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楊絳《我們仨》:一段感情最好的狀態,是保持適當的邊界感

delightW11 2022/11/23

西澤保彥曾說:

所謂正常的人際關系,就是要和別人交往時保持一定距離。不管是多麼親密的關系,都必須尊重對方的個性,這是理所應當的規矩。

的確如此,人際交往中,把握好分寸,保持清晰的邊界感,是一個成年人必要的修養。

那些缺乏邊界感的人,很難獲得長久穩定的關系 相反,邊界感越清晰,人際關系越舒服,人越容易幸福。

《我們仨》中的楊絳就是一個有邊界感的人,世事紛繁,她獨守心靈的一份寧靜,不吵不鬧,不爭不搶。

正因為擁有邊界感,她將愛情、親情與友情經營得恰到好處。

愛情中的邊界感,決定你的幸福指數

聽過這樣一句話:「喜歡就會放肆,但愛就是克制」。

真的愛一個人,不會總想著改變對方,而是懂得留有余地,把握好相處的邊界。

這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伴侶,夫妻之間要想感情和睦,必須學會理解和接納。

總想讓對方按自己的意愿做事,到頭來痛苦的只能是自己。

在《我們仨》中,楊絳回憶了她與丈夫錢鍾書相處的點點滴滴,在她筆下,錢鍾書褪去了文學大師的光環,展示出生活中最真實的一面。

相較學術上的聰明,錢鍾書在生活中顯得有些笨拙。因為缺乏自理能力,他曾鬧出不少笑話。

楊絳住院生產期間,錢鍾書只能一個人過日子,他每天到產院探望妻子時,總是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苦著一張臉說:「我又做壞事了。」

有一次,他不小心打翻了桌子上的墨水瓶,把房東家的桌布染了,當他局促不安地告訴妻子時,楊絳的回答是:「不要緊,我會洗」。

于是,錢鍾書放心地回去了。

沒過幾天,他又闖了禍,把臺燈砸壞了。楊絳問清楚是怎樣的燈,對他說:「不要緊,我會修。」錢鍾書就又放心地回去。

諸如此類的事還有很多,每一次錢鍾書做了「壞事」,楊絳總是從從容容地安慰他說:「不要緊」。

剛剛經歷了分娩之痛,丈夫還要來「添亂」,換做是一般女人,一定會牢騷滿腹,楊絳卻從未抱怨過半句。

在她眼里,錢鍾書的笨拙反倒不失為一種可愛。

她牢牢把握住了夫妻之間相處的邊界感,沒有大刀闊斧地去改造丈夫,而是尊重他的個性,接納他的缺點。

一句簡短的「不要緊」,是楊絳對愛人溫柔的體諒,更是她對愛情界限恰到好處的拿捏。

她曾說:

我一生最大的功勞,就是保住了錢鍾書的淘氣和那一團癡氣,讓錢鍾書的天性沒有受到壓迫,沒有受到損傷。

從國外留學歸來后,錢鍾書到清華執教。未滿一年,父親寫信想讓他辭掉清華的工作,去藍田當英文系主任,同時可以侍奉父親。

楊絳覺得清華的工作很不易得,怎麼也不該換工作,她本想爭執一番,但轉念一想:

一個人的出處去就,是一輩子的大事,當由他自己抉擇。

于是,她保留了自己的意見,沒有強行干預丈夫的選擇。

試想,如果楊絳沒有這份自覺,而是對丈夫的選擇指手畫腳,錢鍾書只會感到左右為難,夫妻間也會因意見不合產生矛盾。

很多人認為,好的愛情就應該不分你我,如膠似漆。其實,愛情中的邊界感也很重要,它往往決定著一段感情的幸福指數。

愛爾蘭詩人羅伊·克里夫特曾說:「愛情不是同化劑,把你變成我的樣子,把我融入你的血肉,看著你時就像看著我。而是,你能成為你,我能成為我」。

要知道,真正的愛,不是改變對方,而是互相成全,一起成長。

一段感情最好的狀態,是保持適當的邊界感,在七分熱烈中,留下三分余地,彼此尊重又各自精彩。

沒有邊界感的父母,傷害孩子最深

中國式父母很喜歡說這樣一句話:「我們都是為你好」。

不可否認,他們的確為子女付出了很多。但為什麼總是得不到理解,甚至把孩子養成了仇人呢?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邊界感模糊,「管得太寬」。

缺乏界限感的父母,很難養出有幸福感的孩子,而聰明的家長往往都懂得和孩子劃清界限。

楊絳的父親楊蔭杭在教育子女方面就很有分寸感,當楊絳有疑惑時,他不會擅自為她做決定,而是鼓勵她獨立思考,培養她解決問題的能力。

讀中學時,楊絳各科成績都很優秀,文理分科,老師給她的建議是學理科。

但對于到底該學文還是學理,楊絳自己也感到很迷茫,于是她去征求父親的意見。

父親對她說:「沒什麼該不該,最喜歡什麼,就選擇什麼」。

楊絳覺得父親太縱容自己了,父親卻說:

