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重溫《當幸福來敲門》才懂:找到你的擅長,人生才能真正通往幸福

delightW11 2022/11/04

美國作家澤文在《島上書店》中說:「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最艱難的那一年,邁過去了,人生就變得高遠遼闊。」

每次讀澤文的這句話,我都會情不自禁地想:人生最艱難的那一年,人要怎麼邁步,才能把艱難過去?

昨天和朋友一起重溫經典《當幸福來敲門》,困惑多年的疑問,忽然就有了答案。

一小時56分鐘55秒的電影,我們來回看了整整三個半小時,才算看完。

在漫長又短暫的觀影中,我第一次真正看懂這部電影,也真正懂得了這部電影之所以叫做《當幸福來敲門》的深層原因:

找到你的擅長,你的人生才能真正通往幸福。

主人公克里斯·加德納的人生故事,像極了大文豪馬克·吐溫的翻版,但與馬克·吐溫不同的是,克里斯沒有那麼幸運。

他出生后,活到28歲時才第一次見到自己的親生父親。

更令他沒有想到的是,見到親生父親的這一年,竟是他人生中最為艱難的一年。

難到什麼程度呢?

先說第一個最艱難也最令人扎心的片段。

大約五年前,克里斯和妻子琳達用打工掙來的全部積蓄,投資了一批便攜式骨密度測試儀。

夫婦倆本想靠銷售這批儀器實現發家致富的夢想。

但,事與愿違的是,跑了很多家醫院,也應約見了很多醫生之后,克里斯被悲催地告知:

儀器不夠實用,購買它也不劃算,所以醫院不要。

賣給大醫院沒什麼希望了,克里斯便尋思著把儀器賣給小診所。

為此,他每天提著骨密度測試儀,在大街小巷間穿梭,只為能幸運地賣掉一台,以換取家庭生活費用。

28歲見到父親的這一年,是他賣儀器最艱難的一年:連續四個月,他都沒有賣出去一台了!

賣不出去儀器,便沒有收入,沒有收入,家庭生活緊接著便陷入接二連三的困頓。

一個月650美元的房租,連續四個月沒錢交,便是其中一項。

因為他沒交房租,房東無奈地想要收回房子,然后另租他人。

彼時,為了增加經濟來源,已經連續四個月打雙份工的妻子,去了紐約找新的工作。

租來的家里,只有克里斯和五歲的兒子,而克里斯為了嘗試新的可能,剛剛給一家股票經濟公司遞交了實習申請,在等待三天后的面試。

為了能多爭取一些時間,克里斯跟房東討價還價,最終以他親自粉刷房子為條件,房東答應他再多住七天。

然而第二天下午時,看守所的警察們卻找上了克里斯,原因是他的車被開了罰單,但他一直都沒有去繳納。

被迫在看守所拿出所有的錢去支付罰單后,克里斯被警察扣留在看守所一整晚。

第二天一出看守所,克里斯便飛奔著趕去股票經紀公司參加面試。

沒有穿西服,沒有穿襯衫,沒有打領帶,甚至連粉刷墻壁時掉落在頭上、脖子和衣服上的墻漆,都沒洗掉。

當這樣的克里斯進入面試室時,面試官被他特殊的形象,驚到了。

之前因為會玩魔方,給了他面試機會的經理托斯威爾甚至還有些失望。

畢竟,面試著裝,代表著一個人對職位機會的重視態度。

沒法兒在那樣的時刻,為自己的著裝找理由,克里斯索性誠實地簡述了自己到達面試室的過程,以求面試官諒解。

但坐在C為的一位面試官聞言,卻反問他:

