒放過,遍體鱗傷我不認錯。

這樣的愛情觀,放在張幼儀身上,再貼合不過。

作為徐志摩的原配妻子,懷孕時遭婚姻背叛、孩子出生後被失婚、卻照顧了徐志摩父母的晚年、為他們打理後事,自己也從被嫌棄的「土包子」,成長為「中國第一位女銀行家」。

相比于在徐志摩說不清的情史八卦作為「棄婦」的角色,她更是張幼儀自己。

中年張幼儀

有人說,她是民國女子中放下愛卻不放棄自己的勵志楷模,以盪氣迴腸的逆襲人生告訴你——風花雪月,從來不是一個女人的全部。

關于張幼儀與徐志摩這段婚姻的八卦版本有很多, 《小腳與西服》是敘述最為真實具體的一版,因為它的作者張邦梅,是張幼儀的侄孫女,這本書就是她根據張幼儀的口述整理而成的。

1913年的一天,13歲的張幼儀剛從學校回到家,就被父母叫到了客廳,並一臉鄭重地交給她一隻小小的銀質相片盒。

盒子裡裝的是一張照片,照片上的男人長相斯文,身型清瘦,戴著一副圓圓的金絲邊眼鏡,稚嫩中透著一絲老成,文雅中又帶著一縷不羈。

張幼儀怔怔地望著照片上的陌生人,她知道這就是家人為她相中的男人, 從此以後她所有的喜怒哀樂便要和這個人聯繫在一起了。

男子就是徐志摩,是浙江硤石首富徐申如的獨子,家裡有綢莊、錢莊、還有一家電廠。

他才華出眾,年紀輕輕就文筆老練,一篇題為《論小說與社會之關係》的文章,更是讓張幼儀的四哥讚不絕口。

而且徐志摩性格活潑幽默,張家的所有兄弟都愛他如手足。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張幼儀的四哥才主動寫信給徐申如,極力撮合這門婚事。

徐家是商人,張家世代為官,這樣的聯姻稱得上是各有所求,但是對于張幼儀和徐志摩來說,卻是把兩個世界的人強行綁到了一起。

張幼儀接受的是傳統教育,她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相信女人應該侍奉公婆、相夫教子。

徐志摩師從梁啟超,攻讀各國語言,輾轉美國、英國各地學習,是站在當時「學術金字塔尖」上的人物,對舊傳統充滿了排斥。

就算張幼儀沒有裹小腳,依然被徐志摩視為「和裹了的小腳別無二致」。

他發自內心地不喜歡張幼儀,只盼望著婚後儘快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好遠走高飛。

終于在結婚第三年,張幼儀生下了一名男嬰,徐志摩也迫不及待地到英國求學了。

張幼儀和徐志摩

考慮到徐志摩一個人在外無人照顧,徐家決定讓張幼儀前往英國與他團聚。

對于這樣一個難得的與徐志摩獨處的機會,張幼儀滿心歡喜。她暗暗發誓一定要珍惜這次出國的機會,努力學習,爭取早日成為那種讓徐志摩滿意的新式女性。

可是,張幼儀到達英國後才意識到,距離和時間並沒有讓他們的關係有所改善,他對她的冷漠始終如一。

幾個月之後,張幼儀懷孕了。當她興奮地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徐志摩時,徐志摩一臉不悅地讓她趕緊把孩子做掉。

張幼儀怯生生地說:「我聽說有人因為做手術去世了。」

不料徐志摩大怒: 「還有人因為火車事故去世呢,難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車了嗎?」

不久之後,徐志摩竟拋下大著肚子的張幼儀,一個人不告而別了。

當他再次出現時,張幼儀的孩子已經出生一周了。

而他這次回來,他對張幼儀這幾個月是怎麼挺過來的、對兒子的情況毫不在意,一見面,他就催促張幼儀在失婚協議上簽字,因為林徽因很快就要回國了。

經過這段打擊,張幼儀不再指望無情之人能回心轉意了,她簽了失婚書,成了一個帶著嬰兒、流落異鄉的單親媽媽。

這時候如果回國,家裡人還能照顧她們母子,但是也免不了被冷嘲熱諷,被當成「棄婦」。

思來想去,張幼儀決定學一門技能,這樣即便以後回國了,她也能養活自己和兒子。

誰知天意弄人,孩子一歲多的時候,生了一場重病,因為沒錢治療,拖來拖去,竟在三歲那年不幸夭折了。

這時候,徐志摩的父母給她寄來一封信,催她回國,因為徐志摩要和陸小曼結婚了,而他們不相信張幼儀和徐志摩已經失婚,一定要當面問個清楚。

就這樣,闊別五年之後,張幼儀再次登上了回國的郵輪。

經過這場噩夢之後,張幼儀終于長大了,成熟了,也醒悟了。

以前她什麼都怕,怕失去,怕做不好,怕得不到丈夫的愛,怕別人的閒言碎語,但現在呢她什麼都沒有了,也什麼都不怕了。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地為自己活一次吧。

