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林洙:拋棄丈夫,詆毀林徽因,卻對梁思成不離不棄,林洙為何那麼糾結

珮珊 2022/07/20

林洙是梁思成的第二任妻子。

即便很多人認為,梁思成根本不該娶她。

但她確實是陪伴梁思成最后人生的女子。

也因此,在梁思成和林徽因那傳奇的一生中,她本不該出現,卻總是屢屢被提起。

絕情失婚,林洙被冠薄情名聲

林洙是林徽因的老鄉。

因為林洙的父親也是學建筑的,所以他們家和林徽因頗有淵源。

雖然那時候婚姻獨立的口號已經叫了許久,但大部分的女子,婚姻仍是由父母做主。

林洙就是其中之一。

因為她的父親對同是學建筑的程應銓贊賞有加,所以極力撮合二人,而林洙也就這樣和程應銓訂下了婚事。

1948年,經人推薦,程應銓前往清華大學建筑系任教,剛高中畢業不久的林洙就和程應銓一起去了北京。

初到北京的程應銓和林洙二人,生活比較艱難,應林洙父親所請,林徽因經常在生活上給林洙幫助。

后來林洙想進清華的先修班,但是英語基礎不行。林徽因就擔任了她的補習老師,每周二、五下午都在輔導她的英語。

而當時林徽因已經是肺結核晚期,強撐著身體的不適給林洙補習,其實是非常辛苦的,但林徽因都堅持了下來。

后來,林洙和程應銓結婚,林徽因考慮到年輕人資金緊缺,就以團體的名義資助了林洙一筆錢。

梁思成作為程應銓的老師,也在他們的婚禮上做了主婚人。

后來林洙想要還錢的時候,才知道這筆錢是林徽因私人資助。

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可以說那時的林徽因,真的把林洙當成一個后輩去關懷照顧。

婚后,因為程應銓在系里工作的關系,林洙也受到照顧,成為建筑系的秘書。

生活安定美滿,加上后來又生下一兒一女,林洙曾以為,這就是他們幸福生活的模樣。

但是在1957年,他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時程應銓為保護古建筑而仗義執言,結果被劃分為右派。

而林洙本就是靠著程應銓的關系才能成為建筑系的秘書,程應銓一倒霉,她也被派到資料室做了個管理員。

或許當時的程應銓以為,憑著幾年的[夫·妻·生·活]以及兩個孩子,林洙會對他不離不棄。

但林洙卻生動演繹了「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臨各自飛」這句話。

1958年,在林洙的堅持下,程應銓和她離了婚。

失婚后,林洙也一直不許孩子和程應銓來往。

據程應銓后來說,要是被林洙發現孩子和他來往,孩子就會挨打。

因為林洙生怕程應銓連累了她們的生活。

雖然是因為那個年代的特殊,但在同行人眼里,林洙無疑是個絕情的女人。

不被祝福,林洙嫁給梁思成

在林洙和程應銓分道揚鑣之時,梁思成也在經歷著喪妻之痛。

1955年,纏綿病榻多時的林徽因,還是離開了這個讓她眷戀不已的人世。

據說當時梁思成還在林徽因病床前痛哭,說:「徽,你受罪啊!」

林徽因所遭受的病痛折ㄇㄛˊ以及在此期間所表現出來的堅強,沒人比梁思成這個枕邊人更了解。

而就是在這個時候,借著探望梁思成的名義,林洙和梁思成的關系漸漸拉進了。

直到1962年,在林徽因去世七年,林洙失婚四年后,梁思成和林洙宣布結婚。

毫不意外的,他們的這個決定,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對。

一是因為他們的身份尷尬,林洙是梁思成的學生的前妻,當初梁思成還是林洙和程應銓的主婚人;

二是在程應銓一事中,林洙給所有人的印象,都是很絕情寡義的。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女兒梁再冰就曾表示,并不反對梁思成再婚,但再婚對象不能是林洙。

但是梁思成要娶林洙的心意卻很堅決,即便好友放話要和他絕交,他還是堅持娶了林洙。

但,這段婚姻卻并不為人看好。

因為林洙有前車之鑒,加上她和梁思成有著26歲的年齡差,說她是因為愛情而嫁給梁思成,很多人都不相信。

大家都覺得,林洙無非就是沖著梁思成的地位和財產。

當時梁思成已經是業界大師,功成名就,家里有保姆,出門有專車,偶爾還能帶著林洙做個出國訪問。

她曾經最想要的名和利都有了。

但是對前夫程應銓來說,卻不免殘忍。

他也曾經功成名就,也曾經擁有美滿家庭,但現在他不僅要承受事業上的打擊,家庭的破碎,還要承受昔日的妻子成為自己新師母的打擊,面對無數流言蜚語,對程應銓來說,這一切都情何以堪?