「如果有個人連襯衫都沒有穿,就跑來參加面試,我雇傭了他,你會怎麼想?」

言下之意,諒解不是面試官的職責,連衣服都沒穿好就沖來面試,是對工作起碼的不尊重。

或者更加直白地說,這位面試官其實不想面試他了,機會也不想給他了。

被面試官一句話問住的克里斯,想了想,回答說:「那我想他穿的褲子一定超酷!」

然后他又順著這一句回答掙來的表達機會,進一步跟面試官們闡述了自己簡歷中的兩段經歷,以及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面試結束,克里斯失落地準備離開時,經理托斯威爾追上他,并告訴他,實習機會可以給他,但需要他晚上就回復確認,到底是要還是不要。

這家股票經紀公司每半年只招收20個實習生,實習時間是6個月,沒有工資。

實習期滿,根據業績,只錄用一人晉級正式員工,年薪80萬美元。

彼時,是1982年,在舊金山。

到底要還是不要呢?熒幕里克里斯的艱難,像極了今天疫情之下的我們。

身在夾縫,心慌無助。

克里斯回到家中,妻子幫他把兒子從幼兒園接回來后,便帶著絕望只身去了紐約。

看著離開的妻子,床上睡熟的兒子,克里斯思索再三,還是艱難地拿起電話,給股票經紀公司回復了自己要去的決定。

同樣經歷職場,同樣要養家糊口過日子,這一段故事,真的揪心得讓人情不自禁地就貢獻了眼淚。

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但被生活爆錘的艱難,男女都一樣。

魯豫曾在《偶遇》中說過:「無論是誰,我們都曾或正在經歷人生的至暗時刻,那時一條漫長、黝黑、陰冷,令人絕望的隧道。」

克里斯在至暗隧道里進退兩難的窘狀,像錐子一樣,「呲」的一聲就把人心扎透了:

生而平凡,我們到底還要怎樣努力,才能在人間,把自己活得像個人樣?

董卿曾說:「人生的不可預測告訴我們,在任何時候都要抱著一份希望。遇到一個挫折,有時候可能蘊藏著一個機遇,蘊藏著一條新的道路。」

決定去股票經紀公司參加實習的克里斯,以為進退兩難已是自己的極限了。因而在睡去前還深深地暗自松了口氣。

但人生的不可預測,很快又讓他遭遇了更加揪人心肺的極限艱難。

因為一直糾結也怎樣努力才能改善現狀,克里斯忘了房子到期的事兒。

去股票經紀公司正式開始實習的第一天,晚上下班,接上兒子,一路走回家后,自己一家的行李被房東全部收拾到了門外。

大門也換了鎖,兒子因進不去屋子而氣的錘門,克里斯這才意識到房子的事。

之后他帶著簡單的行李,帶著兒子,讓朋友幫忙搬去了兩個街區之外,租金更廉價的汽車公寓佘住。

苦澀艱難的日子,暫時有了一點著落,克里斯開始拼命學習白天的培訓課程。

但沒多久,這樣的日子又到頭了。

1982年9月25日,克里斯從股票經紀公司實習回來,收到一封來自稅務局的信件。

打開后他才知道,稅務局直接從克里斯的銀行賬戶,以直接扣款繳稅為名,扣走了他僅有的600美元應急存款。

信件只是通知他:稅額已扣,賬戶余額只剩下21.33美元!