處理好徐家的事情後,張幼儀便回到了上海,憑著一口流利的德語,她成功應聘到東吳大學德語教師一職。

但剛教一學期,上海女子商業銀行的人就找上了門,請她去當副總裁。

能得到這個工作邀請,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張幼儀的四哥當時擔任中國銀行總經理一職,位高權重,所以銀行想借助張家的影響力來重振銀行。

當時的女子銀行處于常年虧損的狀態,借出去的錢收不回來,壞賬、爛賬一大堆。

可是張幼儀又能做什麼呢?別說銀行業務她一竅不通,就連那些五花八門的賬目她也看得一頭霧水。

但是張幼儀這個人,有著一般人沒有的堅韌。

為了搞懂這些資料,張幼儀開始狂補銀行方面的知識,還請了一個老師,每天下班後到辦公室給她補習功課。

張幼儀全心撲在了工作上,每天早出晚歸,四處聯繫債務人商討對策,甚至為了吸引更多的女性客戶,她還別出心裁開發了珠寶存放業務。

經過一系列的整頓措施之後,女子銀行竟奇跡般地復活了,在上海銀行界大放異彩。

工作上的成功給了張幼儀莫大的自信,于是她進軍商業的步伐邁得更大了。

先是跟人合夥開了一家名為雲裳的服裝行,專門銷售高檔新穎的歐美服飾。

而後又做起了股票生意,張幼儀的投資眼光又快又准,即使在戰亂時期,別人都虧得傾家蕩產的時候,她也依舊賺得盆滿缽滿。

她的蛻變是痛苦的、顯著的、也是令人震驚的, 就連徐志摩都不得不承認:「張幼儀真是一個有膽量有志氣的女子。」

就在張幼儀的生活重新走上正軌時,從徐家打來的電話又響了。

雖然已經離了婚,但是徐家二老還是不願接受現實,他們抱怨沒辦法和陸小曼相處,嚷嚷著要搬到上海和張幼儀一起生活。

場面尷尬,徐志摩和陸小曼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結果老人卻要和前妻住在一起,這不是讓他們難堪嗎?

可是,徐家二老一直待自己不薄,也一直在照顧孫子,考慮再三,張幼儀還是同意了。

徐家二老在張幼儀這一住就是好幾年,直到後來徐老太太生病要回鄉下休養,才搬了回去。

1930年,徐老太太病重去世,徐家上上下下找不出一個能操辦喪事的人。情急之下,徐志摩只得求助張幼儀。

于是,闊別多年,張幼儀再次回到徐家,以乾女兒的身份為老太太料理了後事。

第二年,徐志摩也在飛機失事中不幸喪生。 他的葬禮後,張幼儀跟徐家的萬般糾纏也總算落下帷幕。

張幼儀和孫子孫女在一起

1953年,已經50幾歲的張幼儀在香港和一位醫生結婚。

這位醫生脾氣溫和,待人真誠。

晚年,他們一起遊歷了張幼儀曾經生活過的英國、德國,只是跟幾十年前相比,她已經不再是看丈夫臉色生活的受氣包,而是把握自己命運的女人,她更堅強了,也更圓滿了。

蘇醫生去世後,張幼儀移居美國,和兒孫共用天倫之樂,日子過得平靜而富足。

1988年,88歲的張幼儀去世,走完了她坎坷、波折、精彩的一生。

有句話說: 曾經想找一個人為自己遮風擋雨,到最後所有的風雨都是這個人帶來的。

對于張幼儀來說,徐志摩就是這樣為她製造了一場大風暴的人,但她沒有怨恨過誰、沒有哀歎命運對自己的不公,只是用心愛著自己愛的人、守護著應該守護的人。

書裡有一段話,她說:「你總是問我愛不愛徐志摩。你曉得,我沒辦法回答這問題。我對這問題很迷惑,因為每個人總是告訴我,我為徐志摩做了這麼多事,我一定是愛他的。

可是,我沒辦法說什麼叫愛,我這輩子從沒跟什麼人說過’我愛你’。如果照顧徐志摩和他的家人可稱為’愛’的話,那我大概是愛他吧。

在他一生當中遇到幾個女人裡面,說不定,我最愛他。

無論命運給你一手怎樣的爛牌,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決定怎麼把它打成一手好牌。

張幼儀的晚年

就像張幼儀,她相信舊思想,也有擺脫舊思想桎梏的智慧;她愛了不該愛的人,即便遍體鱗傷,也沒有放棄珍愛自己、活出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