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張幼儀:從「棄婦」到銀行總裁,人生,從來都是靠自己成全

珮珊 2022/07/20

徐志摩和陸小曼結婚,婚禮上樑啟超說了這樣一番話:

你們聽著!你們都是離過婚,又重新結婚的,都是過來人!

這全是由于用情不專,以後要痛自悔悟……我送你們一句話,祝你們這是最後一次結婚!

作為徐志摩的老師、證婚人,他在婚禮上說出這樣嚴厲的話。

而大才子徐志摩,愧酢難當只能接受。

他的原配張幼儀,因此出了名,成為民國歷史上「文明失婚」第一人。

徐志摩娶了張幼儀,卻嫌棄她是「土包子」。

當她生下第二個兒子,他要求分開。

「土包子」堅韌踏實地活成一部人生傳奇。

離婚後張幼儀漂亮逆襲,活成勵志女神。

「土」是她的軟肋,也是她的鎧甲。

(圖片來源于網路,侵刪)

少年卑微,土氣是傳統守舊

1900年江蘇寶山,一個女嬰呱呱墜地,她就是張幼儀。

張家是名門望族,父母重男輕女,從小被漠視的她,習慣自己是個「小透明」。

除非爸爸要求,我從不在他面前出現……除非他先開口對我說話,否則我不會在他面前啟齒。

1912年,幸得二哥和四哥的幫助,她入讀了「江蘇省立第二女子師范學校」,

而當她正如魚得水,徜徉知識海洋時,家裡卻突然派人接她回去。

原來是四哥張公權無意中見到大才子徐志摩,極為欣賞,就介紹給二妹張幼儀。

徐家是江南富商,張家一方權貴,兩家聯姻強強聯手。就這樣,15歲的她輟學嫁入徐家。

兩人從未謀面,對于包辦婚姻,張幼儀懵懂遵從;而崇尚獨立的徐志摩卻萬分抗拒。

他憤然說:「媒妁之命,受之于父母。」

他第一次看到張幼儀的照片,就嘴角一撇說:「鄉下土包子!」 從眼到心都寫滿嫌棄。

兩人結婚後,他甚至沒正眼看過一眼張幼儀。

婚後四年,他們相處的時間不超四個月。偶爾在家看書,也只招呼下人不願答理她。

張愛玲說,愛是低低的,又在塵埃裡開出花來。

張幼儀竭盡全力開出一朵花,徐志摩卻連餘光都懶得掃一下。

(圖片來源于網路,侵刪)

卑微如她。他出國留學一走多年,她從無怨言。

1920年冬天,張幼儀出國探望丈夫。

她滿心期待著兩人的重逢。但是看到他時,心卻立刻涼了大半。她看出他並不歡迎她。

張幼儀住下不久,懷孕了,她開心地告訴徐志摩。徐志摩卻叫她把孩子不要。

張幼儀害怕地說,「我聽說有人因為落胎走掉了。」

沒想到徐志摩無情地說:「還有人因為火車事故走掉呢,難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車了嗎?」

他要老婆不要孩子,還提出要馬上分開。

張幼儀不答應,他不告而別。

張幼儀挺著大肚子獨自生活。孩子快出生時,她才不得已向二哥張君勱求助,去柏林依靠他。

她在醫院生下孩子剛一周,他卻出現了,帶著一份協議。

張幼儀坦然地簽了字,祝福他: 「你去給自己找個更好的太太吧!」

她看著他欣喜若狂地拿著簽好的協議,隔著玻璃入迷地看著剛出生的兒子。卻完全不問他們母子有沒有活路。

人世間,最苦莫過于此吧。

張幼儀沒有呼天搶地,更沒有尋*覓活。

她平靜地接受命運的安排。因為她知道,愛無法強求,有緣珍惜,無緣放手。

張幼儀知道,自己不夠美麗有趣,但賢良淑德,隱忍堅強;不夠淵博機智,卻腳踏實地,沉穩努力。

有點「土」氣,傳統守舊。

但是,被打到低谷,就會觸底反彈,一飛沖天;「土」到極致,就會厚積薄發,「土雞」變鳳凰。

「土」是軟肋,也可以是鎧甲。

(圖片來源于網路,侵刪)

青年勵志,土氣是堅韌有力

徐志摩棄張幼儀如敝履,是張幼儀很不堪嗎?

其實不是,完全相反。

這段婚姻,看起來門當戶對,其實還是徐家高攀了張幼儀。

張家兄弟姐妹12人,張幼儀二哥張君勱曾留學日本,與梁啟超是摯友,

擔任過《時事新報》總編,曾任段祺瑞內閣國際政務評議會書記長和馮國璋總統府秘書長。

四哥張公權二十八歲就出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副經理,在上海金融界翻雲覆雨。

她出嫁非常風光,去歐洲採辦的陪嫁多到一節火車車廂裝不下。

張徐兩家關係非常好,厚嫁女兒本想好上加好,卻沒料到,為她安排了一段史上最糟糕的婚姻。

再顯赫的娘家,都無法長成她手上的戰矛,身上的鎧甲。

好在,打小頑強的張幼儀,遭遇逆境,就會為自己籌謀。

就像她為了求學,會在報紙上尋找性價比高的學習機會,還穩妥地叫上大姐加盟,最後父親都不好意思拒絕。

做事總是沉穩細緻,不容閃失。

現在,張幼儀一個人站在柏林街頭,抱著幼小的兒子。已成「棄婦」,她何去何從?