結果在1968年12月,這個曾經的建筑系才子,終于還是承受不住這種種的打擊,選擇了跳入冰冷的清華游泳池里。

他曾經是游泳健將,卻在那個冰冷的寒冬,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梁思成落難,林洙不離不棄

而林洙后面的日子,其實也并不好過,

她嫁給梁思成只享受了幾年的好日子,隨后在1966年,在那個錯亂的年代中,梁思成也沒有免去遭人批判的命運。

很多人都以為林洙會和上次一樣絕情而去,就連梁思成也對林洙說:

「也許你和孩子們還是離開我好。」

但出人意料的是,林洙這次卻選擇了不離不棄。

她照顧梁思成,也照顧著林徽因年邁的母親。

曾經她躲在梁思成光鮮亮麗的身份背后享受,如今卻選擇了站出來,用自己微薄的薪水支撐起一家人的生活。

或許曾經,梁思成娶林洙,只是把這當成一場利益交換。

他給林洙名和利,林洙給他照顧和溫暖。

但在晚年那段黑暗的日子里,林洙的不離不棄,或許也刷新了他對這個女人的認識。

在好友陳占祥來看望他時,他就對陳占祥說:「這幾年,多虧了林洙啊。」

我想在生命的最后,梁思成是對林洙心存感激的。

林洙離棄了程應銓,卻給了他不離不棄的陪伴。

或許是隨著年歲的增長,林洙也終于懂得了夫妻的含義。

也或許是感念與早年林徽因對自己的照顧,在梁思成去世以后,林洙也一直照顧林徽因的母親到終老。

林洙的陪伴與照顧,本該為她挽回一點形象分。

但是在梁思成去世以后,林洙的一系列操作,卻又不免讓人反感。

在林徽因誕辰100周年之際,林洙出版了一本書《梁思成、林徽因與我》。

里面透露了不少梁思成和林徽因的事情。

包括林徽因苦惱地對梁思成說:

「我愛上了兩個人」

包括梁思成說:

「和林徽因相處很累」

等等,這些事例,最初都出自于林洙。

雖然林洙說是梁思成和她所說,但這樣的話說出來會有什麼影響,明眼人都能知道。

不管是不是真的,沖著林徽因曾經對林洙的提攜之情,林洙不該也不能把這些事情說出來。

結果,本來大家的視線都在梁思成和林徽因對建筑的貢獻上,此書之后,大多數人關注的重點,都成了林徽因的愛恨情仇。

林洙的糾結

時至今日,關于林徽因、梁思成那些真真假假的傳聞,亦從未消失過。

有些人覺得林徽因擅長搞曖昧,有些人覺得林洙是忘恩負義。

或許我們無法評判真假,但綜合林洙的一生,她確實不是個足夠完美的人。

她勢利、薄情,卻也能在危難之時撐起一個家庭。

她不夠好,卻也不夠壞,她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個人。

卻在時代的裹挾中,主動的卷進了大師的人生,然后不可避免的失衡。

林徽因的優秀,在民國女子中是出類拔萃的。

無論是學識還是她對國家所做的貢獻,她都無愧于一聲「先生」之名。

這樣的一個人,你若是想和她比較,就只能是憋屈。

或許這正是林洙的心態吧。

林徽因對她有恩,她本該感恩。但因為她成了梁思成的后妻,這份感恩之中又不免多了些比較。

結果讓自己糾結不已。

林洙就曾說過,婚后不久的一天,她煮好飯等梁思成,梁思成卻遲遲未歸。

很久后梁思成才回來,很不好意思的說:「我去八寶山給徽因送花去了,事先沒有和你說,讓你久等了,你不生氣吧?」

原來那天是林徽因的忌日。

林洙說自己有些自責,沒給他提前買好花,但后來又想,自己有什麼權利介入他們之間呢?

我想林洙內心終究是有些酸澀的吧。

林徽因是舉世難得的才女,而林洙只是個普通女子。如果她們的人生毫不相關,或許林洙也不會如此去在意。

但尷尬的身份,卻讓她把自己放入了和林徽因比較的誤區中,結果卻是難為了自己,也傷害了他人。

如果當初程應銓落難,林洙不是如此絕情,而是給程應銓不離不棄的陪伴,或許她也能保住自己美滿的婚姻,而不必終身活在對林徽因的仰望之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