手頭的骨密度測試儀一直沒賣出去,手里也沒有多余的現金。

克里斯一直在努力,卻忽然就被破產了。

一夜無眠之后,克里斯想到了之前欠他14美元的朋友,于是帶著兒子去他家要錢。

令人倍感寒冷的是,欠他錢的這位朋友,竟以幫他搬家為由,抵扣了拖欠,拒不還錢。

還理直氣壯地將克里斯父子關在了門外,大搖大擺地離開。

克里斯帶著巨大的不可思議和無限的氣憤,和兒子又走回那個廉價的汽車公寓。

中間路過一個街邊公園,兒子去玩滑滑梯,克里斯則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發愁。

一個不經意的抬頭功夫,克里斯看見前方不遠處的一個流浪漢,手里提著一台骨密度測試儀。

那台測試儀正是自己之前不小心丟失的,因為他是拿著儀器在舊金山的獨家代理。

囑咐好兒子,追上流浪漢拿回自己的儀器后,克里斯在公交車上將被弄的臟兮兮的測試儀擦拭干凈,然后干凈聯系了一家醫院的醫生。

結果等了好久也沒能見到醫生本人。

絕望之余,克里斯又帶著兒子,去見了新的買家。

但測試儀器時卻發現,那台機器已經被流浪漢當做時光機捯飭,弄壞了。

壞的機器賣不出去,但買家答應他,修好了的話,他還是會買。

克里斯令人揪心的諸般不幸,又加了一層無言的絕望。

他只好收拾好機器,帶著兒子回汽車公寓。

走到那公寓門口時,克里斯才發現父子倆的行李又被打包扔在樓道里了。

彼時已是晚上, 但父子倆,無錢可餐,無房可睡。

萬般無奈之下,克里斯只好拖著行李,牽著兒子去找那個欠他14美元的朋友。

希望能在他家借住一宿。

但到了朋友家,克里斯樓下敲了很久的門,朋友卻一直門戶緊閉,連聲兒都沒吭一下。

一場友誼,因為14美元錢款,在最艱難的時候翻船,冰冷的沒了一絲溫度。

實在無處可去的父子倆,于是只好拖著行李到了捷運站。

懵懂無知的兒子,以為爸爸要帶他去哪里,于是看著呼嘯而過的捷運,問克里斯。

克里斯站在黑漆漆的捷運過道上,絕望又無助地告訴兒子:我不知道!

兒子聽到回答后的沮喪地坐在椅子上,然后父子倆做起了時光機的游戲。

之后克里斯帶著兒子,以進山洞之名,躲進了這坐捷運站的公共廁所。

并將門在里面反鎖。

冰冷的地面,白色的衛生紙,砰砰砰作響的敲門聲,克里斯一變用手捂著兒子的耳朵,一邊伸出右腿去抵門。

待敲門聲遠去之后,克里斯轉身摟住熟睡中的兒子,在無盡的絕望中無聲地啜泣。

這段艱難到讓人想沖進屏幕去幫克里斯一把的故事,把生活的爆錘,演繹到了極致的真實。

真實到揪心揪肺之余,我想到了一段特別深刻的話:

「在人生的坐標系里,一個人如果站錯了位置,用他的短處而不是長處來謀生的話,那會異常的艱難,甚至可怕。」

深以為然。

克里斯極致到令人窒息的艱難里,透著一個需要閱歷才讀得懂的事實:

活的糟糕,活的艱難,也許不是你不夠努力,而是你的努力沒有走在對的位置上!