回去?如何面對殘酷的現實?

留下來呢?

她覺得自己心裡有一股勁,不認慫不服輸。趁現在學一項本事,回國也能養活自己和孩子。

(林徽因,圖片來源于網路,侵刪)

張幼儀「土」,是她比別人務實,善于穩准狠地抓住問題。

她去投靠二哥張君勱,在德國入讀裴斯塔洛齊學院主攻幼稚教育。

她開始了不聲不響的逆襲。

她在德國忘我學習,可惜孩子一歲多得了重病,三歲夭折了。

還沒平復喪子之痛,她收到了徐志摩雙親的來信,兩個老人催她回國。

闊別五年,張幼儀回來了。

處理好徐家的事,她回到上海。這時候的她,操著一口流利的德語,受聘到東吳大學教德語。

昔日的「土包子」不見了,張幼儀已是光鮮靚麗的知識女性。

上海女子商業銀行慕名找上門來,請她出任副總裁。

張幼儀接手時女子銀行已是常年虧損,壞賬、爛賬一大堆。

萬事開頭難,她把自己丟進這一爛攤子,細細打磨,慢慢收拾。

業務不通?補金融知識,她請專業老師天天下班來補課。

張幼儀每天早出晚歸,訪遍債務人洽談對策,她知道,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

為了讓銀行回春,張幼儀成為工作狂人。

她拼命壓榨自己,經商靈感被激發,她想出了開發珠寶存放業務這樣的金點子。

這個業務一推出果然大受歡迎,成功吸引了很多女性客戶。

明察秋毫的張幼儀還把辦公桌安置在最裡面,一雙銳目總在掌控一切,管理人員她也自有一套。

整頓壞賬、啟動人脈、推陳出新,誰說張幼儀不懂業務?她一套拳路打下來,就讓銀行重獲新生。

菜鳥也華麗轉身為達人,張幼儀大放異彩。

這時,當年那個嘲笑她「土包子」的人,不由得讚歎: 「一個有志氣、有膽量的女子。」

縱有疾風起,人生不言棄。

試想,如果陷入絕境她自暴自棄,那她始終是個土到掉渣、被人唾棄的「土包子」。

可她從不放棄,堅韌有力地自我升值,「土包子」華麗轉身為「寶藏女孩」。

為自己披上鎧甲的女人,不可小視。

(圖片來源于網路,侵刪)

中年篤定,土氣是踏實厚義

張幼儀成功了,她篤定成熟,魅力無窮。

成功,讓她信心十足。她知道,步伐還可以邁得更大。

十裡洋場大上海,有的是市場,她開始向商業進軍。

張幼儀瞄準了貴婦市場,她跟人合夥投資開辦了一家雲裳服裝,

引進高檔新穎的歐美服飾,把一幫貴婦打扮得美麗婀娜,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她的雲裳時裝是上海最高端的,成了時尚彙集地,引來了陸小曼、唐瑛等貴婦。

她還給前夫徐志摩定做衣衫。

資本運作張幼儀也是高手,她眼光又准又狠,穩賺不賠。

戰亂時,很多人都虧得傾家蕩產,她卻一路飄紅,賺得盆滿缽滿。

這時候的張幼儀,在上海商業界運籌帷幄,得心應手。

丈夫變心、失婚、喪子,沒有把她打倒,她一步一步走得堅韌有力。

「我可以被打敗,但我不允許自己爬不起來。」她身披鎧甲,又開始逆風飛翔。

就在張幼儀風光無限的時候,徐家二老又來找她。

徐家二老無法和脾氣暴躁、愛享樂的陸小曼相處,吵著要來上海和她住。

贍養老人,張幼儀完全沒有義務,但是徐家二老待她如父母,她同意了。

兩個老人歡歡喜喜跟她住了好多年。徐老太離去,徐志摩又來求她操辦喪事。

她以乾女兒的身份風風光光為老太太料理了後事。

1931年11月19日是個不祥的日子。和陸小曼吵架的徐志摩搭乘郵政飛機出事,罹難。

陸小曼又哭又鬧拒絕見報喪的人,又是張幼儀,冷靜妥帖地處理善後。

她「土」氣地做著別人嫌棄的事,卻讓人覺得踏實厚義。

事業上呼風喚雨,人情事故練達周到,她「土」得篤定、務實,厚德載物。

一個人踏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踏實。腳踏實地,又會平地起風雲,活得風光燦爛又鏗鏘有力。

內心柔軟而有原則,身披鎧甲卻有溫度。這樣的「土」,自有一種迷人的力量。

(圖片來源于網路,侵刪)

徐志摩熱情、浪漫、奔放、追求神聖的感覺和靈魂的契合。

張幼儀冷靜、理智、堅韌、喜歡腳踏實地和現實的圓滿。

他靈氣飄逸,她有點「土氣」。

少時卑微,她「土」得陳舊;

青年勵志,她「土」得堅韌;

中年篤定,她「土」得踏實、盡責。

生命中這份「土」味,在坎坷人生中醞釀、沉澱、發酵,從靈魂中溢出一股香氣。

張幼儀的一生,如茶。否極泰來,苦極回甘。

從苦澀到澄澈,在生命的淬煉中溫柔地堅強,最終煥發出濃鬱的香氣。

用戶評論