喜歡的就是性之所近,才是自己最相宜的。不要太在意外界的評價,你應該選擇你喜歡的和有興趣的。

最終,楊絳聽從了自己內心的聲音,選擇了文科。

學文學理本無對錯之分,只要自己喜歡,就是最佳選擇,是父親的尊重給予楊絳自主選擇的勇氣。

父親這種適度引導孩子、絲毫不越界的教育方式深深地影響了楊絳。

當她和錢鍾書有了他們的女兒錢瑗后,她也以父親為榜樣,理智的守住家長應有的界限,給孩子充分的自由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女兒錢瑗高中畢業后考取了北京師范大學俄語系,她的志愿是「當教師的尖兵」,對于女兒的志向,楊絳和錢鍾書選擇尊重。

孩子自己決定的事,他們從不干涉。

每一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他們沒有義務滿足父母所有的期待,他們來到這世上的唯一任務,就是做好自己。

演員朱雨辰的母親曾在綜藝節目《我家那小子》中自豪地對大家說:「我完全沒有自我,我是用整個生命對待我兒子的。」

她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朱雨辰身上,無微不至地照顧著兒子的生活起居。就連兒子的感情生活,她也要插手。

朱雨辰年近四十依然單身,雖然有過幾段戀情,但因為媽媽的強勢干預,最終都不歡而散。

他也曾在節目中沮喪地說:「媽媽給的這種愛,壓力太大了。」

《追風箏的人》里有這樣一句話:「孩子又不是圖畫練習冊,你不能光顧著要涂上自己喜歡的色彩。」

過分干預子女的生活,只會讓他們變成思想干涸,靈魂無趣的木偶人,這樣的孩子,終其一生,都難以收獲幸福。

為人父母不僅意味著付出,更要懂得及時體面地退出孩子的生活。

要知道,有些事情,必須由他們自己經歷,唯有如此,他們才能成長為一個完整的人。

再好的友情,也要懂分寸

叔本華說:「人就像寒冬里的刺猬,互相靠得太近,會覺得刺痛;彼此離得太遠,又會感覺寒冷。」

也許,親密而不越界,才是成年人之間最好的友誼狀態。

楊絳和費孝通是多年好友,費孝通一直愛慕楊絳,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楊絳喜歡的是錢鍾書,費孝通的示愛,得到的回復自然是明確的拒絕。

可費孝通并不ㄙˇ心,被拒后他又采取了「迂回」戰術,托人問楊絳:我們是否還能做朋友。

楊絳回答說:「做朋友,可以,但朋友是目的,不是過渡。」

錢鍾書和錢瑗去世后,費孝通經常去看望楊絳,當時他的妻子也已離世,倆人從小一起長大,楊絳自然明白費孝通的心思。

她客客氣氣地接待了老友,送別時對他說:「樓梯不好走,你以后不要再‘知難而上’了。」

楊絳的做法看似有些「無情」,實則是對感情的負責。既然已經心有所屬,索性就大方「勸退」其他異性,以免對方誤解自己的意思。

相比故意擺出含糊不清的曖昧態度,彼此浪費感情,這樣干脆利落的分寸感實在是一種大智慧。

三毛曾寫過這樣一段話:

我避開無事時過分熱絡的友誼,這使我少些負擔和承諾;我不多說無謂的閑言,這使我覺得清暢;我當心的去愛別人,因為比較不會泛濫。我不求深刻,只求簡單。

楊絳夫妻便是這樣簡簡單單的人,他們對待朋友親而有間,淡而不膩。

在不遠不近的距離之間,維護著那一份純潔美好。

胡喬木是英譯毛選委員會的領導,也是錢鍾書的清華同學,但讀書期間,倆人并不相識。

后來,胡喬木經常去找錢鍾書談談說說,顯得無拘無束。

楊絳夫妻對胡喬木真誠相待,但他們也明白胡喬木與他們的身份、地位截然不同,因此在和他交往時也把握著分寸,正如楊絳所說:

胡喬木可以隨便來,我們則不會隨便去。

錢鍾書曾在文章《談交友》中提到:

沒有比中國古語「素交」,更能體現出友誼的精髓。一個「素」字把純潔真摯的交情本色,形容盡致。真正的友誼,看來素淡,自有超越ㄙˇ生的后誼。

人際交往僅憑一腔熱情是遠遠不夠的,再親密的關系都不能毫無距離。

朋友之間,不該問的話別問,不該管的事別管,把握好邊界,熱情而不越界,友誼之花方能常開不敗。

畢淑敏曾說:「有些東西,并不是越濃越好,要恰到好處。深深的話,我們淺淺地說,長長的路,我們慢慢地走。」

行走于人世間,每個人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秘密花園。

在那一方小小的天地中,藏著他們不愿被別人知道的喜怒哀樂。對于那個神圣的世界,我們不必打擾,尊重就好。

最好的關系,都有邊界感。不論是愛情、親情還是友情,只有守住自己的界限,尊重他人的界限,才能親疏有度,久處不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