無錢可用,無房可居的窘境之后,克里斯去公益機構求助受拒,因為該機構只救助婦女兒童,不救助男人。

好心的負責人告訴他,附近的教堂或許可以幫助到他。

于是克里斯帶著兒子,拖著行李,去了教堂救濟站。

跟一個插隊的流浪漢吵了一架之后,克里斯終于搶到了一張床位。

晚上,他安頓兒子入睡之后,借著樓道的燈光,用賣血換來的錢,買回的零件,維修那台被損壞的骨密度測試儀。

一處燈光滅了,他便又換一處繼續。

終于在午夜十分,修好了機器。打開機器燈光的那一瞬,克里斯伸出雙手,做了個誰也看不見的祈禱。

第二天實習結束,到之前的診所賣掉了那台機器之后,這個被生活為難到極限的男人,終于有了250美元的收入。

拿著這筆續命錢,克里斯給兒子買了一個8美分的士力架,帶兒子吃了頓好吃的,又去旅館住了一晚,算是給自己和兒子的獎勵。

之后,他開始了一邊實習,一邊帶兒子,一邊推銷僅剩的6台骨密度測試儀的三重忙碌生活。

其他人每天正常實習工作9小時就可以下班了。

因為要接送兒子,克里斯沒法兒像別人一樣。

為了爭取時間,他必須在6個小時內,完成別人9個小時才能完成的工作量。

為此,每天坐在辦公室以后,克里斯從來不掛電話,從早晨打電話打到下班,一天可以節約8分鐘。

為了更節省一點時間,克里斯后來甚至盡量不喝水,不上衛生間。

如此這般,像陀螺一樣,在三邊倒的忙碌里堅持兩個月后,克里斯終于得到了一個見面約談20分鐘的機會。

可一路快跑,正準備狂奔這個機會而去時,培訓經歷又逮著克里斯去幫他停車。

結果等停好培訓經理的破車,本來預約好的面談機會,也因過了時間被取消掉了。

為了挽回這個被消耗掉的機會,克里斯逮著兒子,提著要銷售的機器,專程去跟客戶道歉。

他的誠心贏得了客戶的理解,為表達誠意,客戶邀請他和兒子一起去看橄欖球比賽。

比賽期間,出于客套,客戶又將克里斯介紹給了自己的其他電信領域的朋友。

后來,克里斯以自己的誠心,在這個電信客戶群里拿到了31分訂單合同。

6個月的實習期結束的前一天,克里斯賣光了自己手里的最后一台骨密度測試儀,然后揣著忐忑的心,帶著兒子去了海邊。

因為,他不確定這一場實習之后,自己的命運又將發生怎樣的轉變。

31份訂單合同,到底算不算得上是20個競爭者中業績最好的?

自己到底有沒有被幸運錄取的可能?一切都在未知中,一切也都未知。

五年前傾盡積蓄投資創業雄心壯志,在現實的皮鞭之下,已經被生活ㄉㄨˊ打鞭撻殆盡了。

明天的太陽會照常升起,自己人生消失已久的那些光亮,會回來嗎?他不知道。

克里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6個月他在殘酷至極的生活暴擊之下,拼盡全力地認真去確認了一件事:

小時候他的數學能力不錯,一周就能看完一本數學書,還能把魔方玩的很好。

這一次實習的機會,就是用玩魔方換來的——和經理托斯威爾搭了一趟17.1美元的出租車,幫托斯威爾把一個玩的一塌糊涂的魔方,完美復原。

對此,克里斯有一段能直抵人心靈的獨白:

「我小時候學習常考滿分,我以為以這樣的成績,自己一定干什麼都能干的成。可現實是自己什麼都沒干成。幸福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幸福不來敲我的門?」

第二天,也是實習的最后一天,克里斯照常去了公司。

正當他緊張不安地準備繼續打電話時,公司的經理們將他喊進了辦公室,并鄭重地向他宣布了一個結果:

因為31份訂單的突出業績,他被正式錄用了!

故事結尾,克里斯眼含熱淚,情緒復雜又激動難已的快步走出公司,走入熙熙攘攘的人群。

無人為他喝彩,也無人為他鼓掌,

但他一遍遍拱手觸唇的樣子,卻耀眼的讓人隔著屏幕心疼。

馬云說過,今天很殘酷,明天更殘酷,后天很美好,但大多數人都ㄙˇ在了明天晚上。

在人海里奔波,克里斯的艱難,像極了平凡普通的我們,沒有哪一天更容易,也沒有哪一天更幸運。

不容易是人生的常態,殘酷也是人生的常態,但我們常常卻想不明白:

明明很努力,明明沒放棄,為什麼人生還是會在熬過了今天,熬過了明天之后,就莫名地ㄙˇ在了后天來臨的那個晚上?

作家顏音說:「人之所以成功,不是因為他彌補了什麼不足,而是因為他最大限度地做了自己擅長的事。」

用心細品,確乎事實。

克里斯的慘難人生,之所以能一點一點迎來幸福的鐘聲,歸根結底,只因為無意間的一次嘗試,令他找到了自己擅長的事:數學能力。

古人云:天生我材必有用。

你是什麼樣的材?能有什麼樣的用?能找到你的擅長,你的人生才能真正的通往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